美國未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升破6.93
※來源:華爾街見聞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升破6.93。(圖:AFP)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升破6.93。(圖:AFP)

美國財政部在美東時間 10 月 17 日周三公布了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未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即認為中國沒有操縱匯率以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

這是今年春季貿易爭端加劇、主要貿易夥伴國貨幣對美元大幅貶值以來的首份匯率報告,也是美國總統川普 2017 年 1 月就任以來,美國財政部第四次作出這一認定,上一次是在 4 月 13 日發布的半年度匯率報告中。

這一消息符合市場預期,消息發布後,離岸人民幣美元依舊跌破 6.93 關口,報 6.9304 元,略好於北京時間 10 月 18 日 04:18 所獲得的日低 6.9317 元。20 分鐘後,離岸人民幣升至 6.9256。

離岸人民幣(CNH)兌美元在 17 日紐約尾盤跌幅擴大至 180 點,或 0.26%,刷新日低至 6.9317 元,跌破 6.93 關口。台北時間 18 日 04:59 報 6.9302 元,較周二紐約尾盤跌 172 點,盤中交投於 6.9069-6.9317 元區間。周三亞太早盤,離岸人民幣美元一度走高至 6.9069 元,隨後因美元指數走高而承壓。

在報告發布前,在岸人民幣美元(CNY)於台北時間 10 月 17 日 23:30 收報 6.9235 元,較周二夜盤收盤跌 110 點;全天成交量 377.54 億美元,較周二增加 2.56 億美元

這份針對 12 個美國主要貿易對象國及瑞士的《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認為,主要貿易夥伴均未操縱貨幣匯率,與 4 月的半年報一樣,本次報告依舊將中國、德國、印度、日本、韓國和瑞士等六國列入匯率政策監測名單。與去年 10 月的報告相比,印度在今年被新列入了這份名單。另據彭博社報導,印度更加接近在未來六個月被移出匯率觀察名單,報告還特意點明了德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形勢。

路透社指出,這份半年報說明川普政府保持了克制,拒絕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美國財長姆努欽表示,美國將密切留意中國的匯率變動,也會與中國央行繼續對話。人民幣近期走軟,可能會惡化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瑞信認為,這份報告為新興市場排除了一個風險,有利於提振市場情緒。

據中國政府網,李克強總理在 9 月 19 日出席 2018 年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致辭中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出現一定幅度波動,中國決不會走靠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的路。中國堅持市場化匯率改革方向不變,不僅不會搞競爭性貶值,還要為匯率穩定創造條件。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健、國際收支平衡、外匯存底充裕,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上周末也在 2018 年 G30 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發言指出,當前中國經濟增長穩定,目前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既未放鬆,也未收緊。今年上半年中國經常帳戶出現赤字,全年可能小幅盈餘,預計不足 GDP 的 1%。以上表明,中國經濟增長已主要由國內需求推動,消費和服務業成為主要驅動因素,對外盈餘不斷縮小。

一些國家在過去多次被美國指控為匯率操縱國,但 1994 年以來,美國再未把任何國家列為匯率操縱國:

美國財政部於 2016 年 4 月首次設立匯率政策監測名單,認定標準有三條:該經濟體與美國貿易順差超過 200 億美元;該經濟體經常帳戶順差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至少為 3%;該經濟體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市場。

如果一個經濟體滿足全部三條標準,不代表懲罰措施立即實施,美國將與該經濟體進行商談,並可能出台報復性措施;而如果只滿足其中兩條,該經濟體將會被納入匯率政策監測名單進行密切觀察。

2018 年中期選舉之際,川普政府在大打貿易牌的基礎上,希望給選民樹立更多為國牟利的形象,又希望避免讓對手國通過競爭性貶值來削弱貿易爭奪上獲得的成功,所以力求通過匯率操縱國的帽子來壓制對手。

彭博最新的報導稱,美國財長努欽表示,美國尋求在與日本的貿易談判中加入匯率條款,以防止競爭性貶值。

另據新華社觀察,在川普上任後,如果美國與一個經濟體的貿易逆差占美國總體貿易逆差的比例較大,即便該經濟體僅滿足上述標準的一條也會被列入監測名單。

據彭博社分析,除了中國之外,本次半年度報告中印度、泰國和德國的定性最令人關注。2017 年印度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為 229 億美元,超過了 200 億美元的門檻。德國從 2016 年 4 月起就進入了匯率政策監測名單,川普就任後屢次嚴厲批評德國龐大的經常帳戶盈餘。泰國實際上滿足被列為匯率操縱國的全部三個條件。

4 月的半年報中,俄羅斯、泰國、印尼、越南、愛爾蘭和馬來西亞都被列入擴大化的評測國家名單。荷蘭國際集團(ING)外匯策略師 Viraj Patel 表示,拓展考察名單是個清晰的信號,美國政府想要核心貿易夥伴的貨幣政策擁有更高透明度,同時,「這顯然也意味著在中期內避免美元過強的意圖,這是美元政策微妙但重要的轉變,市場不應忽視這一信號。」

美國政府把貨幣匯率問題提上貿易談判的議題,反映出對美元升值的擔憂——隨著聯準會持續提高利率,全球資金正回流美國,美元相對於其他國家貨幣的匯率由此被推高至十六年來的最高水平。

英國衛報稱,一些美國的貿易夥伴國貨幣對美元匯率確實在最近幾個月大幅貶值,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為美元對其他貿易夥伴國貨幣平均升值 7% 的緣故。美元這波升值恰好是川普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的結果,比如大規模減稅和增加財政開支。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