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意外:中日成美債最大賣家 最大買家竟是它
※來源:華爾街見聞

中國的美債持倉再創新低。(圖:AFP)
中國的美債持倉再創新低。(圖:AFP)

在第二批互加關稅清單生效、中美官員曾短暫貿易磋商的 8 月,中國的美債持倉再創新低,中日兩大美國海外「債主」成為當月美債最大賣家,巴西和沙烏地阿拉伯是兩大買家。

美東時間 16 日周二,美國財政部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今年 8 月中國(內地)所持美國公債規模環比減少 59 億美元至 1.1651 兆美元,連續第三個月減持,繼 7 月創六個月新低後,8 月持倉創去年 6 月以來新低。但 8 月減持規模不及 7 月,7 月減持 77 億美元,拋售力度為六個月最大。

TIC 報告還顯示,日本持有美債規模仍僅次於中國,8 月持倉環比減少 56 億美元至 1.0299 兆美元,創 2011 年 10 月以來新低,抵消了 7 月增持,7 月持倉環比增加 51 億美元,6 月持倉創六年新低,環比減持 184 億美元

華爾街見聞注意到,8 月中國和日本成為拋售美債最多的美國公債海外持有者,巴西成為最大的買家,巴西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當月持倉均刷新自身的最高紀錄,增持規模分列前兩位。

8 月巴西持倉環比增長 181 億美元,超越愛爾蘭,晉升美債第三大海外持有地區。今年 6 月巴西的持倉也曾超過愛爾蘭,創紀錄地突破了 3000 億美元,但當時巴西持倉只環比增加了 9 億美元

在十大美債海外持有國家地區之中,除了巴西,還有英國、盧森堡、開曼群島和沙烏地阿拉伯四個增持,其中沙烏地阿拉伯持倉增加 27 億美元,增至創紀錄的 1695 億美元,增持規模僅次於巴西,英國、盧森堡、開曼群島分別增持 9 億、26 億和 16 億美元

此前被海外視為中國持美債離岸仲介的比利時 8 月持倉仍排在第 12 位,連續第二個月持倉下降,8 月和 7 月持倉均減少 2 億美元,7 月為四個月來首度減持,6 月增持 42 億美元

以下 TIC 截圖展示了 2017 年 8 月至 2018 年 8 月主要國家地區每月持有美債規模,單位為 10 億美元

金融部落格 Zerohedge 認為,美債拋售導致了美元在全球央行儲備的所占比例降至 2013 年以來最低水平。其提到,高盛經濟學家 Zach Pandl 認為,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可能是最近美元在全球央行儲備中占比下降的最大推手。

華爾街見聞此前提到,俄羅斯從今年 4 月起不再被列入 TIC 的美債主要海外持有者名單,4 月俄羅斯的美債持倉環比幾乎劇減 50%,5 月減幅至少將近 40%。

而 Pandl 指出,在美國財政部宣布新的對俄羅斯商人、企業和政府官員制裁後,近 4 月到 6 月,俄羅斯的 1500 億美元美債持倉減少了 850 億美元

IMF 最近公布,今年第第二季,全球央行外儲中的美元配置比例降至 62.3%,歐元日元人民幣占比均上升。Pandl 認為,如果其他主要持有者也像俄羅斯央行的持倉那樣變化,美元的外儲占比可能進一步下降。

不過,華爾街見聞會員專享文章《報復美國,俄羅斯清倉式減持美債狂買黃金》曾指出,俄羅斯去美元的案例不能套用在中日身上。

體量較小的國家自身外儲在市場中體量也較小,他們在美債市場可以更輕易的買入和拋售。對於中國和日本這種體量巨大的國家來說,美國公債市場依然會是外匯存底的第一選擇。

首先,中日和美國之間的貿易來往密切,也基本都以美元結算,美國公債市場對於中日兩國來說都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其次,放眼全球市場,很難再找出第二個能有容量來接納有如此巨大體量的參與者,並且波動相對穩定的市場。

同在 8 月,中國外儲環比減少 82.3 億美元,終結了兩個月連升,外儲餘額創十個月來新低。 本月初公布的 9 月中國外儲連續第二個月下滑,環比下降 227 億美元,今年以來首次跌破 3.1 兆美元

9 月外儲數據公布後,外管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在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動等因素綜合作用下,外儲規模小幅下降,展望未來,外儲規模有望在波動中保持穩定。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此後向第一財經表示,人民幣匯率走弱產生了一些資金流出的壓力,這對外匯存底有所影響。另外他也提到了美債持倉的影響:

「我們外匯存底裡面三分之二是美元資產,裡面占大頭的是美國公債,還有其他一些美公債券,聯準會繼續升息,美國公債的估值會下降,美公債券價格也會下跌。另外歐洲的貨幣政策也在逐步退出寬鬆,歐洲的債券價格也在下跌。」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