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動能停滯 人民幣中間價報6.8718上調176點

人民幣中間價報6.8718上調176點(圖:AFP)
人民幣中間價報6.8718上調176點(圖:AFP)

    美元指數動能停滯,人民幣中間價報,上調 176 點,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 6.8894,在岸人民幣上一交易日收報 6.8815。

  央行多管齊下 “劍指” 離岸遠期人民幣匯率話語權

  8 月初,央行決定從 8 月 6 日起,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從零調整為 20%。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 Marc Chandler 認為,此舉一方面通過抬高遠期購匯操作成本,緩解人民幣快速貶值壓力;另一方面也是央行開始重新增強離岸市場遠期人民幣匯率波動話語權的 “風向標”。

  而面對 8 月 10 日土耳其里拉崩盤引發的新興市場貨幣投機沽空潮起,中國央行的調控措施也持續 “加碼”。

  8 月 16 日,央行上海總部要求即日起,上海自貿區分賬核算單元(簡稱 FTU)的三個淨流出公式暫不執行,各銀行不得通過同業往來賬戶向境外存放或拆放人民幣資金。此舉被市場解讀為旨在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增加離岸人民幣沽空成本。

  8 月 17 日,香港離岸市場一年期人民幣 HIBOR 上漲 55 個基點,創下 2016 年 12 月以來的單日最大漲幅,7 天期離岸人民幣 HIBOR 上漲 1.17 個百分點,創下去年 11 月 22 日以來單日最大漲幅。令不少投資機構感覺離岸市場人民幣正被迅速抽離,擔心遠期市場沽空人民幣頭寸正面臨越來越高的交割違約風險。

  美元升值致海外融資匯兌損失部分公司償債壓力增加

  匯率錯配給一些融入大量美元、又以人民幣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公司帶來一定財務壓力,人民幣貶值削弱了這些公司的償債能力。尤其對於一些中資房地產企業和城投平台來說,他們的收入完全來自國內,可能面臨債務到期償還風險。當然,也有一些企業在發行美元債時,為應對匯率風險,提前通過衍生品進行遠期鎖匯,從而有效規避了匯率風險。

  近期美元一路升值,讓一些在海外融資的中資企業 “坐不住” 了。

  原本利用境外低息環境融資的企業萬萬沒想到,年初至今,美元人民幣匯率漲幅達 6.2%。這導致企業財務成本迅速飆升,且已體現在部分公司的半年報中。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