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談殖利率曲線?經濟學家:斜率趨平很可能已失去經濟意義

圖:AFP
圖:AFP

大眾都在關注殖利率曲線反轉了沒,因為這是經濟衰退即將到來的跡象,但是對於擔心熊市的投資者來說,這恐怕不是正確指標。

今年殖利率曲線 (即長短債之間殖利率的差距) 一直越來越扁平,10 年期公債殖利率和 2 年期公債殖利率之間的差距,已經自開年時的高點 0.54 個百分點收縮至 0.25 個百分點。

由於殖利率曲線若反轉 (即短債殖利率高於長債殖利率) 通常被視為經濟衰退,也示意著熊市到來,所以當殖利率曲線開始收縮,就會挑動投資者敏感神經,擔心即將虧損。

你可以在 Google Trends 上輸入「殖利率曲線 (yield curve)」,看看此關鍵字的搜尋熱度趨勢圖, 今年不斷上行,6 月時達到高點。

投資者相當在意殖利率曲線的變化(Google Trends關鍵字搜尋熱度)
投資者相當在意殖利率曲線的變化(Google Trends 關鍵字搜尋熱度)

2 年期公債和 10 年期公債之間的殖利率曲線利差,常被當作經濟衰退的領先指標,但一些經濟學家認為,這個指標或許言過其實,因為在觀察總體經濟面上,還需考量進其他因素。

例如,MKM Partners 首席經濟學家 Michael Darda 就認為,10 年期公債和 1 年期公債之間的利差曲線更準確,因為這一組的誤報率更低。

其他衡量指標也與殖利率曲線一樣有價值,Darda 說,例如 M1 貨幣供應量減少,這個現象發生後一年也常迎來經濟衰退。而今年美國 M1 成長已經開始放緩,但仍然處於正面。

M1:狹義貨幣供應量,經濟週期波動的領先指標,流動性差,代表消費市場和企業的資金移動情況。

此外,Darda 又舉例,房屋開工數據達到頂峰後 2 年或更長的時間就會看到經濟低迷,但今年房屋開工的平均水準較 2017 年約莫高 9%,一樣沒有出現經濟衰退跡象,意味著該數據仍在邁向下一個高峰的路上。

Darda 解釋,「商業循環在 2019 年會持續擴大,只是速度較 2018 年放慢,密切關注這些關鍵領先指標,是先一步窺見剩餘循環樣貌的關鍵,也可知道剩餘循環還有多久走完。」

Yardeni Research 首席投資策略師 Ed Yardeni 表示,殖利率曲線只是領先經濟指標 (LEI) 的 10 種分項指標其中之一,旨在預期經濟走向的指標包括失業救濟金請領人數、消費者和企業信心、S&P 500 的表現等等。

Yardeni 結論是,過去 12 個月以來,LEI 上升了 6.1%,顯然經濟衰退的警報一聲也沒有響起。

Yardeni 甚至認為,殖利率曲線的扁平化,可能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具有相同的經濟意義,因為這次的扁平化主要是因 ECB 和 BOJ 的負利率政策所引起,以及 10 年期德國公債和日本公債貼近 0 的殖利率導致的結果。

Yardeni 解釋,像現在全球化的債券市場,美國公債的吸引力明顯高於其他國家公債,尤其是今年美元相當強勢,美國經濟卻沒有過熱到需要 Fed 劇烈升息,這些動力加起來,可能是導致殖利率曲線下行壓力的原因,「經濟表現良好,但卻沒什麼跡象顯示通膨熱潮或重大投機過剩,上述這些跡象會迫使 Fed 更強力正常化貨幣政策。」

Yardeni 最後作出結論認為,投資人已不需要太關注殖利率曲線如何變化,因殖利率曲線或許已經不那麼具備參考價值。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