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消息沒完沒了!馬斯克被控刻意隱瞞Model 3生產情況
※來源:華爾街見聞

摘要:一份長達 73 頁的訴訟文件曝光,多名前雇員反饋,馬斯克不可能不知道 Model 3 無法完成量產目標。直到去年 10 月下旬,特斯拉的生產線上都沒有出現一輛 Model 3,建築師和工程師還在研究怎麼設計生產線。

馬斯克的「水逆月」是沒完沒了了。

Model 3 的交付跟不上,零部件被曝有質量問題,電動車致命車禍還在調查,股價被瘋狂做空…… 現在,一項訴訟內容又披露了大量的 Model 3 生產細節,顯示馬斯克不可能不知道 Model 3 無法完成量產目標,但卻持續向市場傳遞積極信號。

一項 3 月 23 日提出的訴訟指稱,特斯拉公司,CEO 馬斯克和  CFO Deepak Ahuja 應該知道 Model 3 無法以計劃的速度生產,但並未向投資者公開披露,因此提出證券欺詐的訴訟。

這份訴訟的文件日前被公布。原告指出,2017 年 5 月,特斯拉稱公司已經步上完成量產目標的「正軌」,並且當年 8 月全自動化生產線應該已經到位。但一些前雇員透露,自動生產線並沒有完成,直至 2017 年底,沒有量產,Model 3 的生產也沒有「步上正軌」。

而且定期訪問工廠的馬斯克和 Ahuja 也知道這一事實——員工告訴他們,手動組裝的事實擺在眼前,多名前雇員都證實了這一點。

所以,訴訟方認為,當特斯拉告訴全世界「全自動化的生產線已經就位」時,並就沒有這樣的生產線,而且是「可見的遠未完成」。當特斯拉稱大規模生產已經開始時,工人們卻在「用手」組裝設備。

這份 73 頁的訴訟文件顯示,一名「2012 年 12 月至 2016 年 6 月弗里蒙特工廠建設的主管」的前雇員 1 號透露,在 2016 年 4 月底 5 月初的一次會議上,這名前雇員直接告訴馬斯克,2017 年底每周生產 5000 台 Model 的可能為零。時任 CFO Jason Wheeler(已經於 2017 年 4 月離職)和一名工程副總裁也參與了這一會議。

前雇員 6 號稱,2016 年 9 月左右,生產團隊被告知需要生產 20 輛當時版本的 Model 3 樣品,用於碰撞測試和電池功能測試等。但這一生產目標後來被縮減為 3 輛,因為衝壓車間只能提供這麼多零件。

前雇員 9 號稱,2017 年 3 月他在特斯拉開始工作時,所有的電池模塊組裝都是「麻煩的」手動操作。而部分的自動化生產(還不是全部的),到 2017 年 9 月才開始。

幾乎到前雇員 9 號離職(2017 年 10 月)前,特斯拉的電池工廠 Gigafactory 每天最多生產不超過兩個電池組,對應兩輛車。而且這需要工人兩班倒的一整天時間,生產出來的還不是最終裝載在 Model 3 上銷售到消費者手裡的成品。

但 2017 年 8 月,特斯拉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的更新文件顯示,自動化生產線已經開始生產汽車。「基於我們目前的準備,我們相信我們能在第三季每周生產剛過 1500 輛汽車,年底實現 5000 輛的目標。「     

前雇員 3 號於 2012 年 8 月 - 2017 年 10 月在特斯拉工作,2015 年晉升至生產主管,負責 Model S 和 Model X。依這名前雇員的說法,直至 2017 年 10 月 18 日他離職,他從未在裝配線上看到一台正在組裝的 Model 3。裝配線上只有建築師和工程師,負責設計建造這一線路。

2017 年 10 月,華爾街日報曝出 Model 3 的生產乏力和手動生產事實。特斯拉在 11 月 1 日終於承認,無法在 2017 年實現量產,但拒絕承認遇到了生產問題。

Model 3 肩負一個重要的任務,即為飛速燒錢的特斯拉補上現金流。在去年 8 月的財報電話會中,馬斯克強調了量產對現金流的重要性。瑞銀 Colin Langan 也已表明,在實現 Model 3 周產量 5000 台之前,特斯拉都將持續燒錢。

這就是為什麼分析師近來開始認為,特斯拉 2018 年有稀釋股權或是發行債券,進行融資的必要。但如果稀釋股權,特斯拉的股價下跌,還有可能更甚。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