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共享經濟、新零售……2017那些豬都能上天的創業風口現在怎麽樣了?
※來源:財華社

 

2017年,創業圈的大風依然猛烈,在人工智能、共享經濟、無人零售、互聯網金融、知識付費等多個熱門領域,一大批創業公司被勁風吹起,翩翩起舞;當然,也有不少公司被風吹倒,像秋葉般散落滿地,最終一片狼藉。

時至年末,我們再度將目光轉向那些一度“呼嘯而來”的創業風口,對2017年中國創業領域做一番回顧和總結。

我們發現,用那句經典的名言形容2017年的創業市場依然十分恰當:只有當潮水退去的時候才知道誰在裸泳。

人工智能:一年150起融資,最高融資額案例全球最多
2017年,人工智能異常火熱。這一年,人工智能上升為中國的國家戰略;谷歌的阿法狗以“3比0”的大比分擊敗了全球排名第一的圍棋選手柯潔;百度的無人駕駛汽車開上了北京五環路……行業內一系列裏程碑式的突破讓人們驚呼:人工智能時代真的來了。

一時間,資本開始湧入人工智能領域。根據投資界統計,截至2017年上半年,中國人工智能相關的企業數量就達到592家,占全球總量的23%;2017年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公司融資事件約達150起。其中,動輒幾億美元的大手筆融資已不罕見。

據PitchBook統計,2017年全球AI領域融資額最高的5起投資事件中,中國企業占了4起。其中,蔚來汽車融資達到16億美元,位列第一。其次是曠視科技、商湯科技與明碼生物科技,美國indigo農業科技公司排名第五。
投資者的盛情甚至讓創業者成為“甲方”,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徐冰今年11月接受媒體量子位采訪時坦言:“大牌投資者排隊想進,現在的苦惱在於如何取舍、拒絕一些投資機構。”完成C輪4.6億美元融資後,曠視科技CEO印奇也表示,“其實不需要那麽多錢”。

與眾多投資機構一樣,互聯網三巨頭BAT在人工智能領域進行了積極的布局,尤其是阿里巴巴,在過去一年相繼投資了曠視科技、深鑒科技、寒武紀、商湯科技等AI公司,接近於將該領域的頭部公司“一網打盡”。

雖然備受資本青睞,但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項目大多還處在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的研究階段,獲得了巨額融資的創業公司,主要業務方向也是B2B市場,比如曠視科技Face++的人臉識別,需要借助支付寶這樣的平台,才能與用戶建立聯系。真正2C的AI產品目前可能只有智能音箱這種實際用途有限的“小家電”。

此外,由於人工智能領域熱錢泛濫,也直接推動了行業人才薪酬水漲船高,目前,國內資深的算法工程師年薪已超過100萬元。曠視科技創始人兼CEO印奇曾向全天候科技表示,目前大部分人工智能行業的錢並沒有做到很好的價值傳導,只是讓AI人才的價格水漲船高。

智能汽車:燒錢“無底線”量產曙光顯現

無人駕駛汽車成為今年AI領域的一個大熱門,有人說這是巨頭才有資格涉足的領域。BAT、谷歌、特斯拉以及傳統的汽車廠商都在布局這一領域。在重金豪賭後,各大互聯網公司、傳統汽車廠商紛紛將2020年作為無人駕駛汽車“量產年”,而百度李彥宏希望更早,他給出的量產時間表是2018年。

雖然這個領域巨頭林立,但依然有創業者認為這個領域有機會。百度前無人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王勁、編程天才樓天誠,以及國內“自動駕駛第一人”倪凱等諸多百度幹將目前都奔跑在無人駕駛創業的最前線。

無人駕駛領域的創業公司大多是在某個細分領域以技術驅動的公司。不過,中國智能汽車這個領域,也有一群直接“造車”的創業公司,包括蔚來、小鵬、威馬等,他們的智能汽車之路先從電動汽車開始。

造車是公認的“最燒錢”的創業項目之一,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曾公開表示,“沒有200億最好別想造車”。因為賈躍亭造車,連累樂視陷入了嚴重資金鏈危機,他本人也因為造車夢在2017年與樂視“揮淚相別”,遠走美國。這一走就是半年,任憑國內監管部門、投資者和媒體如何“召喚”也不回國。資金嚴重不足也成為導致賈躍亭造車困局的關鍵。

今年,智能汽車領域的創業者充分吸取了賈躍亭的慘烈教訓,紛紛開始信守“要造車、先玩命融資”的基本戰略。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威馬汽車等公司在今年都獲得了巨額投資,但從公開信息看,似乎他們仍然沒有達到“200億元”融資及格線。

盡管融資金額未達理想目標,但並未影響上述幾家公司2017年的造車進展。

今年12月16日,蔚來汽車隆重發布了首款量產車型ES8,交出了蔚來汽車創業3年來的首份答卷。在量產車型發布之前,這家由汽車領域資深創業者李斌創立的公司累計完成了超過20億美元融資,豪華的投資陣容中既有騰訊、百度、京東等互聯網巨頭,也有高瓴資本、紅杉資本、淡馬錫、IDG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

與蔚來汽車發展步伐相近的威馬汽車、小鵬汽車也獲得了資本的青睞,並制定了汽車量產時間表。公開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威馬汽車累計獲得了超過120億元融資,計劃在2018年一季度開始小批量量產;小鵬汽車累計獲得了約50億元融資,新一輪(B輪)50億元融資有望在2018年初完成,公司的量產版2.0車型也將在2018年推出。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公司的量產車型雖然相繼亮相,但當量產階段真正開啟之後面臨的挑戰仍然不容小覷。全球新能源汽車龍頭特斯拉是很好的參照對象,經歷了多年快速發展的特斯拉至今仍然難於應對量產難題,與此同時,數十萬的汽車銷量也沒有讓這家公司實現盈利。

共享經濟:豪賭和熱鬧之後,一地雞毛

2017年,隨著物聯網和移動支付的迅猛發展,共享經濟迎來井噴。從創業項目來看,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衣服、共享雨傘、共享健身倉、共享馬紮等五花八門的共享創業項目如雨後春筍般相繼出現,並吸引了大量投資。

融資最彪悍的要數共享單車領域,摩拜和ofo在2017年內都融到了約10億美元巨資,尤其是中國互聯網的兩極——騰訊(00700-HK)、阿里的支持使得共享單車的資本大戰異常激烈。

在這個資本依賴型的領域,創業公司有錢是不夠的,要想活下去一個至關重要的前提是必須有足夠多的錢。今年短短幾個月內,酷騎單車、小藍單車、小鳴單車等六家共享單車企業就先後因為資金鏈困境而“陣亡”,不僅創業失敗,這些公司的創始人甚至面臨巨額的負債,難以償還。

與此同時,豪賭也造成了大量的資源浪費,多地共享單車“墳場”屢見不鮮,相關圖片一度在社交網絡刷屏。

ofo早期投資人朱嘯虎直言:摩拜與ofo現在進行的消耗戰已經沒有意義,多次建議兩家合並。

共享單車是整個共享經濟領域的一個縮影,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衣服等創業項目面臨的形勢同樣嚴峻,這些項目不僅成為燒錢黑洞,而且遲遲難以證明盈利能力,一大批公司在2017年宣告停止業務。至於共享馬紮之類的項目,從一上線就被認為是個笑話。

互聯網金融:帶著監管的枷鎖跳舞

如果說逼死共享經濟創業公司的原因主要是殘酷競爭、模式缺陷,那麽,互聯網金融項目面臨的主要挑戰則是監管,規模、牌照、利率成為監管“整治”互金項目的關鍵詞。

2017年,Fintech領域的公司不約而同地紮堆上市,眾安保險(06060-HK)、趣店、易鑫、拍拍貸、融360、樂信等互聯網金融公司相繼風光地敲了鐘。然而,正當這些公司歡慶“走上巔峰”之時,監管的鞭子一直未停歇。

趣店的遭遇或許最有代表性,創始人羅敏在經歷十余年坎坷之後,終於在10月18日一夜身家百億,當日在紐交所上市的趣店市值突破了115億美元。但公司現金貸業務的“原罪”並沒有被高漲的股價抹掉。面對外界質疑,羅敏給出“壞賬就當送福利”這種“雷鋒式的回應”,更是讓趣店站在了風口浪尖。於是,趣店在上市第7個交易日股價破發,隨後監管部門對現金貸的重拳出擊進一步讓趣店股價“血流成河”。

從10月開始,關於打壓現金貸的消息就頻頻傳出,11月21日,媒體稱互聯網小貸牌照發放被緊急叫停,拍拍貸、和信貸、融360等現金貸中概股全線暴跌,趣店盤前一度跌逾30%,後來緊急宣布回購才使跌幅收窄。一天之後,人民日報旗下媒體稱,現金貸平台將會被一刀切,現金貸中概股再度全線暴跌,這一次,趣店跌了16%。

監管的打壓至此並未結束,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了通知,明確開展對網絡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通知》要求:監管部門暫停新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已經批準籌建的,暫停批準開業。

當晚,在美股上市的現金貸公司再度巨震,趣店盤前一度大跌9%,開盤後股價回漲,拍拍貸、信而富等同樣沒有逃脫暴跌的命運。

雖然活在監管的陰影下,但對於已上市的互金公司來說,似乎已經抓到了救命稻草,最悲慘的是那些依然在“水下”的互金公司,他們可以說是心驚膽戰,生死未卜。

新零售:新風口還是新泡沫?

2017年“無人零售”火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2016年,馬雲最早提出了“新零售”概念,2017年被阿里巴巴視為“新零售”元年。據全天候科技統計,這一年,阿里圍繞新零售的股權投資金額約達500億元,涉及三江購物、聯華超市、新華都等十多個項目。除了阿里,互聯網巨頭騰訊、京東、蘇寧、小米等也都紛紛布局新零售。其中,騰訊是阿里之外,力度最大的一家,A和T目前堪稱新零售的兩極,在重金拿下永輝超市、唯品會之後,騰訊在新零售領域的“反阿裏艦隊”成型。

巨頭的入局增加了創業者和投資者涉足“新零售”領域的難度。金沙江創投朱嘯虎就曾發出經典一問:新零售怎麽切?

目前來看,無人零售尤其是無人貨架成為新零售中創業最活躍的領域。據粗略統計,目前無人貨架領域至少有超過50個玩家入場,年初以來湧入無人貨架領域的資金至少超過70億元人民幣

在行業內,每日優鮮、猩便利、果小美等公司雖然成立時間不久,但融資十分彪悍。據公開信息,每日優鮮今年內累計完成了超過7億美元融資;今年6月才成立的果小美、猩便利,在半年之內斬獲了約5億元人民幣融資。在資本的助推下,9月份,果小美與番茄便利合並,10月,猩便利完成了對51零食的全資收購。

紮堆湧入無人貨架領域的不僅有大批創業公司,傳統互聯網巨頭也對該領域表現出了濃厚興趣。今年9月,餓了麽推出了無人值守貨架——“e點便利”,向申請入駐的公司提供小型貨架、冰箱、食品飲料的鋪貨補貨、維護等服務。同月,阿裏投資的盒馬鮮生進入了辦公室無人貨架領域,籌劃推出優化版的自動販售機;11月,京東推出了智能貨櫃“京東到家go”,順豐也上線了企業員工零食福利一站式平台“豐e足食”,開始在深圳試點。

對於無人貨架在2017年的火爆,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線上引流成本越來越高,線下引流成本反而較低,所以線上電商紛紛進軍線下,拓展新的流量來源。

猩便利的投資方——紅杉資本中國合夥人周逵也曾向媒體表示,網絡支付發展把互聯網商業重心從廣告推向了交易,新零售科技武裝的無人值守店、簡單的貨架可能就是新的“風口”。

不過,對無人貨架的質疑之聲也不絕於耳。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直言,無人貨架不可能盈利。他今年曾向媒體表示:“像很多街邊便利店為什麽能賺錢?一個是因為偷稅漏稅,第二是因為賣假煙,作為無人貨櫃模式是不可能偷稅漏稅的,也賣不了煙,更賣不了假煙,所以我覺得這種模式很難賺錢。”

從實際情況來看,目前無人貨架行業正面臨貨損和盤虧這一嚴重問題。有數據顯示,目前無人貨架領域部分企業市場費用已占到其銷售收入的80%,市場推廣成本、貨損和盤虧是費用中的主要部分。

此外,無人貨架主打的成本優勢也面臨質疑,如果加上商務成本、貨架設備成本、商品鋪貨成本等,一個點位的成本至少達到4000至5000元,一些企業動輒鋪設數萬個點位,初期成本就高達數億元。

多位無人貨架業內人士認為:最遲到明年上半年,這個領域就會迎來清洗倒閉潮,快過此前出現的任何風口。在下一個風口到來之前,無人貨架或許既是膨脹最快的風口、又是最短命的風口。

知識付費:從高速發展到逐漸褪色

2017年,信息、知識的價值進一步凸顯,內容付費行業迎來了創投熱潮。

經歷了2016年的“知識付費元年”後,今年知識付費行業快速發展。阿里應用分發今年8月發布的《2017年Q2應用行業報告》顯示,5家知識付費平台同比增長率均在50%以上,用戶已達到5000萬。喜馬拉雅FM 12月舉行的第二屆“123知識狂歡節”內容消費總額達到了1.96億元。

在邏輯思維、喜馬拉雅FM、豆瓣等“老一代”平台快速發展的同時,一大批新的知識付費項目在今年登台亮相,包括華爾街見聞的主編精選、選股寶的脫水研報、“新世相讀書會”、“丁香媽媽”、咪蒙開課、網易雲音樂的《采銅好書精讀》等。據全天候科技了解,華爾街見聞的主編精選、選股寶的脫水研報在2017年均實現非常可觀的銷量和營收。

與此同時,資本對內容付費行業也表現出了濃厚興趣:

今年1月,《十點課堂》的運營公司廈門十點文化獲6000萬人民幣的A輪融資,估值近4億元;

7月,業界盛傳,羅輯思維擬融資9.6億元,估值達到70億元,公司還準備在創業板上市。

9月,專註內容付費的技術服務商小鵝通,獲得了喜馬拉雅的3000萬元的A輪融資投資。

10月,基於微信的知識服務平台千聊宣布,已於數月前完成千萬人民幣A++輪追加投資。

11月,視頻體驗類知識服務平台核桃Live也完成了A輪融資,具體金額未披露。

然而,繁榮的表象之下,知識付費行業也暴露出一些問題,比如知識付費課程的到課率和覆購率等數據一直是各大平台的秘密。工信部互動媒體產業聯盟數字文化工作組組長包冉向科技日報透露,統計顯示,目前知識付費產品的平均到課率僅為7%。

此前企鵝智酷針對有過知識付費行為的消費者的調查,僅有38%的消費者表示滿意,以後會繼續使用,49.7%的消費者表示使用感受一般,12.3%表示不滿意。

再從業內公司的財務數據來看,巨頭知乎Live營收數據的不斷下滑似乎預示著整個行業的風險。企智網和雲途數據統計顯示,知乎Live 在 2016 年 10 月達到 1800 萬營業收入之後,除了 2017年 3 月有所回升外,之後一直處於下滑狀態。據36氪消息,有知乎 Live主講人透露,自己每月在知乎Live平台的收入從去年高峰時的2萬元驟降到如今的3000元。

此外,知識付費平台繁瑣的運營與管理也在考驗內容分享者的熱情。羅永浩8月停更“創業課”,直言是因為時間精力問題,“嚴重低估了得到專欄的工作量”。上述知乎 Live主講人也表示,運營賬號除了要備課,還要反黑、控制差評……這些工作使人精疲力竭,自己最終決定停止更新。

知識付費模式到底能走多遠還需時間檢驗。

在線教育:走向成熟,賺錢能力被證明
2017年,無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在線教育都是熱的發燙的項目。

在一級市場,IT桔子統計的創投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0月16日,2017年度在線教育領域公開的融資次數超過150筆,累計融資額超過80億元。其中,在線教育平台猿輔導、VIPKID今年相繼完成了1.2億美元、2億美元融資,估值均超過10億美元,成功晉級至獨角獸行列。高思教育、作業盒子、乂學教育、藝朝藝夕等創業公司今年也完成了超億元人民幣融資。

值得關註的是,BAT三大互聯網超級巨頭今年也在加碼在線教育領域的布局,今年以來,BAT參與投資的在線教育公司已達到8家,其中,騰訊已經重金投資了6家公司。

對於在線教育行業今年走熱的原因,有長期關註該領域的投資人向全天候科技表示,整個大的背景是隨著GDP的增長人們的教育需求也隨之增加。同時二胎政策的開放,也使得家庭對教育的投入進一步加大。
真格教育基金副總裁姜敏告訴全天候科技:

如今互聯網教育市場已經相對明朗,教育行業的打法已經相對清楚。不論是做在線教育還是投在線教育還是買教育類股票,都能掙錢。

雖然行業融資十分火爆,但不是所有的在線教育公司都能盈利。央視財經今年提供的調查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在線教育相關企業累計達到400多家。但這個火爆行業卻面臨著70%的企業存在虧損的窘境,10%的公司能夠持平,能夠盈利的僅占5%,還有15%的企業瀕臨倒閉。

文|全天候科技 張少華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