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獲重視後 ESG投資面臨更多挑戰

廣獲重視後 ESG投資面臨更多挑戰(圖:AFP)
廣獲重視後 ESG投資面臨更多挑戰(圖:AFP)

看似最有意義的 ESG(環境、社會與治理) 投資,去年聲名鵲起、大獲推崇,今年以來卻遭到更多的批評與質疑,特別是能源產業。一些政治人物更是認為,ESG 已經成為市場騙術,將其視為貶義詞。

首先,目前 ESG 沒有明確的定義與標準,一些最大的 ESG 基金在能源產業擁有大量股份。根據 VettaFi 的數據,貝萊德的 ETF ESGU 和 SUSA ,在貝克休斯、雪佛龍、埃克森美孚、哈里伯頓和 Valero Energy 等能源企業中的份額,分別為 4.8% 和 3.8%,這和標普中能源股的權重一致。

VettaFi 研究主管 Todd Rosenbluth 指出,「你如何能在支持 ESG 的同時仍然接觸這些大型跨國能源公司呢?」

如何定義 ESG 存在挑戰

儘管人們已經努力對 ESG 的含義進行標準化,但如何準確定義產品,仍然存在挑戰。

例如,特斯拉的電動汽車似乎有助於應對氣候變化,但這家公司由於涉及種族歧視的言論以及其他問題,已經被一個 ESG 指數除名,更讓馬斯克表態稱整個 ESG 領域都是「詐騙」。

「漂綠過程」是影響 ESG 行業的另一個熱點問題。這一術語是指公司提供關於其產品如何更環保的歪曲印象或誤導性訊息,來促進有問題的綠色議程。

ESG 的一些倡議者,試圖將投資貼上「善有善報」的標籤,將依據自己的社會價值觀進行投資的行為和 ESG 被混為一談,而後者應該基於商業理由。

ESG 限制是否適得其反?

Strive 最近推出了其美國能源 ETF (DRLL),明確地反對可持續發展和多樣化倡議,並選擇了一個具有諷刺性的交易代碼 DRLL。

自 2021 年年初以來,至少有 17 個州提出了「反 ESG」法案,至少 5 個州頒布了反 ESG 法律。這些動作的目的,通常是禁止在公共退休基金投資中使用 ESG 因素。例如,佛羅里達州最近使用 1860 億美元的州資金所做的投資,另一方面是為了對透過 ESG 政策而歧視某些行業的投資者進行處罰。

德州在 2021 年 9 月開始執行一項類似法律,禁止市政府與限制向石油天然氣或軍火公司提供資金的銀行開展實質性業務。結果導致花旗集團、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團等五家大銀行,離開了德州的市政債券市場。

這對德州帶來實質性的傷害。分析顯示,這些銀行承銷了當地債券市場 35% 的債務,它們的離開大幅降低了該市場的競爭力,所謂的 ESG 政策,反而讓德州居民付出代價。

《Fortune》報導認為,到目前為止,反 ESG 運動是主要發生在美國的一種現象,這種勢頭的出現,恰好是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提出要求公司和基金披露氣候和 ESG 相關數據的兩項提案前後。

而在 2022 年,ESG 並沒有為投資者帶來更好的成效。ESG 指數中科技股比重較大,石油、天然氣和國防股佔比較小,今年到目前為止,ESG 指數下跌了 24.2%,而大盤下跌了 21.6%。今年第二季,美國可持續基金在五年來首次出現了資金外流,儘管嚴重程度低於非 ESG 基金。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25.80%

$12,580

原投組報酬率

+20.28%

$12,028

投組標的成分

  • 40%

    寶一

    8222

  • 20%

    智擎

    4162

  • 20%

    橘子

    6180

  • 10%

    藥華藥

    6446

  • 10%

    貝萊德亞洲巨龍基金 A2-EUR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