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阻擊下 寧德時代還會是「寧王」嗎?

寧德時代發布史上最佳財報,卻也面臨雙重阻擊。(圖: 寧德時代)
寧德時代發布史上最佳財報,卻也面臨雙重阻擊。(圖: 寧德時代)

寧德時代 (300750-CN) 發布史上最佳財報,卻也面臨雙重阻擊。

上周寧德時代公布去年財報,動力電池出貨量高達 133.41 GWh,激增 184.82%,營收達到人民幣 1,303.56 億元,暴增 159.06%,淨利則為 159.31 億元,大增 185.34%,三大核心指標都衝上歷史新高。

然而,寧德時代突然在 4 月 24 日晚間宣布,基於謹慎性原則,原定 4 月 28 日發布的第 1 季財報,將延至 4 月 30 日,給投資人留下不小懸念。

財務數據顯示,寧德時代的營收和中國三大民營車廠處於同一個級別,去年吉利汽車 (00175-HK) 的營收為 1,016 億元,比亞迪 (002594-CN) 汽車業務營收為 1,127 億元,排名第一的長城汽車 (02333-HK) ,也不過 1,364 億,寧德時代的業績可見一斑。

寧德時代的淨利更碾壓三大車廠,淨利比三家車廠的總淨利還多。長城汽車的淨利為 67.3 億元,吉利汽車為 43.5 億元,比亞迪為 30.45 億元。

不過,財報也呈現相對悲觀的一面,寧德時代動力電池業務毛利率下滑 4.56 個百分點至 22%,儲能系統毛利率下降 7.51 個百分點至 28.52%。

整體而言,毛利下滑的原因,包括上游材料漲價,以及產業進入平穩期,紅利逐步消失。

微信公眾號「鋰電派」指出,寧德時代面臨雙重阻擊戰。

第一,同行電池製造商大打價格戰,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去年以來,動力電池二線企業的市占率持續擴大,但中航鋰電和弗迪電池一直以「價格戰」阻擊寧德時代,提出的產品報價比寧德時代低,試圖以價格換市場。對這兩家業者而言,市占率比利潤率更重要。

投資人可透過財報窺知一二,2019 年至 2021 年,中航鋰電的營收分別為 17.34 億元、28.25 億元、68.17 億元,淨利分別為 - 1.56 億元、-0.18 億元、1.12 億元。

第二,車廠重重阻擊。

從比亞迪到特斯拉 (TSLA-US) ,從長城汽車到廣汽,各大車廠都在努力掌握動力電池技術。目前各大車廠對電池的態度是:年產銷量超過 20 萬輛的車廠,基本都有自主研發電池的想法,推動「去寧德化」。

寧德時代要爭取的是第二類企業。在新能源車產業發展初期,就有動力電池供應商「A、B 角」的說法,即車廠會在主流供應商 A 角基礎上,再尋求一家 B 角供應商,日常以 A 角為主,一旦有風吹草動,B 角供應商立即支援。

換句話說,很多車廠都在培植自己的備用動力電池供應商,這勢必對寧德時代帶來衝擊。

今年 2 月剛完成融資的欣旺達旗下電池公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此次融資規模為 24.3 億元,共有 19 名投資人,不僅囊括上汽、廣汽等傳統汽車製造商,還包括「蔚小理」等造車新勢力,這些車廠大多是寧德時代的客戶。

因此,寧德時代要做的,就是增強市場競爭力,力爭企業在選擇 A、B 角的時候,把寧德時代列為 A 角,在產品力和價格方面找到平衡。

作為全球動力電池龍頭,寧德時代欲保持「寧王」地位,必須持續向上建立技術優勢、成本競爭力、獲利能力,向下擴大規模效應、增強客戶粘度,維持營運資金安全,才有可能在今年保持「護城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