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美元趨跌—Fed求穩

陶冬:美元趨跌—Fed求穩(圖:AFP)
陶冬:美元趨跌—Fed求穩(圖:AFP)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董事、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在個人部落格發文,表示。美元經歷了 2010 年後最大的單周和單月跌幅,上次見到如此規模的美元指數崩盤還是在金融危機後各國撤資的時候,他認為是周期性的匯率波動,暫時看不到如同當年廣場協議那樣的大故事出現。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美元經歷了 2010 年後最大的單周和單月跌幅,上次見到如此規模的美元指數崩盤還是在金融危機後各國撤資的時候。弱美元也帶來了黃金價格黃金的一周,黃金每盎司逼近 2000 美元關口,其他避險天堂美國、德國、日本國債也有良好的表現。石油價格也受惠於美元貶值,不過礙於經濟復甦緩慢,油價的作為也暫時比不上金價。美歐經濟分別錄得史無前例的 GDP 收縮,新冠疫情所帶來的人流限制措施為經濟數據歷史書寫下慘烈的一筆。聯邦儲備局公開市場委員會在七月例會上沒有作出政策變化,也沒有提到接下來的政策工具轉換,鮑威爾只是強調偏鬆的鴿派政策。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 0.54% ,接近歷史低點。美國經濟暴跌,企業盈利暗淡,但是大部分科技巨頭卻拿出十分亮麗的業績,為股市注入了信心。中國共產黨政治局會議將 A 股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政策高度來關注,上證綜合指數輾轉向上。

美元指數在七月初為 97.2 ,月底一度跌到 92.6 ,收 93.4 。這是雷曼危機所觸發的外資大舉離境之後所未見的。美元匯率本來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但是三月份的市場動盪令資金湧向安全資產,為老態的美元續命。近月美元的強勢,其實不過是因為其它貨幣種類太弱。然而,基本面因素在悄悄逆轉,美元利率與幾大發達國家之間的利差迅速縮小,海外資金購買美債的興趣不足。美國的疫情控制明顯落後於歐洲,這影響了經濟復甦的進度。美元匯率逆轉的短期觸發點,是歐盟諸國克服困難推出經濟穩定基金,這對於幫助南部國家經濟、降低舉債成本、推進財政一體化意義十分重大,歐元美元匯率因此反彈,並帶動世界其它貨幣的反彈。接下來的問題是,此輪美元反轉究竟是周期性的 10% 左右的變化,還是結構性的 50% 的變化(如八十年代中或上世紀末)?筆者認為是周期性的匯率波動,暫時看不到如同當年廣場協議那樣的大故事出現。歐元日元英鎊人民幣在可預見的將來都沒有持續大幅升值的基本面因素和政策決心。

上週舉行的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決定維持政策利率不變,維持資產購買計劃的速度和數量不變。鮑威爾在記者會上,沒有提出當局考慮如何豐富貨幣政策工具,只是強調會繼續寬鬆。會後聲明指出經濟復甦取決於疫情的發展,基調相當溫和鴿派。鮑威爾稱聯儲有借貸能力,但是沒有消費能力,暗示財政政策才是刺激經濟需求的關鍵。疫情延緩了聯儲對通脹目標的重新審核和批准,這次沒有提出一個明確的說法,不過筆者相信美國很快會轉向平均通脹目標。事實上,聯儲已經有意無意地在政策中滲入平均通脹概念,所以真正出台此目標時,經濟或市場所受到的衝擊應該不大。

本週市場有兩個焦點,1 )中美關係和南海局勢,2 )非農就業數據。七月非農就業預計增加 2M ,將就業水平拉到比疫情前水平約低 8.5% 。歐洲零售和德國工業生產均會從疫情的極端水平大幅反彈。英格蘭銀行的會議估計不會有政策變化。美國上市企業季度業績的悲喜仍可能給市場帶來騷動。

本週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