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疫苗研發及刺激政策提振,資金轉向股票型ETF

※來源:富蘭克林
彭博資訊 ETF 統計:風險偏好顯著回升,資金主要流入美國股票型 ETF

新冠疫苗試驗報佳音並獲監管機構快速審批 (Fast track),部分企業財報未如預期悲觀,美、歐討論加碼刺激政策,輔以經濟數據反彈提振市場風險偏好,惟科技股漲多拉回,加上美中摩擦及全球確診續增的負面消息,近週全球股市漲跌互見,近週資金淨流入以股票收益型 ETF 為主,依據彭博資訊統計,截至 2020/7/17 過去一週 ETF 基金淨流量顯示,股票型 ETF 資金淨流入反超固定收益型 ETF,整體股票型 ETF 資金近週淨流入 151 億美元,其中主要流入美國股票型 ETF,近週資金淨流入 108.3 億美元,歐洲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18.9 億美元居次,全球股票型 ETF 資金淨流入 14.5 億美元,新興市場和日本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則分別淨流入 3.9 億美元及 2.1 億美元,其中僅中國及拉美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則為淨流出,分別流出 1.1 億、0.3 億美元。(附表一)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新冠肺炎疫苗試驗傳出正面進展,掩蓋疫情、財報錯綜及美中情勢緊張等紛擾,全球風險性資產呈現高檔整理,類股及區域間再度出現輪動。由於疫苗或藥物是影響全球經濟未來復甦路徑的關鍵要素,高盛證券預期今年底前美國可能就有新冠肺炎疫苗上市、時點早於原先預估 (彭博資訊,7/17),若後續試驗結果正向,民眾將逐漸習慣與病毒共處的生活新常態,有助延續經濟復甦及股市中長期走勢。在後疫情時代下的投資策略,建議首選長線結構性題材完整的科技、生技及黃金產業,短線震盪無礙長多行情,而美元走弱環境提供新興股市表現機會,輔以中國積極發展新經濟產業趨勢成型,看好新興亞洲和大中華股市投資前景。此外,七月底前將是美國財報公布旺季,從美國大型金融股提列大規模呆帳損失準備、信評機構認為年底前高收益債違約率仍看升,債券部位建議以高評等政府債為首選,首選美國政府債券型基金(GNMA) 及伊斯蘭債券型基金。

富蘭克林坦伯頓生技領航基金經理人依凡 ‧ 麥可羅指出,儘管疫情衝擊對全球區域經濟、製藥和生技產業帶來衝擊,但從第二季以來我們可以發現,人為的控制措施逐漸發揮效果,同時新冠疫苗的研發速度超出預期,我們樂觀看待後續發展,此外,預期企業將對疫情的衝擊做出回應,提高面對不確定性的能力,併購活動有望在夏季逐漸回溫,因此疫情不但沒有改變我們對整體產業中長期的正向看法,甚至有所強化,未來仍然具有相當成長空間。

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經理人強納森 ‧ 柯堤斯表示,全球復甦持續面對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因此我們更加專注於那些高質量的投資標的,包括具有 1. 較高的利潤率,2. 穩健的資產負債表,3. 較佳的管理能力,4. 長期成長潛力及 5. 具吸引力的價格等特性,同時降低那些受創嚴重,且槓桿較高,或現金流量壓力較大的公司,各式遠距離的需求在疫情後應運而生,也拉高對科技運用的需求,數位化服務產生的利基,將是後續策略佈局的主軸。

過去一週整體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淨流入 86.2 億美元,所有地區固定收益型 ETF 均呈現淨流入:其中主要流入美國固定收益型 ETF,近週資金淨流入 54.1 億美元,全球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近週資金淨流入 10.0 億美元,歐洲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近週資金淨流入 7.6 億美元,新興市場固定收益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3.4 億美元,新興當地貨幣固定收益型 ETF 近週資金轉為淨流入,微幅流入 0.08 億美元;以投資信評類別觀察,投資等級債 ETF,近週資金淨流入 50.5 億美元,高收益債券 ETF 資金近週淨流入 14.7 億美元。(附表二)

富蘭克林坦伯頓美國政府基金 (本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保羅 ‧ 維克表示,今年三月聯準會調降基準利率至 0~0.25% 的水準,近期發言也表示預計將維持至 2022 年底,未來數月將持續以目前的速度購買美國公債及機構房地產抵押債,由此不難發現短期內聯準會要退出量化寬鬆的可能性並不高,聯準會持續的買盤亦有利於機構房地產抵押債,此外 GNMA 債較低的存續期間有助於防禦利率風險,整體波動度也較公債更低。

亞洲股市外資動向與陸股北上 / 南下資金

美新冠疫情嚴峻但肺炎治療藥物及疫苗研發有所進展,經濟數據優劣互見,美中持續有制裁對方的政策動作,多空消息牽動下,近週新興股市漲跌互見;過去一週外資於亞股普遍賣超,其中僅買超南韓股市,近週買超 3.1 億美元,賣超則以印度及馬來西亞股市最多,分別賣超 3.8 億、2.1 億美元最多,越南股市賣超 0.1 億美元最少。北上資金自三月以來首度轉為淨流出,近週淨流出 191.1 億人民幣,同期間南下資金淨流入 154.2 億人民幣。(附表三、四)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固定收益產品之利率風險、流動風險、匯率風險、信用或違約風險外,由於本基金有投資部份的新興國家債券,而新興國家的債信等級普遍較已開發國家為低,所以承受的信用風險也相對較高,尤其當新興國家經濟基本面與政治狀況變動時,均可能影響其償債能力與債券信用品質。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
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行政管理相關費用。
本公司所提供之資訊,僅供接收人之參考用途。本公司當盡力提供正確之資訊,所載資料均來自或本諸我們相信可靠之來源,但對其完整性、即時性和正確性不做任何擔保,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人因信賴此等資料而做出或改變投資決策,須自行承擔結果。本境外基金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或申報生效在國內募集及銷售,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富蘭克林證券投顧獨立經營管理】投資基金所應承擔之相關風險及應負擔之費用 (含分銷費用) 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 (http://www.fundclear.com.tw) 下載,或逕向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