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瑞典還要佛系應對二波感染?

瑞典還要佛系應對二波感染?  (圖:AFP)
瑞典還要佛系應對二波感染? (圖:AFP)

和各國的嚴密封鎖策略不同,北歐國家瑞典在首次出現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後,採取限制更少的寬鬆措施,而引來國際關注。瑞典的做法帶來兩極化的評價,但他們仍然預計在當前政策的基礎下,應對可能的第二波感染。

僅少數人產生抗體

在 6 月 18 日公布的調查顯示,瑞典儘管有不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但只有一小部分產生抗體,距「群體免疫」的目標仍遠。

瑞典公共衛生署指出,在全國所收集的樣本中,有 6.1% 發現抗體,以此比例,要達到「群體免疫」遠遠不夠。

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專家 Anders Tegnell 表示,「群體免疫」並非目前防疫的目標,但瑞期必須控制傳播速度,避免社會或醫療體系遭受災難性影響,盡可能地挽救生命與健康,這和其他各國的戰略目標是一致的。

和其他各國相較,瑞典只祭出最低程度的限制,當局限制 50 人以上的聚會,禁止探訪養老院,但多數商店仍然照常營業,學校也維持開放。政府要求維持社交距離,但此舉只做為建議,希望由人們自律方式進行防範。

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專家 Anders Tegnell(圖: AFP)
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專家 Anders Tegnell(圖: AFP)

瑞典傳染率遠高於北歐其他地區,新冠死亡率達每 10 萬人中 49.50,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國家之一。

Tegnell 表示,政策的制定不宜依賴單一調查,需要從許多不同的來源收集數據。

他指出,最重要的是,去了解需要做何種準備,特別是夏天過後。他認為,到時候人們的免疫力水準,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秋季的政策,但他不期待可以達成「群體免疫」的結果。

連絡追蹤為政策重點

Tegnell 認為,當前的優先考量,是建立一個全面的接觸追蹤系統,並改善許多事情,例如對長期護理設備的處理。聯繫追蹤是最需要改善的部分,如此將可快速處理不同地區的疫情,這阻擋疫情快速擴散至關重要。

因此,即使目前為止的措施廣受爭議,瑞典依堅持「自我負責」的中心戰略。

批評者認為,瑞典將經濟放在人民的建康之上,特別在病毒傳播到養老院之後,使許多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迄今為止,瑞典已記錄 54562 例病例,和 5041 例死亡案例,遠遠超過其鄰國。也使得他們遭到鄰國「孤立」,對其採取眾多封鎖措施。

瑞典堅持減少打擊人們平時生活 (圖: AFP)
瑞典堅持減少打擊人們平時生活 (圖: AFP)

瑞典外交部長 Ann Linde 表示,與年初時相較,人們對病毒已經有更多的了解,目前政府正就擴大其接觸者追蹤系統進行討論。

Linde 指出,瑞典的感染率 R 如今只有 0.84,這一數字低於 1,說明疫情仍受到控制。

國內質疑聲浪加大

一些人認為,瑞典的新病例在近幾天有增加趨勢,因此人數還未到達高峰。Tegnell 淡化了此一說法,並且認為,上升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大規模測試。

寬鬆的限制,相對仍然受到愛運動的人們及企業界的喜愛,以及來自美國右翼等國際上其他勢力的支持。不過與政策初期相較,近來較大的改變,在國內對防疫政策批評的上升。

其中一位長期批評者是病毒學家 Lena Einhorn。她在近期一次研討會上質疑,瑞典的政策是「瘋狂的」,與政府平時照顧好本國公民的戰略相違背。她補充稱:「這改變了我對一個穩定、理智的瑞典看法。」

Einhorn 指出,在瑞典,長期以來人們經常達到接近全民共識,但突然之間,受疫情影響,就像磚頭由牆上掉落,一切都變了。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