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債市 宜採兩大策略穩扎穩打

今年以來,表現最好的債市,仍是高信評的美國政府債與全球政府債。(圖:AFP)
今年以來,表現最好的債市,仍是高信評的美國政府債與全球政府債。(圖:AFP)

隨著各國擴大購債力度及疫情漸顯趨緩跡象,4 月債市也逐步回穩,不過,法人認為,短線仍存眾多不確定性,在經濟前景能見度未明之前,市場仍將高度波動,有意布局債市者,不妨採取兩策略,以降低波動、穩定報酬,一是投資組合適度納入美國政府債券型基金,二是順應當前情勢,同時持有 2-3 檔債券基金,以穩定債券投組。

新冠病毒疫情迫使全球經濟活動被迫停擺,今年經濟恐陷入衰退困境,加上油價重挫因素,影響了眾多企業營運與獲利,公司債違約風險增加,投資等級債、高收債、新興債等市場因而遭遇資金流出壓力,價格也下跌。所幸,在全球積極救市刺激經濟及擴大購債範圍之下,債市近期逐漸回穩。

觀察 4 月全球主要債市表現,投資等級債漲幅約 6%,高收益債則出現 4-6% 的反彈,新興債市則以當地貨幣債優於新興國家美元主權債。綜觀來看,今年以來,表現最好的債市,仍是高信評的美國政府債與全球政府債,漲幅 3-4%。

資料來源:彭博資訊,高收益債、複合債及新興債採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伊斯蘭債採道瓊債券指數,其餘均採富時債券指數,除新興債換算為美元計價外,其餘指數皆以原幣計價,截至 2020/4/29。
資料來源:彭博資訊,高收益債、複合債及新興債採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伊斯蘭債採道瓊債券指數,其餘均採富時債券指數,除新興債換算為美元計價外,其餘指數皆以原幣計價,截至 2020/4/29。

黑天鵝危機未解除 債市佈局首重品質

由於目前新冠疫情與油價等兩大風險尚未解除,因此,未來經濟朝向何種方向復甦,備受注目。富蘭克林投顧認為,未來經濟活動恢復常軌,有可能出現 V 型復甦,U 型或 L 型偏向尾端風險的情境,其中關鍵的決定因子在於經濟活動停擺的時間會有多長,如果長達幾個月甚至更長時間,對於就業、消費及企業破產的衝擊將需要更長時間去修復。

短線眾多不確定性猶存之下,富蘭克林投顧指出,經濟前景能見度釐清之前,市場仍將位處一個高度波動的環境。尤其考量疫情造成經濟衰退及低油價的雙重打擊,許多企業去年趁低利環境擴大舉債,預期未來幾個月高收益企業債將面臨違約率攀升及資金拋售壓力,建議採取兩大策略佈局債市,一為適度納入美國政府債券型基金至投資組合中,有助發揮降低波動並穩定整體報酬。二是順應當前情勢,投資人應同時持有 2-3 檔債券基金來穩定債券投組。

尤其是疫情當前,受惠於避險需求及美國聯準會大幅購債,美國政府 GNMA表現相對強勢,若能納入投組之中,有助於強化資產防禦力。富蘭克林坦伯頓美國政府基金經理人保羅 ‧ 維克表示,疫情擴散、多數經濟活動被迫停擺,部分固定收益市場因為流動性及市場壓力而受到嚴重衝擊,但儘管利差已經擴大,尚未充分反映其債信品質惡化的基本面,目前公債及房地產抵押債市逐漸趨穩,惟短線市場震盪幅度預期仍大,美國政府 GNMA 債可降低整體投資組合波動,降低尾端風險。

高收債市場偏好三大產業

高收債方面,雖然 4 月呈現反彈,不過,今年以來,仍有 1 成的跌幅。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高收益基金經理人葛倫 ‧ 華勒表示,2020 年美歐高收益債市主要的風險來源在『信用風險』,所以精選持債的重要性,進行信用基本面分析、壓力測試的分析,藉由收取較多的票息以期抵銷對於違約事件及損失的衝擊。

布局高收債,該避開哪些產業?富蘭克林投顧分析,此次疫情衝擊最大的產業是航空、航太、能源、休閒娛樂及零售債,疫情衝擊也會反映在後續這些產業的獲利上,直到明確的藥物或是疫苗等解決方案出現。另一方面,偏好的產業債仍舊是能源中游債、媒體債、包裝債。

能源中游債是以管線運輸為主,較不容易受到大宗商品價格的影響。探勘生產商也多是屬於在 BB 等級的較高信評,油服公司也不是進行鑽油的業務,主要是進行天然氣壓縮的業務,本質上比較接近中游管線公司,天然氣要運輸時需要先壓縮才能方便運送,所以這較不是資本支出敏感的,較具有防禦性質。

媒體債則偏好成長動能較佳的企業,擁有製作良好品質節目的能力以及廣告收益來源。包裝債則是有強大的定價能力及長期、穩定的現金流,具備防禦型特質。

新興市場布局 公債優於公司債

全球政府債及新興債市方面,今年以來,新興市場當地公債跌幅較美元新興債來得低,主要是當地公債的流動性風險較低,因為當地債有當地銀行、退休基金及保險公司等機構創造流動性。因此這波修正中,儘管部份國家貨幣貶破新低,只要做好適度避險,投資於當地公債換成的美元報酬,仍可比美元債來得抗跌。

礙於地緣政治風險、信用風險以及流動性擔憂,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宏觀投資團隊已退出美元公司債和美元新興債市場。現階段策略是嚴選幾乎沒有違約風險的當地政府公債,例如印尼、印度、巴西、墨西哥等國的公債,雖然這些新興國家資產於這波市場震盪中也遭受影響,但公債殖利率被拉高之後,反而可創造未來更高債息的收益空間。

此外,近多數資產均遭遇劇烈賣壓,伊斯蘭債的跌勢仍相對較輕。富蘭克林坦伯頓伊斯蘭債券基金經理人莫海迪.柯弗指出,歷經這波修正後,許多債券已顯便宜,正準備進場配置伊斯蘭主權債,預期伊斯蘭債的防禦特性仍將繼續保持。儘管全球市場承壓時,可能也會影響到伊斯蘭債的發行市場,但其仍有能力防範潛在的動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