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頻打救市強心針 市場仍未現曙光

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公衛、社會、與經濟造成的影響,可能還要再過幾個月才能明朗。(圖:AFP)
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公衛、社會、與經濟造成的影響,可能還要再過幾個月才能明朗。(圖:AFP)

為了挽救市場經濟,各國政府大刀闊斧地祭出財政與貨幣刺激政策,但是全球經濟能否就此躲過空前威脅?法人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公衛、社會、與經濟造成的影響可能還要再過幾個月才能明朗,而且未來股市與債市投資人還需要多一點時間,衡量疫情危機造成的經濟代價。

全球經濟陷入衰退 已無可避免

新冠疫情越演越烈,歐洲與美國相繼封國與封城,路博邁總裁暨股票投資長 Joseph V. Amato 認為,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已經無可避免。然而,跟 2008 年不同的是,這一次不需要有任何的金融常識,也都知道引發經濟衰退的主因:人人足不出戶,生產活動停擺,消費需求萎縮。 

現在,各國設法藉由自主健康管理與減少社交活動等方式,減緩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速度,期望藉此保護民眾生命安全並避免醫療體系崩潰。然而,為此付出的代價是經濟活動可能更深、更長期的衰退。

儘管部分的消費活動將在未來幾個月停擺,但 Joseph V. Amato 指出,有些消費需求則只會延後,不會消失。舉例來說,民眾可能會把買新車的計畫往後延,但最後還是會把它開回家。然而,並非所有的消費活動都能補回來,例如,因為疫情取消了餐廳訂位,但是疫情過後,民眾不可能一次吃兩餐來回補。  

此次經濟衰退預期將使得大量的民眾失業,且小型企業受到的影響將尤其顯著。接下來,可能會看到 GDP 成長率出現前所未見的下滑。然而,這一波經濟衰退將延續多久? 

Joseph V. Amato 表示,面對眼前需求面受到的衝擊,所有企業必須思考一個殘酷的問題:手上的現金是否能讓公司撐過 3 個月的時間?對於許多中小型企業而言,即便財務管理做得再謹慎,手中都不會有如此大量的現金。大型跨國企業可以先裁員,4 個月過後再把員工找回來。然而,如果員工只有 50 或 100 人的小企業倒閉,接著可能要花好幾年的時間才能重新振作,把丟掉的工作重新找回來。

各國政府救市快又猛 值得按讚

各國政府終於認清眼前嚴峻的情勢,上週相繼為金融體系注入現金以協助企業與民眾,貨幣政策主管機關更是紛紛祭出強力手段。

貨幣政策方面,美國聯準會將政策利率降至 0% 並重啟 2008 年的救市計畫、擴大與各國之間的美元換匯額度、準備 7000 億美元的量化寬鬆政策、對貨幣市場基金挹注流動性、並設立商業票據融資便利機制(CPFF)。英國央行也推出類似的措施,同時降息與擴大資產收購規模。日本央行將今年股票收購的目標規模提高一倍,並為企業設立新的零利率融資便利機制。歐洲央行則宣佈規模 7500 億歐元的上市與未上市證券收購計畫,將政策的彈性發揮到極致,同時表示將運用現有的政策收購高評等的商業票據。

財政政策方面,各國上星期中旬火速推出財政刺激措施,可以預見各政府「搭著直昇機灑錢」風潮將席捲而來。Joseph V. Amato 表示,美國政府計畫對有需要的民眾提供 1200 美元的退稅,白宮也再度宣佈第三輪的財政刺激政策,且政策規模從一開始預計的 8500 億美元,到最後擴大至 1.3 兆美元 (相當於美國 GDP 的 6%)。此外,美國政府亦宣佈了「灑錢計畫」,其中包括對小型企業提供貸款、延期繳稅、以及各項穩定基金。

曾經在金融危機時期發錢給民眾的日本政府,現在也在考慮相同的作法。德國不僅打算取消憲法設定的舉債上限,藉此推出新的刺激措施,同時亦積極呼籲歐元區的財政部長聯合發行債券-這些債券最後應該會由歐洲央行收購。此外,英國、南韓、與加拿大亦宣佈企業貸款計畫,規模分別高達 GDP 的 15%、2.5%、與 1%。歐元區政府也推出政府擔保計畫與延期繳稅措施,規模相當於歐元區 GDP 的 10%。

這些政策措施就好比這次的疫情一樣,可謂來得又快又猛。Joseph V. Amato 表示,對比 2008 年-2009 年的金融危機,當年聯準會一直拖到 2008 年 12 月才將政策利率降到 0%。當時,各國政府雖然在 2008 年的下半年推出各種的刺激措施-例如銀行紓困計畫、美國推出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以及 20 大工業國在 2009 年 4 月召開峰會並聯手救經濟,但是金融危機最嚴峻的時刻早已是 7 個月前的事情。所以,這一次各國政府立刻動了起來,確實值得嘉獎。 

難關終將度過 惟須留意刺激背後的代價

這些刺激措施能否避免股市崩盤,目前仍是個未知數。Joseph V. Amato 指出,投資人急著變現出場,讓所有具備流動性的資產岌岌可危,即便是美國國庫券與貨幣市場基金也出現賣壓。 

一旦短期的恐慌情緒消散後,接著大家才會開始思考企業獲利年增率究竟是會下跌 20% 或是 40%。目前,許多企業無法對財測目標進行修正,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何時會達到高峰,以及對企業的影響有多深,目前仍是未知數。

Joseph V. Amato 表示,倘若以其他國家的經驗作推估,美國大部分的地區將在未來 45 到 60 天達到疫情的高峰。屆時,才能判斷現在美國政府所做的一切,是否足以支持企業與消費者挺過難關。故此,在那之前股市與信用市場可能會再進一步下修。

他認為,最終人類一定可以渡過這個難關。疫情終將獲得解決,財政與貨幣政策應可奏效,金融市場可望復甦。 第二季美國 GDP 年化成長率可能會萎縮 10% 以上,接近於 1932 年寫下的 - 13% 成長率。然而,如此深的經濟衰退過後,隨之而來的可望是強力的經濟復甦。此外,或許可以在中國身上看到些好消息,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現在復工比例預估已達 80% 左右。

這是否代表一旦市場出現回穩跡象,投資人就能大肆買入風險最高的資產?Joseph V. Amato 建議,有鑑於資產價格修正的幅度如此之大,不認為此舉有其必要,因為市場不太可能馬上一飛沖天。一開始投資人可以漸進地調整投資組合,佈局韌性較佳的風險性資產,例如美國大型股與投資級信用資產。

未來,股市與債市投資人還需要多一點時間,衡量疫情危機造成的經濟代價。 他指出,接下來幾個月、甚至幾季可能會是漫長的等待,但是等待的盡頭終將迎來曙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