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全球疫情還會更糟 6月病例恐增至150萬

野村:全球疫情還會更糟 6月病例恐增至150萬 (圖:AFP)
野村:全球疫情還會更糟 6月病例恐增至150萬 (圖:AFP)

「最糟的還沒來。」—這是野村證券 (Nomura) 分析本次疫情後所下的標題。

野村在最新報告中,下調基本情況下 (最可能的發展) 對中國 2020 年第一季的 GDP 預測,至年增 0%,全球為年增 0.9%,不過維持企業能在基本情況時呈現 V 型反轉的預測。

但另一方面,如果狀況糟糕,企業可能減慢至「U 型」反轉,一旦情勢嚴竣,反轉的情況甚至將轉為「L」型,意即下挫之後長時間難以恢復。

中國經濟第 1 季降至年增 0%

野村指出,令人欣慰的消息是,中國每天新增的 COVID-19 確診病例數顯著下降,但是這是中國採用極端控制下,提供龐大醫療服務資源,並捨棄經濟發展的結果。中國為此實施嚴厲的管制,封鎖了湖北省近 6000 萬居民,封鎖了交通,並在數十個城市進行封閉式管理。

為此,中國難以避免短期的巨大損失。野村調整對中國經濟的基本假設,認為封城料在本月底結束,但這為時已晚,將使本季 GDP 年增降至 0%,即季減 4.4%。同時也為其他地區,尤其是亞洲,帶來重大的負面溢出效應。

不同情況下對中國 GDP 影響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不同情況下對中國 GDP 影響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但影響金融市場更大的,恐怕是中國以外 COVID-19 的迅速蔓延,如今已有 76 個國家出現病例,特別是南韓、義大利及伊朗,因流行擴大而面對需求 (公眾恐懼因素) 和供應 (業務中斷) 兩大層面的打擊,再加上中國經濟萎縮帶來的負面溢出效應。

儘管 COVID-19 並沒有 SARS 致命,中國和伊朗以外的死亡案例為 1.5%,SARS 為 10%,但它明顯更易於傳播,各國政府可能都必須在健康保障與經濟增長之間權衡,另外,他們可能也沒有中國那樣的極權控制力,造成疫情更難以控制。

推估至 6 月病例增至 150 萬

野村證券的經濟學家警告,那些寄望各國央行提供協助的人可以死心了,這些貨幣政策即使真有幫助,也是杯水車薪,難以發揮很大作用,金融市場可能很快就會不得不接受全球經濟衰退已成定局。

對於疫情的全球擴散情況,野村認為,如果全球其他地方的疫情發展最終於中國類似,那麼確診的病例數粗估可能達到 44.5 萬,但如果阻擋能力僅有一半,那麼受感染人數可能上限到達 89 萬,要是低到僅 4 分之一,高峰時的感染人數恐將達到 178 萬。

考慮 2009 年 H1N1 流感。它在 2009 年 4 月下旬始於美國,並且傳播迅速。到 6 月 11 日,它已覆蓋 74 個國家,共 3 萬個病例,到 11 月初,它已覆蓋 200 多個國家,涉及 50 萬例病例。

野村估算,自首次爆發以來的同一時期,COVID-19 病例數比 2009 年 H1N1 病例多 3 倍,如果追踪 2009 年 H1N1 病例軌跡,到 2020 年 6 月可能有 150 萬例 COVID-19 病例。

貨幣政策難提供有效幫助

針對本次疫情,野村最終提出 3 點結論:

1.COVID-19 衝擊正迅速演變成一場全球危機。除了中國第 1 季度 GDP 大幅收縮帶來的重大經濟溢出效應外,愈來越愈的國家不得不應對自己的本地需求,和 COVID-19 傳播所帶來的供應方面的衝擊,以及全球金融形勢趨緊。

2. 就快速的政策反應而言,聯準會是唯一還能立即降息回應的大型央行。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空間有限,財政刺激措施將需要時間部署。

3. 這是異常的全球經濟衰退。最有效的立即對策不是貨幣或財政政策,而是健康安全控制。只有從健康安全著手,才能幫助經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