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控制北極之路

格陵蘭島(圖片:AFP)
格陵蘭島(圖片:AFP)

美國與丹麥近日因格陵蘭島爆發了外交爭端,但一些專家認為,這其實是圍繞控制北極的競爭下的一個插曲。

美國總統川普本週取消了原定丹麥的訪問,並和丹麥總理 Mette Frederiksen 陷入了口水戰,原因是他認為丹麥拒絕賣出格陵蘭之外,還稱此事「荒謬」,是對美國的侮辱。

美國展現對北極的興趣

巴黎 ILERI 國際關係研究所極地地緣政治學教授 Mikaa Mered 表示,川普收購格陵蘭的提議,其實表明了現階段美國對北極圈一帶的興趣,在全球暖化的前提之下,此一新航道的重要性日益提升,美國要爭取更好的戰略地位。

此前對北極圈表明濃厚興趣的,主要來自中國與俄羅斯。中國要發展「冰上絲路」,俄羅斯則是由 8 國組成,北極理事會的成員 (也包括美國)。

Mered 指出,川普藉由此事表明的態度是,對俄羅斯,即使他們將是 2021 年北極理事會的主席,美國不會讓俄國成為主要力量。對於中國,美國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在格陵蘭立足。

Mered 說,美國已經通過在格陵蘭首都努克重建領事館,並幫助資助新機場、教育和社會專案,來增加其存在感。最終目標很難是買下格陵蘭,但可以取得一些新的土地。

(圖: AFP)
(圖: AFP)

華盛頓可能實際可以購買的,是格陵蘭南部的 Gronnedal 海軍基地,丹麥人原本想在 2017 年出售,但最終未能成功,因為唯一感興趣的買家是中國人。

Mered 認為,透過美國要買格陵蘭帶來的喧鬧,可能是美國一個政治、媒體及經濟的測試汽球,以了解歐洲人對格陵蘭的想法。川普可能會讓此事拖上幾週,因為在這個時間點,也能轉移民眾對民主黨正準備進行初選的注意力。

格陵蘭與丹麥的緊張關係

倫敦皇家霍洛威地緣政治學教授 Klaus Dodds 表示,川普相當程度利用了丹麥與格陵蘭之間的矛盾,應該有人向川普提議,如果發現丹麥並不打算認真對待格陵蘭,那麼可能是美國的機會。

格陵蘭島直到 1953 年,都是丹麥的殖民地,當年他們成為丹麥王國的一部分,並於 1979 年獲得「自治領土」的地位。全島 5.5 萬居民中,有 1.7 萬人居住在首都努克,超過 90% 是原住民紐特人 (Inuits)。

格陵蘭島與丹麥的關係,長期以來偏於緊張。格陵蘭與哥本哈根的距離,甚至遠過華盛頓,他們基本上是自治的,但在外交上依賴丹麥,同時也需要 36 億丹麥克朗 (4.8 億歐元) 的年度撥款,這占了年度預算的 3 分之 2。

(圖: AFP)
(圖: AFP)

丹麥在治理上的一些醜聞,例如掩蓋美國空軍基地附近的核子事故輻射、以及對待當地因紐特人的方式,衝擊格陵蘭與丹麥的關係,造成一些本地獨立運動的支持。

丹麥似乎也很難掌握格陵蘭和北極的地緣政治意義,俄羅斯對北方軍事經營已久,但中國似乎建立了最清晰的想法。

在哥本哈根不願介入之後,格陵蘭向中國投資者求助,努力發展三個機場,以便更好地與美國和歐洲建立聯繫。不過就在美國的壓力下,丹麥最終在去年介入,提供必要的資金,排除了中國的參與。

中、俄與美國的大國博弈

對中國來說,格陵蘭島仍然是「冰上絲綢之路」的關鍵一站。

中國去年首次發表了北極政策白皮書,稱自身為「近北極國家」,有意開通一條「冰上絲綢之路」新航線,並利用冰下自然資源。

中國的雄心,至少受到了美國的注意。美國國務卿 Mike Pompeo 於今年五月,否認中國是「近北極國家」的說法,同時也警告俄羅斯在北極的軍事擴張野心,會破壞區域穩定。明確了他們在北極要限制中、俄的政策方向。

(圖: AFP)
(圖: AFP)

對丹麥來說,即使這次和川普陷入爭議,但明顯地,他們仍選擇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Frederiksen 表示,她對川普突然取消訪問感到錯愕與憤怒,但她也重申,丹麥熱衷於與美國在北極地區進行更多合作。

而丹麥外交部長 Jeppe Kofod 也重申,兩國仍具牢固的友好關係,他仍將與美國國務卿 Pompeo 進行「坦率、友好和建設性的對話」。

就目前而言,川普拙劣的收購格陵蘭島企圖,似乎已經讓丹麥政客們感到憤怒和被藐視。但是關於對抗中、俄在北極的雄心,丹麥與美國又站在同一陣線,也使這場大國對控制北極的角力,更顯得錯綜複雜。


深度觀察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如何解讀新聞時事背後的意涵,就讓鉅亨網內部的記者、編輯團隊,提供讀者最深入的分析觀察,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