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依賴中國與香港市場 匯豐銀行面臨業務困境

過度依賴中國與香港市場 匯豐銀行面臨業務困境 圖片:AFP
過度依賴中國與香港市場 匯豐銀行面臨業務困境 圖片:AFP

全球銀行業巨頭匯豐控股 (0005-HK) 近幾個月在其最重要的市場,香港和中國逐漸陷入劣勢。

三位高階管理人在一周內無預警離職,包括 CEO 和主要中國業務負責人,引發了匯豐股票的大量拋售潮,並使股價在短短三週內下跌了 13%。

作為全球資產規模第八大的銀行,匯豐銀行也因當地日益激烈的政治動盪而受到影響。香港反對送中條例的示威運動,已變得越來越具破壞性。儘管擬議的法案已計畫撤回,但亞洲金融中心仍面臨著幾十年來最嚴重的危機。

與此同時,人民幣貶值給香港銀行帶來更多的問題。花旗集團分析師甚至警告稱「這可能導致對中國客戶的貸款出現戲劇性的走跌,並削弱資產品質」

「我們認為香港當地銀行的盈利風險將更大」分析師寫道,並將中國銀行 (香港) 的評級下調至中性。

與中銀 (香港) 不同,匯豐銀行的總部雖設在倫敦。但大部分的業務仍在香港。如彭博社指出,「當像匯豐銀行那樣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公司,視香港這個有 750 萬人的城市為單一市場並佔據主導地位,該市場便佔據了 2018 年銀行稅前收入的 60% 左右」

香港是亞洲最大的金融中心,不僅服務於中國,也服務於許多其他亞洲市場。透過其具有多數股權的子公司恆生銀行有限公司,匯豐銀行是次級市場上最大的抵押貸款機構。

匯豐銀行掌控投資銀行業務,且是香港三家發鈔銀行之一。事實上,香港的近代歷史與匯豐銀行緊密交織,到目前為止,香港的部分票據還印有匯豐銀行的標識。

近年來這種依賴關係已經加劇,因為匯豐已經從包括巴西和土耳其在內的其他新興市場進行了戰略性的撤退,以便將注意力集中在快速成長的亞洲市場,特別是中國。實際有營運之實的國家數量從 2011 年的 87 個逐漸減少到今日的 70 個左右,這促使匯豐銀行最終失去「全球的本地銀行」的頭銜。

2015 年,匯豐終止了對 Markit 的 EM PMI 指數的贊助,此舉被廣泛認為是試圖與北京建立更緊密的聯繫。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當時告訴澳洲金融評論:「如果你是一家規模較大的銀行,希望在中國開展更多業務,你不想讓中國政府生氣。贊助與否可能會影響其未來在中國的業務擴張」

該策略似乎得到了回報。匯豐銀行於 2017 年成為第一家在中國大陸開設多數股權投資銀行業務的全球性銀行。基地位於深圳,該銀行是珠江三角洲大都市的一部分,並從中獲得近半的中國的總收入。

去年 11 月,中國保險巨頭中國平安以 7% 的持股超越貝萊德 (BlackRock) 成為匯豐銀行最大的股東。諷刺的是,在 2004 年香港首次公開募股之前,匯豐曾經是平安的第一大股東,一度持有中國保險公司 20% 的股份。

時代已明顯改變。儘管匯豐銀行對香港的影響力很大,但現在更加依賴中國和香港,反而不是香港此單一市場。

該銀行已經面臨來自新一代虛擬貸款機構的激烈競爭,這些虛擬貸款機構接受渣打集團 (Standard Chartered Plc)、中國網路保險公司眾安保險 (ZhongAn Online P&C Insurance Co. Ltd.) 等重要支持者的大力支持。

匯豐銀行將未來寄託在中國龐大但放緩的經濟上,並連帶依賴佔公司近 75% 利潤的香港。而當該國政府與美國正進行著無數次的貿易衝突時,要讓全體穩定發展也顯得更加困難。

匯豐銀行與北京的關係在今年初受到嚴峻考驗,有消息透露該銀行因違反美國對伊朗的製裁並連帶影響中國電信巨頭華為,最終導致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華為和北京都因此被激怒了。

匯豐銀行的代表聲稱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配合美國的調查。一位匯豐銀行內部人士告訴英國金融時報,因為「無時無刻都有 200 到 400 人 (包括美國的監視器) 在銀行內部」。

匯豐銀行在被判定違反制裁和替墨西哥販毒集團洗錢之後,於 2012 年與司法部簽署了延長起訴協議。

到目前為止,匯豐的懇求似乎在北京沒有得到太多同情。該銀行明顯被排除在北京選定協助中國銀行設定銀行貸款利率的 18 家銀行之外。

在 8 月 2 日的一篇文章中,中國媒體環球時報甚至暗示,匯豐銀行可能是首批被列入北京製定的「不可靠實體」黑名單的國際公司之一。

鑑於匯豐銀行對中國市場的巨大依賴,這些情況的發生,對他們的影響將是非常巨大的。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