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對立若續升級 貨幣戰的極端風險不能被排除

美中對立若續升級 貨幣戰的極端風險不能被排除(圖:AFP)
美中對立若續升級 貨幣戰的極端風險不能被排除(圖:AFP)

通常大多數經濟學家不會這麼想,但美中間的貿易鬥爭可能變成貨幣戰威脅的可能性真的不能排除。

Rabobank 資深外匯策略師 Jane Foley 在報告中表示,「幾乎沒有人會懷疑過去幾天中美間貿易戰已經升級。但現在的問題是最近的事件是否會引爆全面的貨幣戰,以及雙方交火將延伸多久。」

美國財政部週一 (5 日) 晚間正式將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因為北京方面允許人民幣在離岸及在岸人民幣市場上以每美元兌 7 元以上的價格交易。

分析人士指出,很諷刺的是,在中國有效地避免干預市場以支撐人民幣之後,卻被稱為「操縱者」。

這就是說,許多分析師認為,在川普上週無預期對未遭課稅的 3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 10% 關稅後,北京允許人民幣跌破市場參與者長期以來稱為「警戒線」的決定,被認為是之後人民幣進一步惡化可能性的「鳴槍示警」。

自上週開始的美股大跌在中國人民幣走勢後於週一加速,出現 2019 年最大單日跌幅,道瓊工業指數下跌超過 700 點,跌幅 2.9%,而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下挫 3%。

在週二 (6 日) 中國將人民幣中間價設定在高於觀察家的預期後,貨幣相關緊張局勢似乎有所緩解。分析人士還指出,美國將中國指定為操縱者似乎絕大多數只具象徵意義,並認為只是以一種想要限制潛在影響的方式進行。

週二美股收復了前一交易日的部分跌幅,但分析師表示,由於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他們對進一步波動的可能性保持警惕。

經濟學家表示,任何一國為了獲得競爭優勢而削弱其貨幣的作法都會產生重大風險,並對其可能的效果提出質疑。

Foley 說,「人民幣匯率大幅且快速的走勢會給全球經濟帶來衝擊波。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商品進口國,也是亞洲地區生產的大量商品消費國。人民幣走軟可能因此引發更廣泛的貨幣戰爭。」

與此同時,她指出,川普想用口頭干預來降低美元的價值,這種作法是不太可能成功的。

儘管上週聯準會 (Fed) 降息 2​ ​5 個基點,並預計明年將進一步降息,但美元仍保持彈性。Foley 表示,這是因為其他央行也採取了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加上美元在國際支付系統中的主導地位,這可能會在投資人拋售股票和其他風險資產期間刺激對該貨幣的需求。

她說,「如果貿易緊張和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導致風險資產更廣泛地崩潰,美元可能會兌一籃子貨幣繼續走強,儘管同時避險貨幣如日圓瑞士法郎都可能會受惠。」

與此同時,Foley 和其他分析師也都懷疑美國直接干預貨幣市場的努力史上曾經成功過,而且其他面臨相同弱成長和低通膨環境的國家會配合美國一起削弱美元價值。

但考慮到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分析師不願排除這種情況,即使白宮經濟顧問 Larry Kudlow 上月表示干預不是選項之一。

Oxford Economics 資深經濟學家 James Watson 說:「全面性貨幣戰很難發生,因為史上美國干預外匯市場絕大多數都被證明是無效的,人民幣持續貶值將使中國的資本可能外逃。」

James Watson 指出:「但隨著中國政策制訂者更加傾向弱勢人民幣,美國政策制訂者越來越強硬,貨幣戰的極端風險是不能被排除的。」

人民幣匯率走勢
人民幣匯率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