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眼超越狀元 醜小鴨變天鵝 Lyft完美IPO掛牌

Lyft在納斯達克掛牌。(圖:AFP)
Lyft在納斯達克掛牌。(圖:AFP)

多年來,Uber 試圖透過積極的融資和玩弄一些小技巧在產業中領先 Lyft (LYFT-US) 和其他競爭對手。2017 年,Uber 前任 CEO Travis Kalanick 甚至在一段影音中吹噓與 Lyft 競爭是「小事一樁」。他說:「我打敗他們了。」

但是週五 (29 日),Lyft 擊敗 Uber 成為第一家上市的共乘車公司。

週五早上,Lyft 在納斯達克市場開盤時的交易價格為每股 87.24 美元,比其 IPO 價格上漲超過 20%,但在當天收盤時漲幅拉回,收報 78.29 美元,漲幅為 8.7%。

它在華爾街的掛牌交易相對於預計將於今年稍後上市身價數十億美元的幾家科技新創公司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其中包括 Pinterest、Slack、Postmates 和 Uber。

Lyft 週四 (28 日) 以每股 72 美元的價格定價其 IPO,估值約為 240 億美元。該金額高於原先的每股 62 至 68 美元的建議價格範圍。

Lyft 創始人 Logan Green 和 John Zimme 以及其他公司高管,在距離納斯達克數千英里之外的洛杉磯一家前汽車經銷商處按鈕宣告上市掛牌交易。在當地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中,Lyft 團隊宣布計劃每年投入 5000 萬美元或 1% 的獲利 (以較大者為準),以支持城市的交通計畫,就從洛杉磯開始。

Lyft 創始人 Logan Green 和 John Zimme 以及其他公司高管,在距離納斯達克數千英里之外的洛杉磯一家前汽車經銷商處按鈕宣告上市掛牌交易。(圖:AFP)
Lyft 創始人 Logan Green 和 John Zimme 以及其他公司高管,在距離納斯達克數千英里之外的洛杉磯一家前汽車經銷商處按鈕宣告上市掛牌交易。(圖: AFP)

Zimmer 在活動中說,「Lyft 已經成功克服了最大的困難,因為我們始終優先考慮我們社群和公司的長期永續成長。」

Zimmer 和 Green 於 2012 年推出 Lyft,目標是重新考慮交通和擁有汽車的必要性。該服務迅速成為比 Uber 更友好的替代品。Lyft 在早期用毛茸茸的粉紅色鬍鬚標誌它提供服務的車輛,鼓勵乘客坐在前座,甚至在上車時與司機碰拳打招呼。

然而,在它大部分歷史中,Lyft 向來被視為距離 Uber 有很大距離的第二名。後者投入數十億資金,並迅速擴展到全球新市場。然後在 2017 年,Uber 因其職場文化和客戶抵制而登上頭條新聞。包括 Kalanick 在內的高層管理人員先後離職。

雖然 Uber 執行了損害控制,但 Lyft 趁機募集了更多資金,擴展到數十個城市並從競爭對手處贏得不少市占率。根據其提交的文件,Lyft 在美國共乘市場中的市占率從 2016 年底的 22% 飆升至 2018 年 12 月的 39%。

Green 去年接受《CNN Business》採訪時表示,「我們就像自虐的傳教士,」「我認為人們在看到我們的使命,或者我們關心照顧他人時,總會認為這意味著我們在競爭時會變得弱勢。」

不過,競爭已讓兩家公司付出不少代價。Lyft 的淨損在 2018 年攀升至 9.11 億美元,比其他美國新創企業在 IPO 前一年的虧損要多。不過它可能不會保持這個紀錄太久。Uber 上月表示,它在 2018 年損失 18 億美元

Renaissance Capital 管理以 IPO 為主 ETF 負責人 Kathleen Smith 表示,「這種情況真的令人震驚,太令人震驚了。」「無法獲利的榮景在公開市場上吃不開。」

儘管虧損慘重,但 D.A. Davidson 分析師 Tom White 在本月的投資者報告中表達了對該公司的樂觀立場,理由是全面性的共乘車市場「持續成長」以及「Lyft 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國市占率增加和動能」。

Lyft 現在正在向投資人展示其品牌的力量,以維持成長動能。

Lyft 營運長 John McNeill 在本月發布的投資人路演的宣傳影片中表示:「現在,共乘車已成主流,我們相信用戶會逐漸選擇具有品牌親和力和價值標準的平台。」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