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鴿派Fed+美中貿易緊張漸緩 成今年人民幣的穩定條件

圖:AFP
圖:AFP

由於投資人擔心美國經濟成長出現下滑壓力,加上聯準會 (Fed) 對於升息態度較為鴿派,導致美元指數近期呈現弱勢,同時市場風險偏好也大幅轉變。

人民幣去年一度出現貶破 7 的巨大壓力,但在美元走弱後,一口氣轉向勁揚。1 月 11 日,在岸人民幣美元 16:30 收盤價為 6.7482,周線一口氣大升 1163 個基準點,升值幅度為 1.72%,創下 2005 年 7 月匯改以來最大周線升幅。人民幣匯率預期明顯好轉,短期來看人民幣匯率很可能延續穩定升值的趨勢。

短期來看,美元走勢存在兩個隱憂,首先,由於在美墨邊境圍牆方面的爭執,川普並沒有與國會達成一致協議,同時川普拒絕結束聯邦政府部分停擺狀態,隨著美國聯邦政府停擺時間拉長,負面衝擊將逐步擴大。

其次,川普不斷抨擊 Fed 的升息行為,使讓市場擔心 Fed 的獨立性是否會受到影響。上述風險的持續發酵,短期內將讓美國經濟及政策陷入混亂的狀態,拖累美元

2019 年人民幣多空要點

長線來看,2019 年大環境的變化仍是左右人民幣匯率一整年走勢的關鍵,隨著國際政經變數的不確定性紓緩,將能加強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性,升值的預期和波動區間將進一步受到限制。

對於人民幣升值的利多因素,首先要提到 FED 對於升息態度的轉變。FED 不但已釋出升息步調可能減緩外,還釋出調整縮表腳步的可能性。隨著 FED 轉為鴿派,美元流動性緊俏的壓力減少後,美元的支撐也將減弱。

圖: 民生銀行。
圖: 民生銀行。

從上圖可以看出,2018 年以來美元指數與美國 1 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一致,顯示隨著 FED 持續升息,流動性緊縮帶動短期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漲對美元匯率形成支撐。而在 12 月份 FED 態度開始轉為鴿派,配合美國 1 年期公債殖利率下滑,美元指數呈現回貶,顯示出美元流動性的變化仍是決定美元走勢的關鍵因素。

此外,美國經濟成長力道開始有減弱的跡象,雖然還不至於出現衰退,但對於美元的支撐也將降低。若未來國際政經的不確定性消散,如英國硬脫歐不會出現、中美貿易談判能達成協議,美元將可能更進一步走貶。

當然中國的經濟基本面目前也不樂觀,這對於人民幣的走升也形成不利的因素。從基本面看,2018 年人民幣缺乏明顯升值的動力,主要在於中美貿易戰衝擊,加上全球科技產業進入修正,均影響中國的經濟成長。

圖: 民生銀行。中國貿易順差與經常帳差額趨勢變化。
圖: 民生銀行。中國貿易順差與經常帳差額趨勢變化。

若從支撐中國經濟成長的三駕馬車之一的外貿來看,整體進出口成長率已走弱,同時,貿易順差規模與經常帳順差都呈現震盪下滑的趨勢。而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累計經常帳餘額罕見持續處在逆差之中,這對於中國經濟成長更形成巨大的壓力。

不過,即使中國經濟成長下滑有加速的跡象,但中國政府已經在去年底陸續提出振興經濟的方案,如加速基礎建設、向市場釋出流動性、汽車補貼可能將再展開,及減稅降費等一連串刺激經濟計劃。這些政策一旦落實到實體經濟內,中國經濟下滑壓力勢必減輕,這有助於減緩人民幣貶值壓力。

2019 年人民幣波動變小 趨向穩定

綜合來看,在經歷去年人民幣大幅波動後,今年人民幣應會相對穩定,人民幣高點差距可能不像去年來得大。整體來說今年人民幣走升的機會較大,除非 FED 對於升息態度又有新的轉變,或是中美貿易情勢急轉直下,否則美元走貶的趨勢暫時不易反轉。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