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通膨數據未大幅走高 說明債券不會進入熊市

債券市場在 2018 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面臨壓力。(圖:AFP)
債券市場在 2018 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面臨壓力。(圖:AFP)

對於債市來說,2018 年最常聽到的聲音,就是「債券牛市已死」。「債王」葛洛斯 (Bill Gross) 從今年 1 月就開始了這個說法,實際上,債券市場在 2018 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面臨壓力。

本週隨著債券遭到大幅拋售,這些猜想似乎已經漸漸成真。本週三,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開始突破 3.2%,是 2011 年以來新高水準,30 年公債殖利率升破 3.32%,創下 2014 年之後的新高。同時間,帶動全球債市殖利率的急升。

美國經濟好轉推升債券殖利率

殖利率攀高的同時,也代表債券價格下挫。促成這場債券災情的原因,最受歡迎的解釋,包括美國經濟強勁,聯準會謹慎收緊貨幣政策的結果;加上退休基金等主要基金的減持,以及創紀錄的押注空頭部位的影響。

Axa Investment Managers 固定收益投資長 Chris Iggo 表示,在不斷哭喊「狼來了」之後,債券市場本週反映的,似乎是過去太低估美國經濟的好轉。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 這兩日更是賣力宣揚,美國經濟表現非常良好,會繼續執行漸進升息行動。Bessemer Trust 首席投資策略師 Holly MacDonald 表示,鮑爾一再釋放鷹派訊息,意味著人們意識到他非常認真看待貨幣收緊的政策。

通膨數據仍是關鍵

問題在於,當前的債券走勢,究竟是短暫的現象,或是代表債券熊市已至?

一些分析師認為,有理由相信現在還只是前者。

以本週的動盪來說,可能有兩個技術性的理由。首先,美國企業在 9 月中旬到期的減稅政策之前,追逐長期債券,並且在截止日期過後需求下降。與此同時,美元避險成本的突然上升,也意味著美國債務現在對海外買家的吸引力大大降低。葛洛斯就特別強調了避險成本的影響力。

另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是美國通膨數據仍然偏弱。

一般來說,經濟增長應該會導致薪資上漲和價格壓力,但是當前卻沒有反映這種狀況。由此觀察,債券拋售的主要推動因素,是預期利率上升,而非擔憂通膨,這不利於債券殖利率繼續走揚。

MacDonald 說:「除非我們看到通貨膨脹大幅上升,否則很難看到真正的債券熊市。」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