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對美債需求反彈 中國7月拋債力度六個月最大
※來源:華爾街見聞

中國連續第二個月減持美債。(圖:AFP)
中國連續第二個月減持美債。(圖:AFP)

在中美均採取貿易行動的 7 月,全球對美債需求有所反彈,但中國連續第二個月減持美債,持倉規模創六個月新低,拋售力度為六個月來最大。

美國財政部美東時間 18 日本周二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雖然仍是美國最大的海外債主,但 7 月中國(內地)所持美國公債規模降至 1.171 兆美元,為年內第二低規模,僅次於今年 1 月的 1.1682 兆美元,而且當月持倉環比減少 77 億美元,減持規模為 1 月以來最大。6 月中國減持 44 億美元,5 月持倉規模為僅次於 3 月的今年第二高水平。

事實上,7 月美國長期資本流入反彈,凈流入 748 億美元,6 月為凈流出 365 億美元。美債的需求回升。持倉總規模排在十名開外的法國和挪威是美債的最大買家,7 月均增持過百億美元

TIC 報告還顯示,日本持有美債規模仍僅次於中國,7 月持倉環比增加 51 億美元,增至 1.0355 兆美元,6 月持倉創六年新低,環比減持 184 億美元

今年 7 月,在十大美債海外持有國家地區之中,有日本、愛爾蘭、盧森堡和沙烏地阿拉伯四個增持。6 月巴西曾超越愛爾蘭晉升美債第三大海外持有者,但 7 月減持了 4 億美元,排名回落到第四位。此前被海外視為中國持美債離岸仲介的比利時 7 月持倉排在第 12 位,當月持倉減少 2 億美元,為四個月來首度減持,6 月增持 42 億美元

以下 TIC 截圖展示了 2017 年 7 月至 2018 年 7 月主要國家地區每月持有美債規模,單位為 10 億美元。7 月,美債的最大買主為法國,買入 176 億美元;挪威緊隨其後,增持 111 億美元

俄羅斯狂拋美債加速去美元 中日境況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俄羅斯和土耳其分別從今年 5 月和 6 月起不再被列入 TIC 的美債主要海外持有者名單。今年 4 月俄羅斯的美債持倉環比幾乎劇減 50%,5 月減幅至少將近 40%。

面對美國制裁,俄羅斯加速去美元化,主要有二:一是大規模拋售其所持有的美國公債,大舉擴增黃金儲備;二是對更多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用人民幣支付,使用比例在近幾年呈現迅猛提升勢頭。

彭博社認為,土耳其退出主要持有者表單的背景是,與俄羅斯一道遭遇了趨嚴的美國經濟制裁和貿易懲罰措施。7 月,土耳其在連續七個月的減持之後,小幅增持美債。但進入 8 月,美俄、美土關係急劇惡化,未來不好預測退表之後的美債減持力度。



體量較小的國家自身外儲在市場中體量也較小,他們在美債市場可以更輕易的買入和拋售。對於中國和日本這種體量巨大的國家來說,美國公債市場依然會是外匯存底的第一選擇。

首先,中日和美國之間的貿易來往密切,也基本都以美元結算,美國公債市場對於中日兩國來說都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其次,放眼全球市場,很難再找出第二個能有容量來接納有如此巨大體量的參與者,並且波動相對穩定的市場。

7 月美債和人民幣均下行 中國外儲不減反增

今年 7 月,美債價格走低,10 年期美債殖利率繼續上行,逼近 3%。自 6 月起兩個月來在岸人民幣累跌逾 6%。但這都未拖累中國外儲增長。

中國央行公布數據顯示,同在 7 月,中國外匯存底連續第二個月回升,超出預期增至 3.1070 兆美元

交行金研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師鄂永健分析認為,從影響外匯存底規模的主要因素來看,匯兌因素對 7 月外匯存底規模變動的影響較小,債券估值因素則對其略有負面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外儲規模的上升,表明當前跨境資金流動形勢總體穩定,資金保持凈流入態勢。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評價稱:「外匯存底增加意味著跨境資金流動總體穩定」。

申萬宏源宏觀邱滌凡估算,若剔除估值效應影響,7 月核心外儲增加約 80 億元,連續四個月保持小幅增長態勢,顯示中國當前沒有資本外流壓力。邱滌凡還預計,隨著美元指數高位震盪,8 月外儲有望小幅增加至 3.12 兆美元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