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新興市場面臨「恐怖三重奏」
※來源:華爾街見聞

高盛總部。(圖:AFP)
高盛總部。(圖:AFP)

投行高盛外匯主管 Jeff Curries 寫道,目前新興市場面臨三大難題--即高利率、油價上漲以及強勢的美元--歷史上被稱為「恐怖三重奏」。

Curries 認為,由於融資成本上漲,資金外逃至美國,導致新興市場不得不去槓桿化。新興市場面臨的壓力之大也往往令這「三重奏」 周期不會持續很久,而是有可能發生短路事件,比方說市場崩盤。但後續的損害是持續性的,這三大難題往往導致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放緩。

Currie 寫道,「這三重奏周期往往預示着以下兩大事件其中之一:1)周期中期停頓的出現 2)周期末的轉折點的出現。」

但 Currie 並不認為此次」三重奏」的出現即意味著目前周期的結束,相反,高盛仍看好全球經濟以及風險資產。上個月,高盛才剛上調了科技股的評級,並認為 FANGS 這幾支股的牛市還將持續好幾年。

Currie 認為,「第一,價格曲線並沒有像以前的轉折點那樣反轉(現在如果殖利率曲線反轉甚至不一定能保證得到過去那樣多的關注)。第二,大宗商品有更多下跌空間(地緣政治問題可能影響供給)。第三,實際美元貿易加權指數並不像過去的三重奏周期那麼強勁。」

但是 Currie 警告,如果利率與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高,而美元卻依然堅挺,目前新興市場問題可能加劇。

「一個典型的例子:今年巴西的卡車司機罷工--對相關活動造成的打擊--發生在以巴西雷亞爾計算的汽油價格達到歷史最高紀錄的時候。」

Currie 指出,2000-2010 年,以低利率,大宗商品價格不斷上漲以及美元貶值為特點。他認為,「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油價上漲削弱了美元,並產生了過多的儲蓄,這些儲蓄又重回美公債市。這導致美債殖利率的下降,從而導致新興市場融資成本的降低。 較低的融資成本又導致大宗商品需求的增加。總之,這個良性循環導致了三個 R,即聯準會再通膨,再平衡和再融合的策略。這種動態也在 2017 年末到 2018 年初呈現過。 」

但是,如果發展過度,這種良性循環可最終變為一個高利率,商品價格下跌和美元強勢的惡性循環。央行的政策也由三個 R 變成三個 D,即通貨緊縮 (Deflation)、去槓桿化 (Deleveraging) 和分歧(Divergence)。

「2014-2016 年就是這樣,當時融資成本上升迫使新興市場去槓桿化,從而導致對大宗商品需求減少,並進一步打壓大宗商品價格。反過來,低價格又減少了儲蓄,加強了美元。」

Curries 認為,

「今天,良性周期不會像 2000 年代那樣持續那麼久,因為,很多新興市場的儲蓄與投資相當,大宗商品的高價格造成更大的需求,並減少過多的儲蓄。美國也沒有由油價導致的赤字帳戶。從歷史上看,中國需求是大宗商品價格的主要推動因素,在這些加強周期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即使在 2015 年美國頁岩油生產繁榮期間,美國供應只起到部分作用;在那個時期,中國對原油以及大宗商品的需求也出現萎縮。今天,美國的原油需求正在增長,就像中國一樣,而且美國經濟強勁。同時,委內瑞拉,利比亞,伊朗這些地區的供應中斷困擾着石油市場,使得油價的上漲不那麼令人滿意。」

如果要扭轉目前的惡性循環,使之成為良性循環,高盛認為,利率、美元或石油必須有一個要跌。最重要的是「三重奏」裡面,某些部分必須要捨棄,才能讓新興市場重新獲得穩固的基礎。而這三個當中,最佳選擇是美元,特別是石油的基本面仍然強勁。

但隨著聯準會繼續收緊貨幣政策,這好像不太可能。目前川普總統試圖用迫使歐佩克增產的方式,打壓油價。Currie 提到,在 2000 年 10 月,三重奏曾出現的時候,克林頓總統也試圖從油價着手,但那時民主黨失去了選舉,隨後出現了經濟衰退。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