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是時候給川普算清幾筆賬了!

摘要:《人民日報》發文稱,現在中美之間的博弈,最終起關鍵作用的不是看誰贏得起,而是看誰輸得起。經貿領域的博弈從來不可能是單向度的獲益,而是兩敗俱傷,從長遠看、從整體看、從戰略看,一定是美國輸不起,也會傷得更重。

第一筆賬:美國目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在全球到底算老幾?

川普一直說美國第一、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這幾乎成了美國當前制定戰略與政策、採取明智或不明智行動的源頭。讓人感覺好像美國早已經不行了,早就不是世界第一了,不是那麼偉大或者強大了。

在美國皮尤調查中心的民意調查中,認為世界上最強大國家是中國的竟然超過了是美國的比重,中國也有個別學者認為中國已經遠超美國。世界上一些國際組織、機構、智庫和學者也為此立論,諸如世界銀行、IMF 早在 2014 年就提出按照購買力評價中國 GDP 總量超過了美國的結論。

美國、中國和整個世界真的有必要搞清楚,美國在世界上到底算老幾?某種程度上,這是美國戰略轉向正確與否的前提。

美元的霸權地位來說,美國仍然是世界第一,而且保持第一的時間不會太短。2011 年在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舉辦的全球智庫峰會上,基辛格當時在發言中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說歷史上美元替代英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言外之意就是人民幣替代美元也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所以,從美元的地位看,美國霸權地位短期內不會消失,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仍然是世界老大。

從經濟總量特別是人均 GDP 看,美國也將在相當長時期內保持世界第一。2017 年按照年均美元匯率換算,美國的 GDP 總量為 19.36 兆美元,占全球 GDP 總量的 24%;中國的 GDP 總量為 12.2 兆美元,占全球總量的 15%,占美國的 63.2%。假如按照中國未來年均增長 6%,美國年均增長 2% 計算,中國經濟總規模與美國持平的話,需要到 2035 年實現。

美國現在在全球到底算老幾?這不能靠感覺、錯覺和幻覺,而要用數字說話。即使到 2035 年,中美兩國經濟總量持平的時候,按中國最新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中國是 13.7 億人,而美國目前是 3.2 億人,按人均 GDP 中國與美國還有 4 倍多的差距。如果按人均算,中國至少還要 50 年以上才有可能和當前美國人均 GDP 持平,與此同時,美國經濟總量和人均擁有量肯定還會增加。

從科技和教育看,尤其是高科技產業,美國目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總體上也排在世界第一位。美國匯聚了全球 70% 以上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世界科學研究前沿大約 8 成來自美國,在世界 500 強科學研究機構 2015 年度排名中,美國有 198 家大學和科研機構進入,排在前 10 名研究機構中有 9 所來自美國。在全球的前沿領域中,美國在 143 個前沿領域都有核心論文入選,且在 108 個前沿領域的核心論文數排在第一位。二戰以前,英國人和德國人獲諾貝爾自然科學獎最多,二戰後美國幾乎壟斷了自然科學的獎項。

從製造業發展水平看,美國製造業水平總體上處於中高端,創新能力排在世界第一位。儘管中國製造業產值從 2010 年超過美國,居全球第一位,目前占世界製造業產值 25% 以上,一些領域從跟跑到並跑,個別領域到領跑,但從總體上看,還處於產業中低端向中高端轉型升級的進程之中。中國工信部長苗圩曾經把全球製造業分為四級梯隊,第一梯隊是以美國為主導的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第二梯隊是高端製造領域,包括歐盟、日本;第三梯隊是中低端製造領域,中國屬於第三梯隊;第四梯隊主要是資源輸出國。

從美國軍事實力看,美國還會在相當長時期處於世界第一。2018 年美國軍費超過 7000 億美元,占全球三分之一強,而中國軍費僅占美國的四分之一,美國每年軍費支出規模比世界前十名國家中其他九個國家的總支出還要大。美國出售軍事武器量絕對世界第一,占全球武器售賣量的 34%,銷往 98 個國家和地區。

當然,美國還有很多方面是世界第一,如跨國公司的數量世界第一,國際知名品牌世界第一,網路根服務器和服務能力全球第一。所以,讓美國第一、讓美國再次強大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美國在世界上縱橫捭闔,近幾十年製造和參與戰爭付出了十幾兆美元的代價,美國國內貧富懸殊,美國社會心理損傷嚴重,但從根本上看不出有讓美國再次強大和重回世界第一的問題。

美國的根本問題不是來自外部的競爭博弈和威脅,而是美國國內的分裂和日益顯性化的社會矛盾。中國更不構成對美國的威脅,當代中國、剛剛從站起來到富起來的中國是美國發展的助力,而不是阻力,除了常識性的中美經濟日益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外,習近平主席的胸襟與在處理中美關係上始終保持的耐力、定力和主動塑造能力是保持中美關係總體平穩的決定性因素。川普現在戰略轉向,過早、過快、過度、過分地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者和遏制對象,真的是選錯了時代、選錯了對手、選錯了方向、選錯了方法,也選錯了競技場。

第二筆賬:在中美經濟關繫上,美國到底是受損者還是獲利者?

這個賬也需要和川普總統算一下,怎麼看、怎麼算美國都是獲利者而不是受損者。川普總統認為美國受損最大的是什麼呢?是掛在嘴邊的貿易逆差。

但是,貿易逆差恰恰是美國的收益而不是付出。因為國際貨幣體系從 1971 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之時,美元就成了信用貨幣,不再與黃金掛鈎,美元本質上就是一張紙,就是國家信用支持下的一個貨幣符號,這張紙幣不管多大的面額,其成本就是一張 4 美分的紙幣,美國用一張張紙幣購買了大量的實物商品,實際上從哪個國家進口多,就從哪個國家獲益多。

在這個意義上,美國從中國獲益最多,因為中國貿易對美出口的貿易順差占了美國貿易逆差的 40% 以上。實際上中國用低價格、大量的實物商品支撐了美國的高消費、高福利、低成本、低價格、低通膨,這本來是對美國巨大的貢獻,但卻成了被譴責、被制裁、被索要利益的口實,這不僅滑天下之大稽,上演着新時代的「農夫與蛇」的故事,也損害美國正在和繼續獲得的巨大利益及美國人民的福利。如果說作為一個總統,連這樣的道理和實際占到的便宜利益都不敢承認的話,那就確實有失水準。

第三筆賬:到底是美國負天下人,還是天下人負美國?

現在美國總統覺得幾乎世界各國都對不起他,到底是美國對不起大家還是大家對不起美國,這個問題從更長一段時間看,才能說得更清楚。從歷史上看,美國之所以成為最大最強的國家,而且長期保持美國第一,是因為美國占盡了世界的便宜,而非美國吃了大虧。

第一,美元霸權。美國把信用貨幣做成了結算貨幣,做成了儲備貨幣,做成了直接交易的貨幣,賺了全世界的錢,賺了世界的實物商品,還一次一次地「剪羊毛」,占了世界的大便宜。1971 年尼克松總統單方面宣布廢止美元與黃金掛鈎、廢止各國貨幣與美元掛鈎,導致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這實際上是美國對全世界的最大的一次爽約,在世界貨幣體系演化中,美國爽約的後遺症至今無法治癒。

第二,2008 美國爆發金融危機是從國內次貸風波開始的,這個危機放大到全球,引發了全球的金融危機,美國是肇事者。美國通過印鈔權印發了大量鈔票,實行四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利用美元在全球仍具有的准國際貨幣地位,逐漸轉移了國內危機並化解了膨脹起來的巨額虛擬衍生品,但是歐洲債務危機、發展中國家經濟重創此起彼伏,近 10 年從來沒有消停。

第三,美國製造的地區危機包括局部戰爭,包括敘利亞、伊拉克、兩伊戰爭,戰爭導致了國家分裂,導致了難民潮,成了世界性的危機。2015 年,由於敘利亞危機等原因,全球一年就新增難民 6000 萬人,德國採取了開放的難民政策,幾年湧入幾百萬難民,甚至導致默克爾政府遇到空前難題和批評。而美國卻拒絕難民進入。

第四,美國原來是國際貿易投資、國際秩序的締造者、引領者、建設者,現在則開始走向反面。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退出巴黎協定,甚至揚言如果達不到美國要求準備就退出 WTO。可以看出,美國把自己親手締造的國際組織、主導或倡議的精神、經過幾十年努力建立的國際規制與秩序,把曾經引領性的正確主張、原則和對多邊具有引領性的約束放棄了。

第四筆賬:中美如果產生對抗性博弈,到底誰會傷得更重?到底誰會輸不起?

現在中美之間的博弈,最終起關鍵作用的不是看誰贏得起,而是看誰輸得起。經貿領域的博弈從來不可能是單向度的獲益,而是兩敗俱傷,從長遠看、從整體看、從戰略看,一定是美國輸不起,也會傷得更重。長期困擾美國的一系列社會痼疾不可能靠貿易戰解決,而只能是火上澆油。

一是美國聯邦債務將會繼續增加。歐巴馬就任時,美國聯邦債務 10.6 兆美元,2017 年 7 月近 20 兆美元,美國人均約 6 萬美元。如今,川普繼續大力舉債,增加軍費、增加基礎設施投資,僅減稅一項初步測算將增加支出 1.4 兆美元。歐巴馬政府曾兩度關門,川普政府去年也遭遇關門的危機。貿易戰只會增加美國的高債務,細思極恐。

二是中美兩個大國一旦貿易戰,將危及國際經濟秩序和貿易秩序。現在中國和美國的貿易總量占全球的 25% 左右,經濟總量占全球的 40% 左右,人口總量占 23% 左右,貨幣在 SDR 籃子裡面,美元人民幣占到 52%。中美合則兩利,斗則雙輸,中美合起來占全球這麼大的比重,真的是大到不能破,大到不能倒,大到不能對抗和互疑。中美合則世界穩,中美斗則世界亂,中美破則世界衰。

三是中國不會俯首帖耳,一定會採取有效措施進行反制。中國不願打貿易戰,但也不怕打貿易戰,一方面主動化解矛盾,另一方面絕不會坐以待斃,指望中國不進行反制簡直是天方夜譚,美國的非理性保護主義終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回顧美國原來採取的貿易保護主義,主要是限制高科技的產品出口,結果倒逼了中國高科技產業加快發展。特別重要的是,美國有很多大宗商品的主要出口市場在中國,包括飛機(到 2030 年的訂單是 2000 架),包括大豆、糧食、牛肉等農產品,也包括一些高技術產品。

中國是美國出口商品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如果失去了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對美國的出口將是重創。當然,打貿易戰我們也會有損失,但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中國與周邊國家的經濟關係日益緊密,逐步形成了全球市場多元化的布局,使我們不會因為在貿易上缺少美國而走上絕路,而美國則會因為缺少了中國而受到重創。

四是美國會因此大幅度降低國際威信。美國的做法對國際貿易規制和貿易理論產生了顛覆性破壞,今年 2 月,美國耶魯大學經濟學家斯蒂芬 · 羅奇在題為《如何輸掉一場貿易戰》文章中指出,貿易戰使美國處於不利地位並破壞國際秩序穩定;貿易戰中不存在致勝戰略,作為一個法治國家,美國很難在一個以規制為基礎的全球貿易體系之外行動。持這樣觀點的有識之士在美國不在少數。從目前情勢來看,川普把貿易戰當作一場全球性大買賣,作為討價還價的博弈場,將是持久戰和常態,對美國貿易戰持堅決反對態度的所有國家,國際組織的作用與規則,都無法拉回這匹已經出軌、準備大戰一場的「野馬」。歐盟國家中的德國、亞洲國家韓國日本、北美的加拿大墨西哥對貿易戰反應比中國更加激烈,假如美國貿易戰大棒掄向 101 個對美國有順差的國家,世界範圍的經濟大戰硝煙瀰漫之時,也是美國斯文掃地之日。

總之,今後的中美關係還會繼續向前發展,儘管會風吹浪打,不能閒庭信步,但一定會繞過暗礁尋找到合適的路徑,到達更加光明的彼岸。有一點也應該指出,儘管中美關係幾十年總體上是向前發展的,但也充滿了矛盾和問題,川普執政期間這種摩擦、博弈和競爭仍是常態,而川普如果聽任鷹派主張將開弓之箭對準中國,使摩擦、博弈和競爭的振幅和烈度加大,是絕對不會有好結果的。

全世界都已經看到,中國正在努力倡導更好的國際關係特別是大國關係的智慧之道,使中美關係從整體上看是合作性的博弈、合作性競爭,而不是對抗性的博弈與競爭,使全球更多的國家和地區共商共建共享發展之路與和平之路。中國是得道者,中國是包容者,中國也將一定是獲勝者。敦促川普總統與慫恿者懸崖勒馬,三思而後行,立即終止已大錯特錯的行動,不要再犯新的錯誤。處理好中美關係,可不是像發推特一樣隨便說說的事情。

* 本文來自人民網論壇,原標題《川普變本加厲,是時候給他算清幾筆賬了!》*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