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Spotify IPO成功 那麼華爾街的麻煩就大了?

※來源:華爾街見聞
如果Spotify IPO成功,華爾街的麻煩就大了?(圖:AFP)
如果Spotify IPO成功,華爾街的麻煩就大了?(圖:AFP)

摘要:Spotify 採用直接掛牌的方式上市,突顯了與華爾街的微妙關係。有人懷疑大型投行可能秘密希望 Spotify 上市之初強烈震盪,否則擔心這一非常規路徑進展過於順利,將令其他「獨角獸」爭相仿效,令投行的傳統上市承銷收入銳減。

全球最大的流媒體音樂服務商 Spotify 周二在美國紐交所 IPO 上市。本次既不發行新股也不尋求融資,更沒有僱傭華爾街投行做承銷商,而是採用直接掛牌(direct listing)的方式,成為市場焦點。

Spotify 在美股開盤後三小時(美東中午 12 點半)終於開始交易,開盤價 165.90 美元,較紐交所盤前發布的參考價 132 美元高出 26%。開盤市值為 296 億美元,或創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首日市值 2339 億美元和 2012 年 Facebook 首日市值 817.4 億美元以來的赴美第三大科技 IPO。

Spotify 開盤前還有個小插曲,即紐交所在慶祝時不小心升起了瑞士的國旗,但 Spotify 是總部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公司。雖然沒人介意這個錯誤,但可能突顯了 Spotify 和華爾街之間的微妙關係。畢竟作為今年重大的科技「獨角獸」上市,Spotify 選擇了放棄華爾街做承銷商。

據財經媒體 CNBC 分析,有人懷疑大型投行可能秘密希望 Spotify 上市之初強烈震盪,或者至少直接掛牌得不到資本市場的熱捧。否則擔心這一非常規路徑進展過於順利,將令其他「獨角獸」爭相仿效,令投行的傳統上市承銷收入銳減。

去年華爾街的現金獎金平均值為 18.4220 萬美元,較 2016 年年增率大漲 17%,重返金融危機之前高位,並接近 2006 年的歷史新高。高盛 CEO 貝蘭克梵認為,雖然全行業的固收交易收入基本從 2009 年的峰值砍半,但不少華爾街大行的投行業務利多。

Spotify 自己也在招股書中披露,直接掛牌存在首日交易更為波動的風險,交易量大小也不能確定,可能對其股東和雇員出售普通股造成負面影響。但公司創始人兼 CEO Daniel Ek 着力看淡這一影響,在周一晚間的部落格中寫道,上市不應該是公司最重要的一天,焦點不是上市首日「濺起多少水花」,上市不會改變 Spotify 的定位、使命和營運目標。

諮詢機構 SmartAsset 首席執行官 Michael Carvin 認為,如果 Spotify 直接掛牌的方式成功,其他私募融資很順利的公司可能會效仿。但直接掛牌本身有一定難度,也存在風險。Spotify 的優勢在於客戶基數龐大,其他不這麼知名的公司模仿起來可能不順利。

紐交所總裁 Tom Farley 也在採訪中試圖平復華爾街的焦慮。他認為 Spotify 是獨特的案例,其他公司可能不符合直接掛牌的資質,因此不認為 Spotify 的路徑成功就會顛覆傳統上市流程。Spotify 不僅有無限的資本獲取能力,還有全球知名的品牌,付費訂閱用戶高達 7000 萬,月活用戶高達 1.6 億人,公司本身和業務模式被全球熟悉和理解,世界上沒幾家公司保有這種地位。

風投 Manhattan Venture Partner 分析師 Santosh Rao 認為,如果 Spotify 直接上市取得成功,Airbnb 和 Uber 可能也會採取這種方式,這兩家公司的規模要比 Spotify 大許多。

Spotify 的直接掛牌確實創下了紐交所的先河,以往這種上市方式僅被小公司使用,且僅在那斯達克上市。據 CNBC 介紹,很多分拆出的子公司、剛走出破產重組的公司,以及更換掛牌交易所的公司上市採取這個路徑。在 SEC 註冊的 REITs 上市也用直接掛牌,因為 SEC 要求每 18 個月就為 REITs 定一次價,在 IPO 前就已經有了「公允價格」。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