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王葛洛斯:聯準會年內升息3-4次太誇張 2%利率是全球經濟承受上限
※來源:華爾街見聞

聯準會年內升息3-4次太誇張?(圖:AFP)
聯準會年內升息3-4次太誇張?(圖:AFP)

摘要:葛洛斯認為,一旦美國利率超過 2%,美元走強將影響新興市場增長,並可能導致歐洲央行和其他發達市場央行過早收緊貨幣政策。美國和全球經濟槓桿率過高,在 2% 的通膨環境中,2% 的利率是其上限。 

「債市之中蟄伏着一隻冬眠的熊,它正在從較低通膨以及央行過度寬鬆導致的長期看漲趨勢中甦醒。」

在 3 月 22 日公布的最新月度展望報告中,債王比爾 · 葛洛斯稱,聯準會今年升息 3 至 4 次的預期有些誇大,與此同時債券熊市將緩慢到來,但不具備威脅性。

此前一天,聯準會宣布升息 25 個基點,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上調至 1.50%-1.75%。決議公布後,10 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走高,一度升破 2.93%,創將近一個月新高。

據聯儲官員預計,2018 年底聯邦基金利率為 2.125%,2019 年底聯邦基金利率為 2.875%,2020 年底聯邦基金利率料為 3.375%。

葛洛斯對此十分擔憂。他在報告中指出,美國和全球經濟槓桿率過高,在通膨 2% 的環境下無法承受聯邦基金利率處於 2% 以上。

他希望聯準會謹慎行事,並說道:

一旦利率超過 2%,美元走強將影響新興市場增長,並可能導致歐洲央行和其他發達市場央行過早收緊貨幣政策。在我看來,在 2% 的通膨環境中,2% 的利率是其上限。

債市殖利率方面,葛洛斯指出,10 年期美債殖利率比起 2016 年的低點高出了近 150 個基點,在 2018 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這一數字應在 3% 上下浮動。另外,這一水平將最終促使德債和英債殖利率上升。

附葛洛斯全球金融市場 3 月投資展望報告,全文翻譯如下:

有人認為,人類正在進步,文明也在變得更加「文明」。我對此卻有所懷疑。樂觀主義者會指出,全球政治的關注焦點有二,一是人權,二是在種族和性別平等的問題上零散又緩慢的前進腳步。但這兩樣都屬於社會價值觀,通常與人類對邪惡的寬容毫無關係。摩西十誡中存在一條「不可殺人」,自有其原因。然而我們對彼此的肆意屠戮仍在繼續。對於年輕人而言,斯大林與希特勒的暴行似乎已是遠古之事,但柬埔寨前總理波爾布特親手打造的「殺戮之地」、中東地區數百萬迷失的靈魂以及非洲部分地區正在進行的部落大屠殺接踵而至,佐證了政府或宗教為了保衛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和民主所犯下的「惡行」。「上帝」似乎戴着許多高帽,又幾乎總是為某種特定的意識形態辯護着。「天佑美國」?希望如此。但為什麼上天不保佑古巴或剛果呢?沙文主義的禱文能夠成為紐帶,但當它被用於以似是而非的理由屠殺大量民眾時,也擁有毀滅性的力量。美國自認為是自由和平權的捍衛者,然而事實證明,在越南、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其他地方,這些理想不堪一擊。

我曾參與過其中一場戰爭。我想我應該自我反省,對 22 歲的自己,甚至是現在 73 歲的自己的所作所為提出質疑。我經常這麼做,而這或許就是我質疑人類進步的部分原因。如果我當殺手當得心甘情願,我如何能指望別人和他們的政府不做同樣的事呢?我做不到。但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試圖去理解人類進化緩慢的原因十分重要。對我而言,威廉 · 戈爾丁在其傑作《蠅王》之中給出了最佳詮釋。一群先前還天真無邪的少年在荒島上尋找兇殘的「野獸」,自我求生欲最終讓他們自相殘殺。「也許確實有野獸,」其中一名男孩說道,「但也許這裡只有我們自己。」或許這「野獸」就是我們自己。或許人類根本從未進化。我希望未來的機器人能更好地理解摩西十誡。如此一來,當它們接手時,我們的社會才會更加文明。

「債市之中,目前的『野獸』並不像是個殺手,而更像一頭冬眠的熊。它正在從較低通膨以及央行過度寬鬆導致的長期看漲趨勢中甦醒。」

低通膨與央行過度寬鬆的兩種情況似乎都在逆轉,但對投資者而言,相比於過去,這種漸進的逆轉相對沒有太大威脅。目前,10 年期美債殖利率比起 2016 年的低點高出了近 150 個基點,在 2018 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這一數字應在 3% 上下浮動。聯準會預計今年自 3 月開始升息 3 至 4 次,這一預期似乎有些誇大。美國和全球經濟槓桿率過高,在通膨 2% 的環境下無法承受聯邦基金利率處於 2% 以上。一旦利率超過 2%,美元走強將影響新興市場增長,並可能導致歐洲央行和其他發達市場央行過早收緊貨幣政策。金融市場方面,蟄伏在債市和股市的「野獸」就是槓桿率,雖然很難判斷適可而止的程度,但經濟大衰退確確實實告訴了我們,明斯基是對的——「穩定才會帶來不穩定」,不錯的行情與較高的價格會給投資者帶來錯誤的樂觀情緒。我希望鮑威爾領導下的聯準會已經吸取了教訓,他們應該謹慎行事,全球其他央行也是如此。

我之所以這麼寫,並不是因為我支持低利率以及金融抑制。事實上,我一直主張的是,如果小型儲戶和養老基金、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繼續扮演關鍵的資本主義者角色,重新調整資金組合十分必要。我和聯準會理事、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里均認為,現下不能仿照美國前財長安德魯 · 梅隆在上世紀 30 年代的做法,通過「清算資產」將金融系統的超額迅速抹去。與央行壓低利率恰恰相反,美國應該逐漸溫和地讓利率回歸私人影響。在我看來,在 2% 的通膨環境中,2% 的利率是其上限。

因此,投資者應該預期今年美債殖利率處於 3% 上下,這一水平將最終促使德債和英債殖利率上升,分別達到 1% 和 1.75%。在此重申,全球債市仍非野獸,更像一頭冬眠的熊。野獸或將在之後到來,就像機器人接管未來社會一樣。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