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能源革命的失敗:搜刮民脂來補貼新能源發展
※來源:華爾街見聞

圖片來源:afp
圖片來源:afp

新能源發電的成本更高,增加電費來補貼可再生能源的政策也不得民心,梅克爾的能源革命障礙重重:嘴上支持綠色環保的選民,並不願意掏錢來支持梅克爾的能源革命。

週日,德國聯合組閣談判破裂,總理梅克爾必須面對組建少數派政府、或是重新大選的選擇。歐元在週一晨間下挫逾 70 點。

除去廣為人知的移民問題以外,在環保問題上,德國各方政黨也難以達成一致。

梅克爾在 2010 年提出「能源轉型」,希望向低碳、環境友好的能源轉型。2014 年,德國設定了具體的量化目標,其中包括到 2020 年,溫室氣體排放相比 1990 年減少 40%,到 2030 年減少 55%。

這是非常有野心的計劃,也得到了各方的支持。但是隨著德國可再生能源遍地開花,溫室氣體的排放卻有增無減。

德國能源行業調查 AGEB 稱,預計 2017 年全年,德國溫室氣體排放將小幅上升(升幅小於 1%)。這會是 2015 年以來,德國碳排放的連續第三年回升。

這也意味着,2020 年減排 40% 的目標將難以實現。德國環境部稱,到 2020 年預計只能完成 32% 的減排。

但是相比之下,美國的完成度就比德國要高得多。美國能源部在 2007 年 2 月,設定了未來三十年的能源生產及使用預期。而 2016 年的數據顯示,美國人已經達到了這些預期——甚至在部分領域,做得比十年前的預期好得多得多。

美國數據供應商 Statista 稱,2016 年,二氧化碳實際排放,比十年前的預期少了 24%。煤炭發電量比預期的要低 45%,而天然氣發電比預期的高出 79%。

基建方面,2016 年的太陽能裝機量,驚人地比十年前預測的高出 4813%。

這種差異,主要來自德國可再生能源的成本高漲。依賴工業經濟的德國,是一個離不開電力的國家。在風能、太陽能發電都失靈時(沒有風、也沒有陽光),就需要傳統燃料來發電。德國目前仍有 40% 的電力來自煤炭發電。

新能源發電的成本更高,比超額排放溫室氣體需要補繳的環境污染費還要高。環保發電的積極性受到影響,德國的天然氣發電只占發電量的 9.4%。而美國的天然氣發電比例約在 30%。

2011 年日本發生輔導核泄漏事故後,梅克爾又作出承諾,到 2022 年,將逐漸淘汰核電,這讓新能源的發展更為困難。

另一方面,《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提到,2000 年到 2015 年期間,企業和家庭大約增加了 1250 億歐元的電費,來補貼可再生能源,德國由此成為歐洲電費負荷最重的國家之一。

德國家庭的電費大約是 36 美分 / 千瓦時,但美國只要 13 美分 / 千瓦時,幾乎是德國電費的三分之一。高昂的電費也是梅克爾在大選中失利的原因之一:嘴上支持綠色環保的選民,並不願意掏錢來支持梅克爾的能源革命。

值得注意的是,德國極右翼政黨 AfD 主張立即終止梅克爾的能源革命,幫助該政黨在大選中獲得了 13% 的得票,1945 年來首次進入議會。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