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沒子彈了?Fed不排除負利率的聲音越來越大

伯南克。(來源:AFP)
伯南克。(來源:AFP)

《MarketWatch》週六 (10 日) 報導,從美國聯準會 (Fed) 幾位相關官員近期表態來看,他們似乎不排除在下回經濟嚴重衰退時,採取負利率政策來對抗。即使在 2009 及 2010 年金融危機最淒慘的時期,Fed 也還拒絕使用這個政策選項。

例如紐約聯邦儲備銀行 (New York Fed) 總裁 William Dudley 週五 (9 日) 接受《CNBC》訪問時表示:「有些 (歐洲的) 經驗暗示,我們或許可以採取負利率,且這麼做的成本並沒有預期高。」他補充,Fed 之前在美國經濟表現最差、距離央行目標很遠的時刻,也決定不採取負利率,因為有些擔心付出的成本大於獲益。

Fed 前主席伯南克 (Ben Bernanke) 在金融危機期間,曾考慮使用負利率,但最後還是打消念頭。他前週接受《彭博社》電台訪問時解釋,原因是他「害怕」零利率會對貨幣市場基金帶來負面衝擊,擔心他們的管理費無法負擔支出,以及聯邦基金市場可能無法運作。當時 Fed 內部人員告訴他,這樣的政策效益不太大。

不過歐洲過去 1、2 年的發展,已令他改變想法。包括歐洲央行 (ECB)、瑞士、丹麥及瑞典的央行都採取小幅負利率,使得伯南克如今表示,一些歐洲國家採取的負利率政策有效,使得他認為,未來 Fed 可能會考慮這麼做。儘管伯南克補充,這項工具並非萬靈丹,但會是提供額外的政策支撐。

事實上,立場最鴿派的明尼亞波里斯聯邦儲備銀行 (Minneapolis Fed) 總裁 Narayana Kocherlakota,在 Fed 上個月發布的官員利率預期點狀圖中,已預見負利率。他表示願意將利率往下推,以提振美國就業市場;因為後者繼去年表現強勁後,已呈現停滯。

贊成負利率的密西根大學經濟學教授 Miles Kimball 說,這就像我們習慣的降息一樣,在許多方面有效。但若要讓負利率產生重大效果,便必須接受實質貨幣貶值,讓有些人難以接受。例如存在銀行的 100 美元,過些時間只值 98 美元。正因為爭議性大,Fed 不太可能會是第一個大規模嘗試負利率的國家。

儘管如此,負利率的優點仍持續吸引人,尤其考量到美國面臨生產力成長低落的前景。Kimball 便表示,採用負利率後,經濟總體需求將不再難得見到。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