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鉅亨新視界

〈走進中國〉時代變了?年輕人拚命省錢 以前「炫花」 現在「炫省」

鉅亨網編譯鍾詠翔 2023-11-20 08:0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年輕人以前「炫花」,現在「炫省」。(圖:Shutterstock)

過去,他們是最會花錢的一群人,如今,他們是最會省錢的一群人。

今年「雙 11」,不同於以往瘋狂剁手,「精省人」們,早就做好了省錢攻略,他們流轉於各大購物平台,下單唯一的宗旨就是:一定要拿到 CP 值最高的商品。

除了省,他們還追求精緻。省下來的錢被用於體驗性消費,他們看重事物內在本質,享受效用、健康、愉悅、有品質。所以,消費並非生活的目的,而是抵達生活的手段。

 據《界面新聞》旗下《每日人物社》報導,年輕人精緻省錢的背後,傳達一種理性消費的觀念,不再把錢花在商品符號上,而是建立在自身的真實需求——因為我需要,所以它值得買。

年輕人正在「炫省」

猶豫了好久,葉梓柳(化名)還是決定去買她心心念念的 Apple Watch。

那是被大家戲稱為「美麗小廢」的手錶。26 歲的葉梓柳剛工作不久,打算趁「雙 11」來臨之際,入手犒賞自己。她想著,既然錶盤耐看,戴上以後能檢測身體數據,「反正總有用處」。

她在各大電商平台瀏覽了 Apple Watch 的價格,發現不同平台的優惠花樣百出。她舉棋不定,又繼續網上搜索,看到很多人和她一樣,都在等待所謂的「全網最低價」。

一位網友曬出自己花約人民幣(下同)2,200 元買到的最新 Apple Watch Series 9 系列手錶,該網友用上了消費券和滿減券,又用銀行信用卡積分兌換平台優惠卡,累計共節省約 800 元。

「太虧了!」對比之下,那些為多花了幾十塊、上百塊錢而自嘲的「大冤種」們,都在為已經流出去的錢而懊惱不已。

今年「雙 11」,社交媒體上,曬購物車的人數少了,分享怎麼樣買到便宜貨的人越來越多。葉梓柳就發現,身邊的人漸漸從「炫富」變成了「炫省」。

大家似乎都厭倦了繁雜的滿減規則,以及套路化抬價操作。為了「反套路」,針對各個購物平台的「省錢攻略」應運而生。快手和天貓合作了《雙 11 省錢指南》,邀請快手全站達人曬出自己的省錢秘籍。本著「應省盡省」的態度,不斷有網友圍觀「抄作業」。

從精緻窮到精緻省

曾經,「雙 11」還是葉梓柳一年一度的「吃土」大會。她記得在上大學的時候,為了適應南方冬天,到「雙 11」都會購入遠超自己一個月生活費的棉襖、靴子、護膚品,有時還買好些零食。她依靠信用卡「延後」買單。

一旦養成超額花銷的習慣,信用卡額度就會越來越高,消費欲望也變得沒有節制。直到有一天,當支出開始填不滿消費的額度,葉梓柳發現錢包已經完全被透支了。

像葉梓柳一樣,許多年輕人,也因為無止境地買那些遠超消費能力的商品,過上了精緻但窮困的「精緻窮」生活。

24 歲的小玫曾受「女生不買奢侈品就是對自己不好」這類觀念的影響,養成了比較瀟灑的花錢習慣。第一次發工資後,她立馬就下單了神仙水。後面,她習慣了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買衣服、買化妝品,每月都有 4,000 元到 7,000 元的賬單等著付,於是,到賬工資都成了過手。這妥妥過成了「外表光鮮亮麗,實則兜裡沒錢」。

正如網上流行的一段對「精緻白領」的調侃:他們穿上始祖鳥的衝鋒衣和 Lululemon 的瑜伽褲,手上戴著 Apple Watch,腳上穿的是 Salomon,耳朵裡塞著 AirPods Pro,端著 Manner coffee,背上 FREITAG 展開精緻的一天——是消費主義的鮮明符號鑄造了所謂的精緻。

在李非非(化名)身上,就出現了經歷過多消費之後的急剎車。

李非非看清了現實:碩士畢業後,他換過太多工作:策展人員、電影院檢票員、街道辦聘員、中學圖書館管理員…… 沒一件工作超過一年,他靠消費麻痺自己,彷彿一直處於「混吃等死」的狀態。

現在,不僅是李非非在消費上變得克制,整個社交媒體上都開始倡導一種節儉主義。年輕人花錢變得更加清醒了。

從「精緻窮」到「精緻省」,就是在保證性價比和追求消費體驗的基礎上,降低消費成本和物質欲望。年輕人僅僅是不會在沒必要的地方花錢,但他們不會降低對生活品質的追求。

更重要的是,精緻省錢透過強化對生活的掌控感,還成為一種緩解焦慮的辦法。

李非非多次換工作後,現在在一家軟體研發公司當行政人員,平時也兼職一些策劃工作。下班之後,switch 遊戲依然是他放鬆的主要工具。以前,因為工作而焦慮的時候,他一度沉迷遊戲。現在,購物和遊戲都是平靜的。

情緒穩定了,購物也變得理性了。

文章標籤

鉅亨號貼文

看更多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