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鉅樂部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Empty
雜誌

2023年人民幣持續走貶 中國銀行全球排名恐大跌

台灣銀行家 2023-11-08 08:50

撰文:右本沖

中國人民銀行接連降息,導致人民幣匯率走貶,再加上大型外資撤出,將衝擊中國銀行業在全球排名。

世界知名金融雜誌英國《銀行家》(The Banker)在 7 月公布了 2023 年全球 1 千大銀行排名(採用 2022 年底財報資料),中國工商銀行連續 11 年蟬聯榜首,其他中國銀行也名列前茅,本來《銀行家》評論是,即便美元走強,中國銀行業仍在增長,然而,《銀行家》也強調,美元匯率可能會影響中國銀行在 1 千大的排名。

英國《銀行家》所公布的全球 1 千大銀行排名中,以資產總額、核心資本作為比較,不論是核心資本或是總資產排名,前 4 名為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和中國銀行。

《銀行家》雜誌公布 1 千大 中資銀行蟬聯榜首

全球前 20 大的銀行分別是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美國的摩根大通銀行(JP Morgan)、美國銀行、花旗金融集團、富國銀行、中國交通銀行、滙豐銀行、招商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西班牙的 Credit Agricole、日本三菱日聯、法國巴黎銀行、高盛、工業銀行、上海浦東發展銀行、中信銀行、西班牙 Banco Santander 銀行。

前 1000 大銀行中,有 140 家中資銀行上榜,都是連續 2 年或 2 年以上上榜,《銀行家》指出,儘管強勢美元的影響(2022 年對人民幣升值 9%),但總體而言,中國持有全球 32.67%的核心資本和 27.69%的資產。相較於中資銀行,美國的銀行受益於強勢美元,2023 年上榜銀行數量增加 10 家,總數達到 196 家,比中資銀行多 56 家。儘管如此,美國的核心資本基礎僅增長了 1.51%。

從獲利數字排名來看,中國銀行資本大,獲利表現卻不如美國的大銀行,在資產報酬率的評比上,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排名在 419,農業銀行排在第 484、郵政儲蓄銀行排 616,而美國的摩根大通在一千家銀行中排第 355,優於中國前四大銀行。

美資大型銀行資產不如中資 但獲利能力不差

在 Return on Capital 項目排名,摩根大通更是排進 199,美國銀行排第 302 名,都超過中國四大銀行的 419 名到 528 名。

《銀行家》評論認為,中國在過去 10 年中一直是全球銀行業增長的引擎,但其核心資本總額(銀行財務實力的核心衡量標準)在 2022 年下降了 1.56%,至 3.3 兆美元。但如果以人民幣為基礎貨幣,增速將在 8% 左右。雖然結果要積極得多,但仍遠低於前 4 年的兩位數增長。

另外,標準普爾 S&P 500 也在 4 月根據 2022 年財報發布了全球 100 大銀行排名、亞洲 50 大銀行,前四名同樣也是中國四大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和中國銀行,第五名一樣是美國的摩根大通集團 JP Morgan。

標準普爾的銀行排名根據核心資本,資料日最晚到今年 3 月 31 日,其中比較特別的是法國巴黎、法國農業信貸銀行有進入前 10 名,為全球前 10 大銀行。

標準普爾指出,兩年上榜的 19 家中資銀行的總資產增長了 2.4%,截至 2022 年 12 月 31 日的 12 個月內,中國四大銀行的資產規模從 19.081 兆美元增長 4.1%至 19.871 兆美元。以綜合資產成長率來看,中國農業銀行則以 7.5%成長率超過四大國有銀行。

S&P500 亞太銀行榜 中國第一、日本第二

標準普爾也另外發布了亞太地區 50 大銀行排名,中資銀行以總資產 35 兆美元排第一,其次是日本銀行的 10 兆美元,再來是澳洲、韓國、香港、新加坡、印度,最後是台灣。

對於中國經濟的前景,以及金融環境的穩定,惠譽主權評等全球負責人 James McCormack 在人民銀行第一次升息之後,曾意有所指的說,「如果中國擴大資產負債表來支持經濟,我們可能會重新考慮調整主權信用評等」。

他說,因為對於一個單 A 評等而言,大陸目前債務占 GDP 的比重有點偏高。他進一步解釋,企業和銀行業增加的債務,最終可能轉化為「政府的實際債務」,因此惠譽還在就此進行評估。

中國債務問題 引惠譽信評等機構關注

所謂擴大資產負債表,可以視為降息的衍生,釋放出更多的流動性。但中國目前金融體系已經授命支持不斷傳出違約的房地產行業,資產負債表上的放款項目,意即資產項目雖然增加,但資產負債表外的風險卻不斷攀升。

此外,中國的「城投債」問題惡化,這些地方政府以稅收作為擔保品,透過金融機構發債,最近當山東省濰坊市的「城投債」獲得 2 年期展延,銀行遭官方強制放行,展延債務,業內人士稱為「技術性違約」。

今年 7 月,中國證監會對山東省內發布了 2023 年的第 96 號文件「關於進一步做好公司債券按期兌付的工作通知」,另一方面,《金融時報》報導,中國總理李強已派出工作組到超過 10 個財政最差的省份查帳,鎖定排名墊底的 10 個城市。

中國城投債是風險 人民幣續貶也是風險

根據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估計,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累計高達 94 兆人民幣(約 414 兆新台幣),萬一中國的中小銀行在未來 2、3 年被城投債拖累,按照中國官方慣例,也會由大型國有銀行出手相救,在城投債倒閉之前,這些放款的中小銀行資產項目增加,看似「成長與獲利」。

而且,中國人民銀行降息,導致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問題,人民幣今年以來從 6.7 兌 1 美元,一度貶值到 7.349 兌 1 美元,超過 2022 年最低點。

雖然中國的銀行長期在資產項目排名前段,但不論是英國《銀行家》的全球前一千大排名或者是標準普爾的全球 100 大排名,在統計時並沒有預期中國人民銀行竟然在今年 2 次降息,以拯救中國的經濟。這兩大排名也無法反映出中國特殊的金融體,以及資產負債表外的風險。

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 2022 年曾經從年初的 6.3 貶值破 7,但去年 12 月底收盤落在 6.89 兌 1 美元,一年內貶值 9%,但《銀行家》雜誌仍讚揚中國的銀行表現穩健,然而,隨著今年中國人民銀行 2 次降息,中資銀行在全球的排名勢必受到影響。

外資持續撤出 中國人行放貶有壓力

繼加拿大「安大略教師退休基金」今年 4 月解散位在香港的投資團隊後,9 月,挪威主權基金(NBIM)也宣布,關閉中國上海投資辦公室。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在 9 月 6 日宣布,將關停旗下的中國靈活股票基金。外資相繼撤離中國,對人民幣匯率相當不利。

中國自 2001 年加入世貿組織到 2014 年外資不斷匯入,人民銀行大量製造流動性,後來房地產大幅成長,人民銀行仍有製造流動性的根據,直到房地產泡沫,現在靠地方政府城投債製造流動性,此時,外資開始撤離,亞洲地區又蠢蠢欲動的醞釀貶值競賽,將使得中國金融業資產負債表內和表外的風險大幅攀升。

中國人民銀行動作甚為關鍵,再降一次息?根據是什麼?撐到美國明年降息?能撐住嗎?萬一美國聯準會 11 月認為通膨惡化,再升一次息,人民幣豈不就瞬間貶破 7.4 兌 1 美元大關嗎?中國內部各經濟部門會受到多少衝擊?中國的企業和散戶已經出現搶購美元的潮流。

9 月 11 日,人民銀行在北京召開了金融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專題會議,找來 8 家相關的外匯交易商開會,似乎意圖阻止人民幣驟跌,宣布「堅決對擾亂市場秩序者懲處」、「堅決防範匯率超調」,強調金融管理部門「有能力、有信心、有條件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看來,官方影響中國經濟與金融部門的重大決策,將會在接下來逐一出台。

來源:《台灣銀行家》167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台灣銀行家






Empty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