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亞太經濟展望和資產配置

【胡一帆專欄】亞太經濟展望和資產配置。(圖:AFP)
【胡一帆專欄】亞太經濟展望和資產配置。(圖:AFP)

今年全球經濟面臨不少波動和挑戰,Omicron 引起新一波疫情、大宗商品價格高檔,美國聯準會升息,以及歐洲目前的地緣政治局勢。 亞太由此面臨兩大風險,分別為能源價格升高及貨幣政策緊縮。

能源價格升高—即布蘭特原油平均價格達到每桶 100 美元的情況,有可能使亞洲的 GDP 增長率至多下降 0.5 個百分點,但各個經濟體受到的影響各不相同。印度和東南亞大多數經濟體由於貿易不斷惡化,將受到最為嚴重的衝擊,而印尼和馬來西亞因是能源淨出口國,不太容易受到影響。

亞洲正處在通貨膨脹的風暴眼之中。通膨上升使得風險資產出現波動以及長期債券收益率升高,並最終使得央行緊縮貨幣政策。該地區的整體消費者價格指數目前為 3% 左右,有可能在上半年升高,因服務和能源價格上漲,並且亞洲貨幣兌美元匯率下跌。在後 Omicron 時期重新開放,這有可能推動通膨進一步升高,但在年內晚些時候,隨著刺激舉措撤回,通膨應該會降溫。

升息提前到第二季的可能性越來越高(普遍預期是在下半年升息)。大多數亞洲新興經濟體的官方外匯儲備正在下降,因美國升息預期升溫、且進口成本上升。之前在能源價格上漲的同時 Fed 進行升息的時期(2005 年和 2018 年)導致官方外匯儲備下降 6–15%。這通常預示著匯率將會疲軟,之後會通過升息來追趕通膨趨勢。

另一方面,中國央行保持寬鬆貨幣政策,預測今年存款準備金率將會下調一到兩次,進一步下調中期借貸便利利率,以及放鬆信貸。 中國廣義信貸的復甦勢頭 1 月同比增長 10/5%, 全年穩健增長。財政政策持續發力,減稅降費力度加大。我們預測全年 GDP 增速會達到 5% 以上。

按照政策進行投資

平均來看,我們預計亞洲(中國除外)的央行至少會升息 50 個基點。但印度、菲律賓和印尼有可能早於預期實施力度大於預期的貨幣政策緊縮。雖然並非我們的基礎情景,但日本也有可能會開始朝著這個方向前進,有可能在 2022 年下半年首次調整收益率曲線控制(即 10 年期日本政府債券收益率升高)。因此,投資者可通過聚焦在亞洲緊縮貨幣政策的受益者(例如金融股、能源股)和中國寬鬆貨幣政策的受益者(例如基建股、材料股),尋求把握住這些分化的政策動態。 

專欄為作者個人立場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瑞銀財富管理亞太區投資總監及宏觀經濟主管,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0.00%

$10,000

原投組報酬率

0.00%

$10,000

投組標的成分

    延伸閱讀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