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益債利差逼近歷史低點 分析師指出三大原因

高收益債利差逼近歷史低點 分析師指出三大原因 (圖:AFP)
高收益債利差逼近歷史低點 分析師指出三大原因 (圖:AFP)

數據顯示,當前高收益債利差正處於歷史低點,凸顯出投資人的風險胃口已經擴大。分析師認為有三項主要原因可提供解釋,分別為市場樂觀情緒、美債殖利率偏低以及投機級債券 (Speculative-grade bond) 指數的結構轉變。

截至周三 (14 日),彭博巴克萊美國高收益公司債指數 (Bloomberg Barclays U.S. high-yield corporate bond index) 與 10 年期美債的殖利率利差為 2.75 個百分點,本月稍早更一度降至 2.62 個百分點,觸及 2007 年 6 月以來最低,歷史低點為 2007 年 5 月時的 2.33 個百分點,分析師認為,有三項因素可解釋上述情況。

首先為市場對經濟前景的樂觀態度。雖然近期 Delta 變種病毒肆虐和聯準會 (Fed) 收緊寬鬆政策的可能性,導致市場走勢震盪,華爾街樂觀情緒仍普遍高漲,其次為當前美債殖利率偏低,促使投資人轉向高風險資產,以尋求更好的報酬率。

此外,相較於以往,如今投機級債券指數存在更多信用評級相對較高的債券。

數據顯示,目前 ICE 美銀美國高收益指數 (ICE BofA U.S. high-yield index) 當中,高達 54% 債券平均信用評級達 BB,為信用評級最高的非投資級債券,比重高於 2 年前的 47%,和 2008 年金融危機前的 38%。

疫情爆發以來,經濟衝擊在債市掀起一波降評潮,卡夫亨氏 (KHC-US)、福特汽車 (F-US) 等企業信評接連遭打入高收益債等級,BB 級債券名單也因此膨脹。

花旗 (Citigroup) 美國信貸策略主管 Michael Anderson 表示,高收益債逐漸成為這些大型企業的所在地,無論是質量還是評等,這些企業都具有較高水平。


延伸閱讀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