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低檔買盤湧現,投資人加碼股票型ETF

※來源:富蘭克林

彭博資訊 ETF 統計:評價面吸引力上升,資金湧向中國股票型 ETF

美國國會刺激法案難產,川普再次提及美中脫鉤,並將中國最大半導體公司列入黑名單制裁,進一步推升美中緊繃關係,同時受疫苗研發雜音干擾及科技股漲多拉回,衝擊市場信心回落,拖累全球風險資產表現,近週資金淨流入以股票型 ETF 為主,依據彭博資訊統計,截至 2020/9/11 過去一週 ETF 基金淨流量顯示,整體股票型 ETF 資金近週淨流入 62.1 億美元,其中主要流入中國股票型 ETF,近週資金淨流入 33.1 億美元,其次流入全球及日本股票型 ETF,近週資金分別淨流入 16.1 億、4.5 億美元,歐洲股票型 ETF 近週淨流入 1.3 億美元,新興市場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0.9 億,而美國股票型 ETF 近週則轉為淨流出 0.77 億美元最多,亞太股票型 ETF 淨流出 0.73 億美元。(附表一)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全球股市連兩週下跌且走勢震盪加大,背後反映的是三月下旬低檔反彈以來累積偌大漲幅後的獲利調節、實屬技術面的良性調整,著眼多項指標顯示全球經濟仍在復甦軌道之上,加上第四季向屬傳統的消費旺季,有助延續風險性資產多頭行情,未來一周聚焦聯準會利率會議的政策前瞻指引,將牽動市場情緒及股債匯市表現,而蘋果新品發表牽動科技股投資信心,生技股併購活動回溫有助帶動股價表現。歷史經驗顯示,十一月美國選舉前股市走勢較為波動,建議投資人可依照個人風險屬性調整資產配置,度過短線波動期,並可趁近期震盪擇優布局,掌握長線趨勢商機。進入傳統金九銀十中國消費旺季,加上十月中國共產黨將召開五中全會研究十四五規劃,政策出台利多可期,而放眼新興國家當中,東北亞國家在疫情控制上成效較為顯著,經濟重啟與復甦步伐領先全球多數國家,亞洲企業在引領全球新經濟發展的道路上更具有舉足輕重地位,在消費升級、科技與數位化以及健康醫療等題材眾多,可列為新興股市的加碼首選。

富蘭克林坦伯頓生技領航基金經理人依凡 ‧ 麥可羅指出,擁有獨特產品的公司更能夠承受藥物定價及回扣壓力,因為沒有替代藥品,因而能維持較高的定價,看好同類最優 (best-in-class)、同類第一 (first-in-class) 或同類唯一 (only-in-class),以及藥品擁有龐大未滿足醫療需求,能夠為病患、醫生及支付方帶來臨床價值的生技公司。

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經理人強納森 ‧ 柯堤斯表示,擺脫危機後,我們預期知識工作者及消費者在保持社交距離時所使用的新技術,至少有部分 (若非大多數) 將繼續採用,而在危機前積極推動數位轉型的企業正在從這些投資中獲益,而此一趨勢主要有利科技及通訊服務產業,也讓投資者願意給予獲利增加的企業溢價。

亞洲股市外資動向與陸股北上 / 南下資金

美股延續先前一週由科技類股引領的回檔整理走勢,同時中國進口數據不如預期,近週新興股市同步下挫,過去一週外資於亞股普遍賣超,其中以賣超印尼股市最多,近週賣超 3.1 億美元,賣超台灣股市 1.8 億美元居次,南韓股市、泰國股市分別超 1.4 億美元及 0.5 億美元,印度股市近週賣超 0.03 億美元。北上資金近週持續淨流出,惟規模收斂至 5.8 億人民幣,同期間南下資金淨流入 66.0 億人民幣。(附表三、四)

過去一週整體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淨流入 47.3 億美元,其中主要流入美國固定收益型 ETF,近週資金淨流入 28.9 億美元,全球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近週資金淨流入 3.8 億美元,歐洲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近週資金淨流入 2.6 億美元,新興市場固定收益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1.2 億美元,新興 (當地貨幣) 固定受益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0.2 億美元;以投資信評類別觀察,投資等級債 ETF,近週資金淨流入 47.2 億美元,高收益債券 ETF 資金近週轉為淨流出 4.3 億美元。(附表五)

富蘭克林坦伯頓伊斯蘭債券基金 (本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莫海迪.柯弗表示,在各信用債市中,伊斯蘭債市屬於相對安全的類別,不僅下檔風險和波動度較低,而且與其他資產的相關性也低,主因伊斯蘭債券的產品設計中有特定之標的資產,債權人乃分享該資產的租賃收入,或買賣、投資獲利,利潤分享設計不同於傳統債券,且通常不涉及於過度槓桿操作的企業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固定收益產品之利率風險、流動風險、匯率風險、信用或違約風險外,由於本基金有投資部份的新興國家債券,而新興國家的債信等級普遍較已開發國家為低,所以承受的信用風險也相對較高,尤其當新興國家經濟基本面與政治狀況變動時,均可能影響其償債能力與債券信用品質。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
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行政管理相關費用。
本公司所提供之資訊,僅供接收人之參考用途。本公司當盡力提供正確之資訊,所載資料均來自或本諸我們相信可靠之來源,但對其完整性、即時性和正確性不做任何擔保,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人因信賴此等資料而做出或改變投資決策,須自行承擔結果。本境外基金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或申報生效在國內募集及銷售,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富蘭克林證券投顧獨立經營管理】投資基金所應承擔之相關風險及應負擔之費用 (含分銷費用) 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 (http://www.fundclear.com.tw) 下載,或逕向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