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世代更早有中年危機!唐鳳:我提前10年就碰到

※來源:商業周刊
行政院數位政務委員唐鳳。(攝影者郭涵羚/商業周刊提供)
行政院數位政務委員唐鳳。(攝影者郭涵羚/商業周刊提供)

文●楊倩蓉 

1999 年科幻經典電影《駭客任務》,今年確定開拍第四集。時隔 20 年,男主角基努・李維也邁入中年;那麼在數位的世界裡,「黑客」是否也有中年危機?

入閣前,曾是全球知名公民黑客的數位政委唐鳳,她的手機桌面就是《駭客任務》的經典畫面。她的人生至今有三階段:第一階段是天才兒童,第二階段是公民黑客,第三階段是目前數位政委身分,三個階段,都是她不同時期的網路人生。

今年 39 歲的她,正準備要步入人生中場 40 歲;不過,她卻說自己的中年危機「比一般人提早十年就碰到。」

12 歲就接觸網路,她的網齡已有 27 歲。在她看來,網路世界與實體世界是倒過來看的,壯年人的網齡可能只有幼稚園或是小學階段,但是一出生就接觸網路的年輕人,她的網齡甚至比壯年人還大。

她是怎麼看實體與網路世界的不同?以下是口述摘要:

我十年念了 3 個幼稚園、6 個小學、1 個國中就輟學了,大概 14、5 歲就出社會,比一般人早;一般人可能 4、50 歲才會感受到中年危機,我等於比一般人提早十年就碰到。

網路人生一階段:天才兒童
12 歲識網路,網齡高齡 27 歲

我 12 歲就開始接觸網路,如果要算我的網路年紀的話,我的年齡減掉 12,應該是 27 歲吧(笑)。

現在不到 30 歲的年輕人,他可能一出生就接觸網路,他在網路上比我還要資深;但如果你現在 5、60 歲,你才剛接觸網路,尤其是網路社群文化,才剛接觸 3、4 年的話,等於你才正要上小學,或是幼稚園大班的階段。

實體世界比較注重線性的人生,但網路是無時間性、無齡的狀態。我覺得最大的差別就是:為什麼我 14、5 歲就敢中輟?主要原因是跟我一起做研究的那些人,他們只是一個 Email,他們根本不知道我才 15 歲。實體世界有年齡歧視,但是網路看不到年齡,就不會歧視我了。

傳統上那些隱而不顯的歧視東西,在數位世界裡,對方只關注你的價值與他有沒有共通之處,而不是先去區分誰是長輩、誰是晚輩,這是我所說的無齡狀態。

網路人生二階段:公民黑客
30 歲創業,從公益利他出發

我在 30 出頭時,在業內等於是大公司的顧問,平常也沒有太多事情要做,一個不顧不問的狀態。那時候就發現,傳統上,個人與個人競爭及公司與公司之間的競爭我都經歷過了,好像也沒什麼好玩的部分。

所以我當時就想做公益行動,我跟類似我這樣狀態的人,透過每兩個月辦一次黑客松(馬拉松式的科技創作活動)的方式,從 2012 年底一直辦到現在。這次的創業就完全是從公共利益出發,沒有營利問題。

做為公民黑客,這個社群的特色就是每個人能夠貢獻的時間是非常長的。

像那些網路第一代的前輩,現在都 7、80 歲以上了,很多人還是有所貢獻,並沒有年齡歧視的問題;但是因為網路又不禁止任何新興方法,例如比特幣的出現,它不必問這些長者的同意,這是跟實體最不一樣的。

也因為在公民黑客這個社群裡,每個人的貢獻都是公開的,不會去搶別人的 credit(信用),等於在一個公開的帳本裡面,也比較沒有資歷這個概念,而是你對某方面有專長,比較像是你的作品集。

資歷是實體世界長幼的線性概念,但是網路世界沒有,有的只是如果你需要這方面協助,我剛好比較懂這個專案,我可以幫你做這部分,有點像是換工。如果有競爭或意見不合,馬上就分支組成另一個社群了,也不用問過誰,它造成一個很不同的文化。

網路人生三階段:數位政委
若沒太陽花恐入閣巴黎市府

其實,如果沒有去占領立法院的話,當然,現在也不會坐在這裡擔任數位政委(笑)。

我在入閣前,12 個月裡有 6 個月我都在巴黎,就是以巴黎為基地拜訪全歐洲,說不定當時就加入巴黎市政府不回來,可能也是在做類似我現在做的事;所以我才常常強調我是「work with government」,不是「for government」,不是為特定的政府工作,我是同時在跟全世界很多政府一起工作。

我想網路原生代在創新上沒有問題,但在創新後面還有一個——就是永續。永續的意思是等我們登出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希望這個世界的狀況比我們登入的時候要好,這個才是真正人生意義。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705 期。

來源:《商業周刊》 1705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