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探合約量驟降 離岸原油鑽探商恐面臨二波破產潮

鑽探合約量驟降 離岸原油鑽探商恐面臨二波破產潮 (圖:AFP)
鑽探合約量驟降 離岸原油鑽探商恐面臨二波破產潮 (圖:AFP)

今年疫情爆發嚴重衝擊能源需求,除了石油公司外,市場分析,在鑽探合約量下滑和債務攀升下,離岸鑽探服務供應商恐連帶受波及,並面臨 2016 年以來的第二波破產潮。

今年在油田服務產業中,表現最差的莫過於離岸服務業務,負責提供離岸油田鑽探服務的十大上市企業股價今年已下跌 77%。

(圖:Reuters)
(圖:Reuters)

根據 Rystad Energy 統計,石油需求受創下,今年以來,鑽探船隻利用率已跌至 60% 以下,鑽探活動水平亦出現回落。產業主管和市場分析師預計,受到石油公司紛紛取消或延遲合約影響,這個月的海上浮動鑽探機數量恐跌至 1986 年以來最低水平。

在預期未來油價反彈力道較弱的情況下,許多石油生產商紛紛退出需要每桶 60 美元才能獲利的原油鑽探項目,今年初以來,雪佛龍 (Chevron)、埃克森美孚 (Exxon Mobil)、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 (Petronas) 和荷蘭皇家殼牌 (Royal Dutch Shell) 等石油巨頭為節省資金陸續終止鑽探合約。

鑽探作業停擺為供應商幾乎帶來毀滅性後果,在七大離岸鑽探服務供應商中,已有四家尋求破產保護或債務重組,包含戴蒙德海底鑽探公司 (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諾布林公司 (Noble)、恩斯克國際公司 (Valaris Plc) 以及 Seadrill,另外兩家仍持續和債權人溝通。

事實上,在 2014-2016 年期間,油價曾一度自每桶 100 美元暴跌至 26 美元,當時靠著石油巨頭分散鑽探作業,使得失去合約的鑽探供應商獲得支撐,不過在當時,離岸服務商的財務狀況較現今強勁,且石油公司不像今年必須大幅削減資本支出。

鑽井經紀公司 Bassoe Offshore 分析主管 David Carter Shinn 表示,事到如今,離岸服務供應商可能需要報廢約 800 套浮動鑽探機,以幫助抬高機具出租率。

除此之外,市場分析認為,透過建立合資企業能夠幫助鑽探商共同分攤成本,過去經驗顯示,合資企業能夠更加專注於壽命較長的油田,同時降低合約風險。

Welligence Energy Analytics 副總裁 William Turner 表示:「這可能是前進的少數選擇之一,已經沒有什麼選擇能夠幫助降低成本,尤其在深水鑽探方面,供應商必須擁有創造力才能夠繼續生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