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美元債殖利率飆高 考驗中國控制資本市場能力

離岸美元債殖利率飆高 考驗中國控制資本市場能力 (圖:AFP)
離岸美元債殖利率飆高 考驗中國控制資本市場能力 (圖:AFP)

中國企業今年到期的離岸美元債高達 873 億美元,龐大的離岸債券部位,使得中國對資本市場的控制能力,正在遭受考驗。

隨著肺炎疫情重創全球金融市場,中國 AA 級本地債券 (相當於垃圾債券) 的殖利率利差降至三年來的低點;但離岸債券則相反,中國垃圾債券殖利率在 3 月下旬飆升至 14.1%,創下了八年來的新高。

相較於亞洲其他地區和在岸市場,離岸市場債券價格處於更高的風險中。如果殖利率繼續攀升,意味著中國企業為美元債務再融資更加困難且成本更高,尤其是民營企業。

中國離岸美元高收益債券和民企債券的發行主體是房地產開發商,與投資級債券和國企債券的利差均在上升,加上油價暴跌,顯然增加了高收益債券的信貸風險。

本地和離岸債券殖利率走勢的分歧顯示,中國政府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的影響力有限,儘管中國人行 (PBoC) 已將融資成本維持在多年的低點附近,減輕當地企業的債務負擔,但在美元市場上,由於投資者爭先恐後地持有美元,當地企業陷入了恐慌性拋售,結果就是殖利率飆升、新發債量暴跌。

中國企業美元債近兩周發行量暴跌。(來源:Bloomberg)
中國企業美元債近兩周發行量暴跌。(來源:Bloomberg)

香港阿達瑪斯資產管理董事總經理布 Brock Silvers 表示,對於中國境內投資者來說,可以遵照政策性彈性要求,雖然這並非是輕而易舉的要求,但對離岸投資者來說,可就不是那麼容易遵行照辦的。

更難的是,全球央行提供流動性的努力未能降低中國公司的海外借貸成本,聯準會 (Fed) 和歐洲央行 (ECB) 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措施,尤其是激進的購買公司債券計劃,刺激了投資者對這些市場風險的偏好,但中國將干預措施依舊集中在國內市場上。

中國天風證券副首席執行長 Zou Chuan 表示,北京政府可以決定放寬對國內投資者的限制,以刺激離岸資金流動,但目前官方已經表示不會這麼做,這使得美元投資者處於優勢地位,而國內機構投資者的離岸投資額度幾乎已經用盡。

中國政府一直不願讓國內資金過度流入海外市場,過去五年來,儘管對外資流入愈來愈開放,但仍加強了對境內資金流出的控制。

Zou Chuan 說,我們希望政府能夠通過取消對 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 額度的限制來打開離岸市場的大門,允許數千億美元資金流入中國的美元債券市場。

(本文不開放合作媒體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