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新興市場遭COVID-19暴擊 但......最痛一擊還沒來!

〈分析〉新興市場遭COVID-19暴擊 但......最痛那拳還沒來!(圖片:AFP)
〈分析〉新興市場遭COVID-19暴擊 但......最痛那拳還沒來!(圖片:AFP)

武漢肺炎 (COVID-19) 肆虐全球,新興國家也遭慘痛打擊,但最糟糕的狀況可能還沒出現。

許多新興國家恐比歐美更脆弱,不只因為其醫療保健體系缺乏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的能力,也因為危機曝露出其經濟和金融狀況中的許多弱點。

進退維谷

iShares MSCI 新興市場指數 ETF 今年迄今下降了 26%,但 BCA Research 首席新興市場策略師 Arthur Budaghyan 認為,「現在想拋售新興市場恐怕太晚了,但如果現在要進場承接也太冒險了。」

橡樹資本 (Oaktree Capital) 經理人週五的說法也反映了類似的觀點。Oaktree 新興市場機會和新興市場債務總回報策略經理 Julio Herrera 表示,新興市場債市流動性仍大量不足,且能源領域之外的估值還沒有下降到足以提供安全利潤的程度。

先前就處於困境  COVID-19 大流行雪上加霜 

印度、巴西等新興經濟體在危機發生前就處於困境,美元飆漲更加劇這些國家的財政壓力,因為這些國家與其企業背負美元債務,在本國貨幣暴跌時更疲於償還美元債務。墨西哥、哥倫比亞和奈及利亞在因應石油價格崩跌之際,債信評等還遭調降。

經濟學家、前印度央行總裁 Raghuram Rajan 表示,石油生產商習慣將預算平衡在每桶 50 至 60 美元之間,因此油價下跌造成他們壓力沉重。根據《華爾街日報》一項民調,今年第二季 Brent 油價預估每桶低於 28 美元,而 WTI 油價預料低於 25 美元

Gavekal 分析師 Udith Sikand 提到,雖然聯準會 (Fed) 與幾個重要的新興市場央行擴大美元互換額度,以舒緩美元供給立即緊縮的局面,避免新興市場融資危機失控,但在新興市場力圖遏止 Covid-19 疫情蔓延下,這問題離解決的那一日還差得遠。

Sikand 指出,各國不願採取一些典型措施來增加需求,例如,俄國、智利和哥倫比亞目前沒有太大的施展空間可以刺激大宗商品需求。墨西哥和南非這些更多元的經濟體,則在疫情爆發前就陷入經濟衰退。

印度這一類較國內導向經濟的國家經濟已然乏力,如今因疫情面臨嚴峻的挑戰。印度自 25 日起全國封鎖 21 天,民眾上街必須持有通行證。Lombard 印度研究部總監 Shumita Deveshwar 表示,如此嚴格限制的背後原因之一是:印度每 1000 人只有 0.7 張病床,是亞太地區中低收入國家中病床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同時,印度人口密集,根本不可能在擁有 13 億人口的國家中實施保持社交距離的政策。

印度已竭盡所能對抗衝擊,印度央行將回購利率下調 75 個基點至 4.4%,並推出 1.7 兆盧比 (228 億美元) 的刺激措施,試圖控制因疫情所需付出的經濟代價,但事實是代價可能依然高昂。其中一個原因是,新興市場多數工人都在非正規部門工作,幾乎沒有管道申請政府救濟,所以即便政府推出財政救助措施,也不適用在自己身上。

牛津經濟研究院估計,印度幾乎不可能在 4 月中前解除封鎖,且感染較嚴重的州可能會一直處於部分鎖定狀態,直到第二季度中期,估計 2021 全財年經濟成長將「大幅低於」3%,和印度成長目標 6% 相距甚遠。 TS Lombard 預料,印度全國封鎖可能會讓經濟成長率較 RBI 的預期減損至少 2 個百分點。

Deveshwar 報告指出,「封鎖措施對企業的損害會讓已陷入困境的銀行體系承受更大壓力,對於經濟廣泛復甦的目標是關鍵障礙。今年迄今,銀行股是受創最嚴重的類股之一,因為投資者越來越擔心原本表現良好的零售貸款,可能現在也將開始惡化。」

整個新興市場情況可能還會惡化,Sikand 表示,「任何認為其財政 (或貨幣政策) 失控的看法都會引發資本潰逃,這可能會迫使亞洲和拉丁美洲等外資比例較高的國家實行資本管制,從而綁住投資者, Sikand 警告投資者要「高度謹慎」,不要馬上跳入市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