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執行更聰明的投資策略?專家教你攻略

量化分析、基本面研究及大數據等三管齊下,方能達到更全面的風險管理。(圖:AFP)
量化分析、基本面研究及大數據等三管齊下,方能達到更全面的風險管理。(圖:AFP)

美國學者研究指出,長期而言,9 成以上的獲利來自於資產配置,但如何進行有效益的投資組合配置,是一門學問。法人建議,應該以量化分析、基本面研究及大數據等三面向多管齊下,方能達到更全面的風險管理。

不管是法人或是零售投資人,多數人都想想方設法降低投資組合的風險,Neuberger Berman Breton Hill 投資長 Ray Carroll 指出,部分投資人擔心景氣循環逐步進入晚期,部分則希望保護在過去十年於各類資產所賺得的報酬並將部分收益落袋,有更多投資人同時出於這兩個原因而有意減少曝險。 然而,現在要降低投資組合風險,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

降低投資組合風險 挑戰不小

傳統上,降低投資組合風險的作法不外乎以核心政府公債取代部分股票投資部位,但 Ray Carroll 認為,有鑑於目前的殖利率水準,此舉顯然不是最理想的作法。

有些人可能會想買進股票指數的賣權,試著規避部分的尾部風險。這種作法只適合那些自認有能力預測進出時機的人,且以中長期來看此法所費不貲。

Ray Carroll 表示,或許投資人可以思考另一種作法:在資產配置不變的情況下,以低風險與高品質因子作為股票投資部位的重心。低風險因子的起源最早可追溯至 1970 年代,具低風險特性的股票,其長期風險調整後報酬優於整體股市,且近年來表現不俗。

低風險因子確實有其優勢所在,有助於投資人發掘具有高度成長潛力的大型股投資機會。不過,Ray Carroll 認為,低風險因子並非完美無缺。首先,目前許多低風險、高品質股票的評價特別昂貴。其次,只要是侷限在此類標的的完全作多股票投資策略,無論如何地分散配置,相對於股市大盤的敏感度也很難明顯低於 80%-90% 的水準。

另類風險溢酬 締造良好表現

相反地,投資人或許可以考慮減持股票風險溢酬,並以部分的另類風險溢酬取而代之,例如賣出賣權-而不是買進賣權,針對那些有意保護投資組合的人賣出保護,並藉此賺取權利金。 

另一種作法則是在債券市場找尋「息收」來源,Ray Carroll 舉例,放空殖利率較低的美國與日本債券,以此作為資金來源並作多殖利率較高的歐洲債券,而不是單純地作多所有債券。貨幣市場或許也有類似的投資機會,特別是放空收益率較低的貨幣-例如歐元、匈牙利福林、或是以色列謝克爾,以此作為資金來源並作多高收益率的新興市場貨幣。過去這一年來,以上列舉的另類風險溢酬都締造良好的表現。

過於簡化進行另類風險溢酬 效率不彰

過去,投資人可能會以相當簡化的方式去掌握另類風險溢酬。Ray Carroll 以眾所周知的價值型風險溢酬為例,投資人只會作多那些本益比或股價淨值比最低的股票,並放空評價最高的股票。這樣的作法有些粗糙且效率不彰,且在當前的環境下,此舉亦可能招致顯著的風險。

Ray Carroll 表示,有時候投資人失心瘋地追捧昂貴的股票,確實能夠創造顯著的相對價值投資機會,讓投資人以極具吸引力的價格投資優質企業。科技泡沫時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如今,現在很難在市場上找到便宜或是價格受低估的股票。首先,部分優質企業的本益比雖然高於常態水準,但仍是具有吸引力的投資標的。換言之,現在那些本益比低於常態的企業可能是基本面出了問題-這就是典型的「價值陷阱」。

Ray Carroll 認為,投資人應向另類風險溢酬投資經理人詢問,如何發掘那些評價不低廉、無法通過價值型篩選標準、但仍具備投資吸引力的企業。

更聰明的執行投資策略

如何聰明持行投資策略? Ray Carroll 以路博邁投資流程為例: 一是量化 + 基本面:量化研究團隊借重傳統基本面研究團隊的經驗與專業,然而,這並非財經雜誌報導的「量化基本面」潮流,因為路博邁並非單純地將量化與基本面投資組合混雜在一起,而是以開誠布公、有系統的方式相互合作並交流意見。故此,量化投資團隊知道針對特定的產業或企業該著重哪些類型的資料,並產出傳統量化指標無法捕捉的投資洞見。

二是蒐集與分析另類資料集-意即「大數據」。所謂的大數據種類繁多,包括衛星照片、信用卡交易、對網站與法說會逐字稿進行自然語言處理等不一而足,能夠讓路博邁在分析歷史本益比之外,獲取更即時、更豐富、且可能更截然不同的研究洞見,深入瞭解企業未來的現金流量。

總的來說,在當前的環境下,管理投資組合風險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唯有更聰明的投資策略才有機會表現優於傳統的投資方式,但是有了聰明的投資策略,亦需要聰明的執行方式方能相輔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