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的資產配置

【胡一帆專欄】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的資產配置。(圖片:AFP)
【胡一帆專欄】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的資產配置。(圖片:AFP)

當市場沉浸在年初經濟勢頭正面、央行貨幣政策寬鬆以及中美貿易戰休兵等正面情緒之際,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在 2020 年 1 月集中爆發。由於擔心疫情擴散,亞洲股票下跌約 6%,油價挫低 14%,黃金及美國國債等避險資產上漲。市場對疫情的相對劇烈反應,表明在多數風險資產估值已高以及投資者持倉在相對高水位之際,市場特別容易對利空消息有所回應。如同過去一樣,此時利空導致的回撤幅度要大於週期初段估值相對低的時期。我們認為這些風險在我們的戰術投資期間(約 6 個月)實現的概率相對低。儘管如此,由於市場較為脆弱,關注這些風險仍有其必要。

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傳播的憂慮升溫,引起全球金融市場劇烈反應。我們關心的一個議題是,為何金融市場對新型冠狀病毒的關注度高過於季節性流感,後者一年導致的死亡人數更高。我們認為這是因為新冠病毒的特性仍不明朗,市場主要擔心的是其引發不可控的全球疫情。對病毒的恐懼可能促使政府、企業以及家庭採取嚴格的預防措施,以致於對經濟造成連帶衝擊。舉例說明,中國暫時關閉工廠活動可能為全球供應鏈帶來風險,尤其是這發生在全球貿易衝突的環境下。

由於對經濟和市場的衝擊難以精確預估,我們通過與以往事件比較來作出情景分析。2003 年的非典(SARS)事件與此次最為接近。我們預期中國第一季經濟增長會受重創,促使我們將全年增長預測下調 0.4-0.6 個百分點。鑒於大規模封城和工廠推遲復工,此次損失可能大於非典時期。不過我們預計疫情在第一季度會大幅度得到控制,所有負面影響將集中體現在第一季,從第二季起形勢將顯著改善。但如果疫情持續到第二季,並且社會經濟活動暫停的時間延長,那麼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可能更大。非必需消費品支出,尤其是旅行和娛樂消費,急劇下降,令整體經濟產出承壓。

另一方面,儘管我們假設與非典的情景相似,但此次經濟受影響的程度和持續時間可能有所不同。首先,此次中國政府的反應更加及時有力,廣泛的防控措施對生產和消費短期有較大影響,但若能儘快遏制疫情也意味著反彈會更快。第二,對整體零售業的影響不如以往明確,因為近四分之一的中國零售額已經是在網上進行的。最後,政府支持政策有力,中國經濟大概率有序放緩。穩增長是政府的重中之重,隨著產出下降,採取大規模刺激措施促進經濟增長的可能性隨之上升。

資產配置

在個別地區和資產類別中多元化投資,依然是在市場承壓時保護投資敞口免於大幅下挫的有效方式。我們在戰術投資期間(約 6 個月)維持偏好風險立場。儘管新冠肺炎疫情引起市場下跌,我們仍然偏好新興市場股票。我們預期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的增長差異將越來越有利於前者。第二,新興市場估值低於發達市場。最後,新興市場將在未來 10 年內受益於許多具前景的長期趨勢。

股票 - 估值有利,盈利風險溫和

自 1 月 17 日以來,MSCI 亞洲(日本除外)股票指數回檔約 7%,市淨率估值低於歷史均值 1.6 倍。短期內股價可能仍將承壓。由於肺炎疫情爆發,市場對全年盈利增長的預期料將下調 2-3 個百分點。不過,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情況開始好轉,盈利預期可能會上調,從而將緩和下調勢頭。

網路商務,電信、必需消費品和公用事業板塊的盈利應該較為穩健,醫療保健行業的營收可能會得到一定程度的提振。減少非必需消費品支出可能明顯拖累博彩和旅遊板塊,比如旅遊、酒店、航空公司等。工廠關閉、訂單取消將在一定程度上損及科技供應鏈。其他週期性行業也應面臨一定的下行風險,但這些板塊應會在下半年與其他板塊一起復甦。

債券

我們認為具有強勁現金流和高股息收益率的防禦性股票,會為投資者帶來多元化的好處。今年以來債券收益率大跌,也增加了高股息收益率的吸引力。

黃金

今年在不確定陰霾籠罩下,黃金已證實其避險價值。在我們關注的眾多風險情景中,也可考慮做多黃金以作為潛在避險工具。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財富管理大中華區首席投資總監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在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