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S&P 500獲利估連三季下滑 但擔心衰退似乎言之過早?

S&P 500獲利估連三季下滑 但擔心衰退似乎言之過早?(圖:AFP)
S&P 500獲利估連三季下滑 但擔心衰退似乎言之過早?(圖:AFP)

隨著美股第三季財報公佈接近尾聲,預估 S&P 500 整體企業將呈現連三季獲利下滑趨勢,使得市場開始擔憂美國整體經濟將很有可能進入衰退期。但是,若檢視美企獲利成長來源,可發現美股企業獲利雖下滑,但獲利結構卻趨向穩健,而美國勞工薪資水平的提升,亦將刺激消費市場及經濟成長。

截至上週五 (8 日),S&P 500 共有 89% 企業已公佈第三季財報,財報數據顯示美企獲利成長疲弱,分析師預估整體 S&P 500 企業 Q3 之 EPS,將較去年同期下滑約 1.1%,今年以來美股獲利估將連續三季出現下滑。

因股市估值取決於上市公司之獲利表現,華爾街分析師擔憂企業獲利下滑將反應在美股走勢,而雖然近期美股指數不受影響,持續創下歷史新高,但部份分析師卻認為美股估值已高,未來將很有可能進入反轉下跌,並預測美國經濟亦即將進入衰退期。

S&P 500 走勢日 k 線圖
S&P 500 走勢日 k 線圖

但是,市場分析,使用 S&P 500 企業之獲利表現來預測美國整體經濟景氣循環,並不是個很適當的指標,由於 S&P 500 成份股多為大型跨國企業,因此,除了美國國內經濟以外,全球經濟和海外市場的表現,亦對 EPS 成長趨勢有很大的影響。

舉例而言,2015 年因國際油價下跌重創能源部門,導致 S&P 500 企業整體獲利成長下跌了兩位數,而當年美國經濟卻成長了 2.9%。

S&P500 企業每季 EPS 走勢及美國實質 GDP 成長率 (圖:YCharts)
S&P500 企業每季 EPS 走勢及美國實質 GDP 成長率 (圖:YCharts)

除此之外,S&P 500 主要涵蓋企業屬科技、金融、製造、及能源部門,因此,使用此指標亦會忽略其他類型企業對美國整體經濟造成的影響。 

另外,由於 EPS 受到企業庫藏股購買之影響,因此,使用 EPS 作為股市和經濟成長的判斷基準,亦不是個很適當的指標。

因 EPS (每股盈餘) 之計算公式為:EPS= 本期稅後淨利 / 普通股在外流通股數。

以上述公式來看,也就是說,當企業買回庫藏股時,會造成在外流通股數減少,因此在稅後淨利不變之情況下,會提高企業之 EPS。而市場上經常使用之本益比 (P/E) 估值法,亦是將公司 EPS 作為股價估值之基準,因此,EPS 的增加會提高投資人對於股價之預期,進而帶動股市上漲。

因此,若欲客觀預測美國總經趨勢,建議應使用美國經濟分析局 (BEA) 所公佈之 NIPA (國民收入和生產帳戶),因本數據涵蓋了美國所有規模之企業,亦包含私人企業,因此較 S&P 500 企業更具整體性。 

除此之外,檢視企業獲利來源結構,亦是預測未來實質成長空間之重要指標。

美企獲利成長來源結構趨向穩健

S&P 500 企業獲利於 2018 年強勁成長,反觀今年以來獲利卻呈現持續下滑趨勢,但是,若檢視美企獲利結構,可發現去年之成長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稅減政策。

由 S&P 500 企業獲利與美國整體 NIPA 之比較圖可以看出,歷年來 NIPA 的獲利成長幅度皆低於 S&P 500 企業,2018 年 NIPA 稅前獲利成長了 3.4%,但稅後獲利卻大幅成長了 10%,因此,可判斷此現象是源自於 2017 年美國之稅減政策及勞工改革法案。 

(S&P500 企業獲利與美國整體 NIPA 比較。圖:BEA, S&P Capital IQ)
(S&P500 企業獲利與美國整體 NIPA 比較。圖:BEA, S&P Capital IQ)

雖然 NIPA 成長趨勢疲弱,但研調機構 Bernstein 卻樂觀看待此現象,過去獲利成長主要來自於減稅政策之人工因素,而非來自企業實質營運成長,因此,近期的成長下滑,反而代表企業之成長因素將回歸至實質面,因此,在看好美國經濟成長、企業獲利動能估計也將受到帶動。

另外,企業獲利成長下滑有一部份是源自於勞工薪資的上漲,勞工薪資上漲雖對於企業本身不利,但卻能刺激消費需求,並且帶動整體經濟成長,且美國 GDP 組成結構中又有高達 68% 比重來自消費支出。

雖然研究機構 FactSet 預測第四季 S&P500 企業 EPS 仍將下滑 0.4%,但綜合以上觀點,市場預測,短期內美國經濟進入衰退之機率並不太大。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