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金龍開講〉少子化和人口老化 是國內超額儲蓄一大因素

楊金龍認為國內的超額儲蓄主要是反映人口結構變化和企業投資不振。(鉅亨網資料照)
楊金龍認為國內的超額儲蓄主要是反映人口結構變化和企業投資不振。(鉅亨網資料照)

台灣央行總裁楊金龍今 (2) 日參加金融研訓院研討會時指出,國內超額儲蓄,主要反映人口結構變化和企業投資不振,台灣企業甚至由資金需求者,轉為資金供給者,因此思考台灣資金運用戰略,關鍵點應在如何促進企業與民間的實質投資。

楊金龍指出,台灣國外淨債權累積主要來自經常帳長期順差,而經常帳的順差則反映國內長期存在超額儲蓄,也就是國內有效需求不足,資源未能完全運用,因此透過投資或借貸予國外部門使用,國內企業超額儲蓄率甚至 2017 年達到 7.4% 高點,是台灣整體超額儲蓄擴大的重要因素。

據主計處統計,從 2009 到 2018 年,台灣平均儲蓄率 32.6%,投資率卻只有 21.2%,超額儲蓄率平均達 11.4%,不過,過去一年,由於國內投資增加、資本財進口擴增,使超額儲蓄率由 2017 年的 14.6% 降到 12.0%,同期間經常帳順差對 GDP 比率也降至 12.2%。

另一方面,台灣人口結構中,0-19 歲和 20-39 歲年齡層,占總人口比重開始下降,而 40-64 歲和 65 歲以上年齡層占比則快速攀升,且 2000 年初期以來 40-64 歲的占比更超越 0-19 歲,此期間儲蓄率也呈攀升趨勢。

楊金龍認為,少子化和人口老化,成為推升台灣民間儲蓄率的主要因素。

楊金龍表達憂心,台灣企業投資率呈現下降趨勢,不利研發創新與技術進步,而台灣經濟成長率在此期間的表現,低於全球經濟成長率的平均值。

楊金龍今日參與台灣金融研訓院「回流資金—再造產業成長契機」研討會,並以「台灣資金運用的戰略思考」為題提供意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