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美中貿易摩擦再現火花

美中貿易摩擦再現火花。(圖:AFP)
美中貿易摩擦再現火花。(圖:AFP)

隨著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再度升溫,我們調整了投資情景預測。在基準情景中,我們預計中美將在未來六個月內達成貿易協議或 “休兵”,但此前會經歷崎嶇的談判過程,可能導致市場波動急劇上升,我們依然認為,談判破裂且美國對其餘中國輸美商品全部加徵關稅的可能性在 30%,談判在 6 月底的 G20 峰會上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很低,概率僅為 20%,總體而言,投資立場持風險中性。

基準情景(概率 50%):美中貿易談判之路崎嶇 

我們的基準預測是,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 6 月 G20 峰會上會晤,雙方同意繼續協商,美國完成對其餘 3,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行政程序,但因談判還在進行而未啟動實施;倘若雙方同意讓步,可能在今年稍晚達成協議,中方或許得放棄要求美國撤回所有關稅,同意部分取消關稅和同意設立檢查機制,美方可能要減少對中國採購美國能源和農產品的巨大金額要求,同意一個較為務實的數字。

較為艱難的部分,則是在於美方要求中方在修改知識產權保護、技術移轉、商業競爭以及國內企業補貼等法律的要求,雖然這並非全無可能,但達成協議需要多輪談判協商,及良好互信的氣氛,美國商務部近期宣佈,禁止美國企業向華為出售技術產品,大幅提升中方達成協議的動因,倘若不確定性長久持續,導致消費信心受打擊,投資支出延後,我們認為,全球經濟增長可能因此而放緩至趨勢以下。

總之,年底前達成協議的道路並非一路平順,金融市場動態或經濟前景的變化都可能影響到時間表以及談判進程。市場大幅回調(15–20%)或者經濟數據走軟,都可能迫使一方或雙方做出更大讓步,即將到來的美國總統大選或許會讓中國延緩做出決定,也可能會使川普以對中國強硬的姿態(持續實施關稅)展開競選;如果來自美國農業州的壓力上升,或者如果《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貿易協議》難以快速通過,川普可能會更傾向和中國達成協議,並宣佈貿易戰取得勝利,然而,川普明白,簽署一項糟糕協議將帶來政治風險,他最終也許會在競選時持續對中國實施關稅,哪怕以削弱美國經濟為代價。

總之,我們認為,即便美中達成協議,雙方的爭端也不會完全消除,近期美國對華為採取的禁令,印證了我們的觀點:中美關係仍將緊張;兩國爭端已超越貿易,延伸至科技、安全、外交等多個領域,這兩大經濟體之間的競爭日益激烈,必定會影響到商業和投資。

上行情景(概率:20%):G20 峰會上達成解決方案 

我們對於美中兩國未來 2 個月內達成協議,並在 G20 峰會上宣佈協議,仍表示懷疑。快速解決貿易爭端需要雙方都做出重大讓步,以彌合分歧,從近期關稅升級以及雙方領導人隨後發表的公開聲明來看,兩國元首在貿易問題上做出重大讓步都會招致各自國內的批評,不過,雙方都釋出繼續談判的意願,與我們的基準情景類似,潛在協議將包括部分取消已加徵的關稅,進一步取消關稅則要視中國履行協議條款的情況而定。

下行情景(概率:30%):貿易談判破裂 

在我們的風險情景下,美國政府完成聽證後,7、8 月份對其餘中國輸美商品全部加徵關稅,貿易談判可能長期停滯,只有在兩國經濟前景嚴重惡化的情況下才有可能重啟,儘管經濟增長受到的影響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但我們估計,擴大徵稅範圍,可能會使中美兩國 GDP 增長各減少約 1 個百分點,正如我們在前幾期報告中指出,美國尚未加徵關稅的剩餘 3,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絕大部分是消費品,包括智慧型手機、電腦、紡織品等,與前幾輪關稅涉及的商品相比,本輪關稅涉及的中國商品在美國進口商品中,占有更大比重,美國從其他國家找到替代品的難度也較高。

可加徵關稅的美國進口商品已所剩不多,因此中國很可能採取非關稅措施,比如,放緩美國企業在中國投資審批進度、制約美國在中國跨國公司的運營等,我們不認為,中國將主動令其貨幣貶值,以左右談判進展,因為這可能導致投資者對人民幣的信心,但是,如果在關稅升級下談判破裂,我們認為,美元人民幣將升破 7.0 關口,上看 7.30。

我們對在此情景下,中國將大幅拋售美債,也持懷疑態度,因為這終究也會對中國不利,中國為應對經濟放緩,有可能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增加基建投資,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

在上述情景下,我們預期,全球經濟在 2020 年初陷入衰退的風險將大幅上升,並將波及金融市場。各大央行也將被迫重回寬鬆模式。

對投資的影響 

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導致美國和中國股市過去 2 周,分別下跌 2.3% 和 7.4%,我們認為,未來市場走向將取決於以下幾個因素:1)貿易談判是否繼續進行;2)美國是否對餘下中國輸美商品全部加徵關稅;3)中國除已宣佈的反制措施外,還會採取什麼行動;4)貨幣和財政政策回應;5)對全球經濟的連帶影響。 

倘若貿易談判破裂,我們預期,市場將做出更強烈反應,因此,如果美國對其餘中國輸美商品全部加徵關稅,我們認為美國實際 GDP 增長,可能會下降 0.75 至 1 個百分點,標普 500 指數成份股公司盈利,將減少 3% 或以上,該指數下跌 10-15%,中國股市可能因此而下跌 15-20%,美元人民幣可能升至 7.0 關口以上。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財富管理大中華區首席投資總監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在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