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所有資產都在跌!為什麼2018年如此艱難?
※來源:華爾街見聞

進入2018年,市場對於全球經濟同步復甦的討論不再。(圖:AFP)
進入2018年,市場對於全球經濟同步復甦的討論不再。(圖:AFP)

進入 2018 年,市場對於全球經濟同步復甦的討論不再,各類資產價格也朝著下跌的方向共振。人們不禁要問,這到底是怎麼了?

投研公司 Gavekal Research 負責人 Loius-Vincent Gave 在最新發布的月度策略中指出,從今年 1 月的高點算起,截至目前所有資產類別都跑輸美元現金。其中 MSCI 新興市場指數跌幅最大,接近 20%,MSCI 美國指數也跌近 5%。

在近日報告中,美國諮詢公司 Ned Davis Research 策略師 Ed Clissold 同樣指出,這是 1972 年尼克松時代以來最難賺錢的時期,「沒有一個資產類別今年有望給到投資者超過 5% 的回報率。」

在這種市況中投資者損失慘重,就連一些知名的對沖基金大佬們也難逃一劫。華爾街見聞此前提及,Ken Griffin 執掌的對沖基金 Citadel 上個月浮虧 3%,是 2016 年第一季以來最慘烈的表現。Izzy Englander 的基金 Millennium 同期虧了 2.8%,是其史上第三大虧損記錄。

「兇手」是誰?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Gave 認為這要從幾個方面來看。

首先,由於聯準會持續收緊政策、油價年內大部分時間走高以及以及政府支出增加,市場遭遇了典型的流動性緊縮衝擊。而要讓這種衝擊結束,就需要出現油價崩盤、聯準會重新注入流動性等情況出現。

在今年前 10 個月出現大幅上揚之後,油價近來大幅下行,布蘭特油價當前位於 61 美元附近,已經重新回到去年底的水平。

那麼油價近日的大跌,是否意味著流動性緊縮的衝擊會得到緩解?Gave 認為未必,他指出:

目前不要對油價走低過於激動,在油價崩盤的同時天然氣價格飆升,意味著這可能和對沖基金倉位(做多原油 / 做空天然氣)有關,可能是由於被迫平倉引起。如果的確是這樣,那麼油價就沒有繼續走低的理由。

而從全球供需情況來看,當前油價面臨的也是上行而非進一步下行的風險。

至於全球資產齊齊下跌的第二個原因,Gave 認為,這在於美國預算赤字的增加,導致私營部門遭到擠出。

Gave 稱,儘管美國稅收收入升至歷史新高,但是 2018 財年美國預算赤字也在繼續擴張,「這是史無前例的,我們此前從未見過在經濟並未陷入衰退但赤字持續擴張的情況。」

野村證券跨資產研究主管 Charlie McElligott 此前則提到,隨著市場對經濟周期的預期急劇轉向,現在市場上最重要的交易策略是「去風險」模式。而風險主要來自於槓桿,換句話說,是去槓桿行為加劇了股市下跌。

2019 年會好轉麼?

今年情況糟糕,那麼進入 2019 年是否會有所好轉?Gave 認為未必,這首先在於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仍在惡化:

我們的全球經濟增長指標在 11 月持續走弱,過去好幾個月都是這種情況。

歐元區是放緩最嚴重的地方,不過所有主要經濟體也都受到類似影響。

即便是在美國,雖然今年這裡是經濟強勁增長的燈塔,目前也開始走弱。樓市活動放緩,汽車銷售不佳,同時市場還擔心,雖然進口數據表現不錯,但主要原因可能是美國公司在新關稅生效前搶跑。如果的確如此,那麼在內需走弱的情況下,庫存問題很快就會顯現。

從市場情緒來看,也依然沒有好轉跡象,Gave 寫到:

在遭遇慘烈的 10 月之後,11 月風險資產得到一些喘息。在股市方面,MSCI 世界指數獲得 1% 的漲幅,亞洲股市表現更好,漲幅達 5%。

但是這種表現似乎只是暫時的,因為 12 月一開始,風險資產再度表現糟糕,而這還是在這些背景下出現的:油價下滑;聯準會措辭偏鴿。

這種情況是值得擔憂的,因為如果在利多消息出現的情況下股市不漲,那麼投資者就應該要當心了。

高盛股票策略師 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 在近日報告中同樣指出,未來經濟增長放緩、聯準會縮表及波動性捲土重來,都將使得 2019 年經過風險調整後的投資回報率變得更糟糕,而且更讓人擔心的是,投資者還找不到明顯的避風港。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