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大而不倒」?不!Facebook距離隕落或已不遠了

※來源:華爾街見聞
Facebook距離隕落或已不遠了?(圖:AFP)
Facebook距離隕落或已不遠了?(圖:AFP)

在這命途多舛的 2018 年,Facebook 不僅因為「數據泄露門」持續發酵而焦頭爛額,更面臨多國政府死咬科技巨頭稅收,意圖薅一把「數字」羊毛的境地。

儘管如此,這位科技界的頭號玩家還是十分頑強地交出了一份尚過得去的三季報:每股盈利 1.76 美元大幅好於預期;用戶數觸及天花板之際,單位用戶變現能力增強。

乍看之下,Facebook 完全不懼纏身醜聞,已大有穩如泰山「大而不倒」之勢。但美國智庫經濟教育基金會(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 FEE)卻刊文指出:不,事實並非如此。

除非受到政府壟斷的保護,否則每一種產品和服務都很容易受到市場力量的影響,即使是那些被認為過於強大的力量也不例外。

曾幾何時,百年老店希爾斯(Sears)和音像租賃連鎖巨頭百視達(Blockbuster)也都是聲名赫赫的行業領頭羊,但近來卻雙雙死於亞馬遜和奈飛之手,接連消亡——前者債台高築疊加業績不佳,在 10 月中旬正式申請破產保護;後者隨著數字化電影興起,門店紛紛倒閉。

FEE 認為,雖說 Facebook 不同於其他傳統市場實體,沒有向大多數用戶出售任何商品,但它與希爾斯和百視達十分相像,吸引和維持用戶的能力就是成功的基石。考慮到 Facebook 近來的種種做法,該智庫相信,這家科技巨頭很有可能已經不久於世了。

Facebook 做了什麼?

  • 賬號清洗

在美國中期選舉臨近之際,Facebook 不僅宣布封禁極右翼電台主播 Alex Jones 相關賬號,更是一舉清理了近 800 個被認為「違反其服務條款」的內容頁面和賬號。

由於許多被刪頁面均有右翼和自由主義傾向,許多人認為此舉正是出於政治動機。但 Facebook 堅稱這些賬號遭到清洗純粹是因為濫發垃圾消息,而非因為實際頁面內容。

FEE 指出,在數字時代的「假新聞」浪潮中,Facebook 開始保護自家用戶免受潛在的誤導資訊甚至是攻擊性內容的侵害。但世事兩難全,即使這些決定安撫了部分希望看到所有反對意見都被官方壓制的用戶,此舉仍不可避免地會給公司帶來麻煩。

  • 泄露數據

年初,一扇「數據門」為 Facebook 掀起滔天巨浪,十天內市值蒸發近千億美元,並遭遇民眾信任危機。此後,Facebook 創始人兼 CEO 扎克伯格出席國會聽證會接受 2 天 10 小時的「審問」,但這家社交巨頭的隱私數據泄露風波一直未能平息。

今年 3 月,英國媒體曝出數據分析機構 Cambridge Analytica 在未經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利用在 Facebook 上獲得的 5000 萬用戶的個人資料數據,來創建檔案、並在 2016 總統大選期間針對這些人進行定向宣傳。

隨後,歐盟、美國、英國紛紛對 Facebook 和 Cambridge Analytica 進行抨擊。扎克伯格也在自己的主頁上公開向全平台用戶道歉,稱「我們犯下過錯誤,必須承擔起責任,做好我們該做的。」

9 月,Facebook 又遭遇安全漏洞入侵事件。該公司在部落格文章中表示,駭客利用其控制的 40 萬個帳戶獲得了 3000 萬 Facebook 用戶賬號的訪問令牌。這些令牌讓用戶可以在不輸入密碼的情況下,登陸 Facebook 個人主頁。

當時 Facebook 提到,在 3000 萬受影響的用戶中,有 1400 萬人用戶的資訊被駭客獲取。這些資訊包括姓名、聯繫資訊以及敏感資訊(性別、關係狀況、搜尋記錄和最近的登陸位置)。

近日,BBC 則有報導稱,有駭客宣稱其已經竊取 1.2 億個 Facebook 用戶賬號的私人資訊,並試圖以每個帳戶 10 美分的價格在網站上出售,目前也公布了至少 8.1 萬個賬號。

Facebook 方面則回應稱,被盜數據很可能是通過惡意瀏覽器插件而獲取的,公司安全性並無問題。

受這一系列事件影響,今年迄今,Facebook 市場市佔率已經縮水 7.5%,股價跌幅接近 20%,市值更是從二月份時的巔峰 5600 億美元下滑至 4272 億美元左右。

 

除此之外,在過去的一年中,Facebook 的用戶數也在不斷下降,其中的年輕用戶更是越來越少。

今年 3 月到 4 月間,非營利組織 Common Sense Media 就有調查研究發現,在 2012 年,有 68% 的青少年表示他們的主要社交網站是 Facebook,但這個數字在 2018 年下降到了 15%,反而是 Snapchat 和 Instagram 成為了新寵。

皮尤研究中心 9 月公布的報告結果則更為直白:大量 Facebook 用戶已經對自己與這一社交媒體平台的關係做了改變,其中有 26% 的受訪者稱他們刪掉了手機中的 Facebook 應用,42% 的人表示他們好幾周都不會訪問網站一次。而在 18-29 歲年輕用戶群體中,刪除了 Facebook 應用的受訪者占比高達 44%。

社交媒體應用行業逐漸飽和,市場競爭也越發激烈。FEE 認為,在 YouTube、Twitter 等網站的「圍攻」下,Facebook 若失去了年輕群體這一生力軍,可能很快就陷入「急需用戶」的困境之中。

與此同時,對於那些不喜歡 Facebook 和扎克伯格的人而言,這意味著新平台出現並取而代之的時機已經成熟,市場應該開始認真尋找替代品了。

用戶的猶豫:走還是不走?

誠然,Facebook 有著種種不足,但不可否認的是,它在社交媒體領域仍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許多用戶很難不對拋棄這一平台而心生猶豫。

但在 FEE 看來,若有替代品存在,這一情況很容易改變。考慮到消費者為心愛的品牌和產品所氪的金才是市場發揮作用的根源所在,因此,若一家公司做了用戶反對的事,用戶完全有權拔腿走人,甚至轉向抗議和抵制。

獨立新聞平台 Anti-Media 主編 Carey Wedler 也對該智庫表示:

當下的社交媒體用戶顯然對主導市場的主流平台感到失望,但同樣至關重要的是,個人必須採取切實行動表明自己的喜好,而非一味容忍當前的範式。若有足夠多的人大力表達不滿,巨大的潛力將隨之而來,將人們引向更能滿足其需求的平台。

正是因為無法適應消費群體並實現用戶增長,才導致了希爾斯和百視達的雙雄隕落。曾經稱雄一方的兩位「大哥」都有倒閉的一天,那經常與用戶需求背道而馳的 Facebook 或許就是下一個面臨嚴重後果的巨頭了。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