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川普抨擊 聯準會9月會議紀要指向進一步升息
※來源:華爾街見聞

聯準會。(圖:AFP)
聯準會。(圖:AFP)

9 月會議紀要顯示,儘管此前川普打破慣例公開表達不滿升息,聯準會官員仍對繼續循序漸進升息有信心 ,而且大部分官員支持利率最終暫時超過他們預計的長期中性水平。

9 月末的聯準會貨幣政策會議上,全體貨幣政策委員會 FOMC 的委員投票贊成升息 25 個基點。美東時間 10 月 17 日公布的 9 月會議紀要稱,全體與會聯儲官員都認為繼續循序漸進升息會是適合的:

「基於當前的評估,所有與會者表達了繼續循序漸漸升息會是適合的這一觀點。」

「關於本次(9 月)會議之後的貨幣政策前景,與會者總體預計,進一步漸進式升息將最有可能與經濟持續擴張、強勁的就業市場環境和通膨中期接近 2% 一致。」循序漸進的方式將讓過快收緊貨幣和過慢行動的兩種風險均衡。

今年 7 月,川普打破上世紀 90 年代以來白宮維護聯準會獨立性的傳統,公開表示不樂意聯儲升息。截至本周三,在聯準會 9 月決定升息後,川普已經五度公開表達對升息不滿,其中上周就有三次,本周一次,升息公布當天一次。

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在 9 月會後的新聞發布上曾明確表示,聯儲關注於本職工作,而不是川普的推文。9 月會議紀要又一次展示了聯儲將繼續堅定升息的信心。

在紀要中的「FOMC 政策行動」一節,與會聯儲官員討論美國經濟形勢時四次用到「強勁」(strong)一詞,稱經濟活動以強勁速度上升、近幾個月就業增長強勁、家庭支出和企業固定投資增長強勁、勞動力市場環境強勁,盡顯聯儲對經濟的樂觀態度。

9 月會議紀要顯示,多位聯儲官員接受利率暫時高於聯儲目標水平,少數官員反對在沒有經濟過熱明顯跡象時採用緊縮政策。

少數(a few)與會者預計,需要在一定時間讓政策略為緊縮。多人(a number)判斷認為,為了降低顯著金融失衡造成通膨率持久超過 2% 這一聯儲通膨目標的風險,「有必要讓利率暫時高於他們評估的長期水平。」個別(a couple of)與會者暗示,他們不會支持,在沒有經濟過熱和通膨上升明顯跡象時採用緊縮的政策。

對於 9 月會議聲明中刪除了貨幣政策立場仍然寬鬆的說辭,聯儲官員給予集體支持,認為不會改變循序漸進升息的路徑,並再次確認,今後調整政策將取決於他們對經濟前景的評估。多位官員提出,中性利率只是決策考慮的眾多因素之一。

會議紀要還提及,聯儲聯繫的企業提到,川普政府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導致他們放棄投資和生產的機會。這也是此前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曾提到的貿易方面影響。

會議紀要公布後,標普轉跌,美股三大股指集體下行。

道指跌幅再度擴大到 100 點以上。

那斯達克跌幅超過 0.5%。

10 年期美債殖利率震盪,一度逼近 3.18%,後跌破 3.17%,此後再度逼近 3.18%。

會議紀要公布後,市場預期的今年 12 月聯儲升息機率進一步上升。 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的「聯準會觀察工具」顯示,目前美國聯邦基金期貨交易市場預計,今年 12 月聯儲升息至少 25 個基點的機率為 83%,一天前不到 80%。

刪除寬鬆立場說辭不代表更偏鷹派

9 月會議聲明最重要的變化是刪除了「貨幣政策立場仍寬鬆」這句話,這是 2015 年 12 月啟動升息周期以來首次。但對於這個蓋棺定論超寬鬆時代結束的措辭變化是否意味著聯準會會更鷹派,市場還沒有明確的答案。

此前有分析人士認為,若刪除上述語句,代表本輪升息周期接近尾聲。不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在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刪除不代表升息路徑有任何變化。

9 月會議紀要稱,幾乎所有與會者都認為,適合刪除會後聲明中的「貨幣政策立場仍寬鬆」說辭。他們提到支持這樣做的理由,認為 FOMC 不會釋放改變預期政策路徑的信號,特別是利率還低於聯儲最新經濟預期的所有長期預測水平時。

利率可暫時高於聯儲目標 避免依賴中性利率

9 月會議紀要顯示,與會官員再次確認,未來利率政策道路的調整將取決於他們對經濟前景和前景風險的評估,多位(many)官員指出,未來調整利率將取決於他們對未來資訊及其對經濟前景影響的評估。在此背景下,預測中性利率水平將只是 FOMC 考慮決策的眾多因素之一。個別(a couple of)與會者暗示,期望定期系統評估聯儲貨幣政策框架的優點和缺點。

對於支持刪除貨幣政策寬鬆的聲明說辭,聯儲官員指出,鑒於中性利率的預期已經有很大不確定性,如果等到利率進一步上調後再刪除這種寬鬆說辭,可能給外界傳遞有關中性利率精確的錯誤感覺。

聯準會 9 月會後公布的經濟預測顯示,多數聯儲官員預計,長期中性利率為 3%,而到 2020 年末,利率會達到 3.25-3.5% 的巔峰,高於長期中性水平。

鮑威爾 10 月 3 日接受採訪時也提到,利率可能會超過中性利率的水平。這意味著,聯準會決策者的中性利率標準並不是很確定。最終還需要經濟數據判斷政策路徑。

企業擔憂貿易關稅負面影響

對於貿易方面的影響,會議紀要顯示,聯儲聯繫的少數企業提到,稅改可能提振投資支出。大多數領域的聯儲聯繫企業都對業務前景保持樂觀,然而,多家(a number of)聯繫企業提到導致他們放棄生產或投資機會的因素,包括勞動力短缺和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能源業企業在減少新投資時特別提到了鋼鋁關稅。農業企業稱,關稅導致糧食作物價格下跌,進一步壓低行業收入,但新的聯邦項目料將抵消部分損失的收入。

在貿易方面,鮑威爾 9 月會後稱,聯儲一直在聆聽企業對川普貿易政策的顧慮,擔憂情緒在升溫。很難判斷川普關稅的影響有多大。目前很難看出貿易形勢緊張和關稅對美國的總體影響。放在美國經濟總體格局中看,關稅的影響「仍然相對較小」,如果關稅長期存在,對美國經濟會不利。

10 月 3 日鮑威爾再次提到,聯儲聽到了很多擔憂貿易的聲音,聯儲聯繫的企業擔心有關貿易的多個問題,比如物料成本增長,供應鏈和失去市場。他認為,如果最終結果是關稅總體下降,對各國都有利,如果最終更偏保護主義,各國彼此征關稅,對美國有害,對他國可能也不利。

部分官員擔心金融穩定

9 月會議紀要顯示,多位(a number of)與會者指出,金融環境仍然寬鬆。部分(some)官員認為,可能有金融穩定的風險。他們擔心槓桿貸款繼續增加、貸款條件放寬、非銀行業的這類活動增多,認為這些是仍要留意的弱點。

鮑威爾在 9 月會後新聞發布會上重申,金融環境仍寬鬆。10 月 3 日他說:

「我們沒有看到金融市場有類似危機的風險累積,更不要提銀行系統了。」

鮑威爾當時說,下一場危機不會是像 2008 年那樣導致聯準會大寬鬆的那種,會是其他類型,比如一場網路攻擊,或者某種全球性的事件。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