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諾威大釋財技涉嫌美化報表,產品源頭“埋雷”被藥監局要求整改
※來源:財華社

壹財信9月21日消息,即將上市或已上市企業,美化報表的現象並不罕見,深交所曾表示從嚴監管美化報表的行為。對於衝擊深交所創業板的石藥集團新諾威製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諾威”)而言,賒銷加劇及少計提壞賬則涉嫌美化報表,此問題或無法“迴避”。

眾所周知,食品醫藥向來是民生關注的焦點,而新諾威五大原材料供應商其中有四家“踩雷”環保問題,其中不乏違規生產。環保問題都不過關的企業,所生產的產品質量又如何保障,而新諾威選擇採購這種原材料,產品從源頭上便存在隱患,而公司被河北藥監局要求整改,便不意外了。

 

賒銷加劇少計提壞賬準備

涉嫌美化報表

成立於2006年的新諾威,是一家集功能食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的企業,主要產品為維生素C含片和咖啡因。

2014-2017年,新諾威營業收入分別為65,071.6萬元、74,201.02萬元、89,047.72萬元,103,118.1萬元,2015-2017年分別同比增長了14.03%、20.01%、15.8%。

淨利潤方面,2014-2017年,新諾威淨利潤分別為10,823.54萬元、11,548.48萬元、19,217.56萬元,19,543.77萬元,2015-2017年同比增長6.7%、66.41%、1.7%。

值得注意的是,新諾威2017年的營收和淨利潤增速雙雙下滑,經營性現金流淨額在這一年也出現下滑。

2015-2017年公司經營性現金流淨額分別為11,204.83萬元、13,726.67萬元、-134.58萬元。

《壹財信》注意到,新諾威近年來賒銷現像也逐年加劇。

2014-2017年,新諾威的應收賬款分別為9,495.34萬元、10,736.61萬元、11,352.87萬元、13,204.06萬元,2015-2017年分別同比增長13.07%、5.74%、16.31%。

2014-2017年,新諾威應收票據分別為2,806.14萬元、1,668.56萬元、4,041.06萬元、11,636.4萬元,2015-2017年同比增長-40.54%、142.19%、187.95%。

2014-2017年,新諾威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合計為12,301.48萬元、12,405.17萬元、15,393.93萬元、24,840.46萬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8.90%、16.72%、17.29% 、24.1%。

在已上市同行公司的湯臣倍健(19.260, 0.21, 1.10%)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湯臣倍健”)、廈門金達威(12.380, 0.31, 2.57%)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達威”)、華北製藥(4.030, -0.01, -0.25%)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北製藥”)中,2014-2017年應收款項占營業收入的算術平均值分別為13.32% 、13.54%、12.71%、14.94%。

顯而易見,新諾威的賒銷情況超過同行。據了解,賒銷放緩企業的貨款回收速度,易使資金周轉困難,使企業的經營成本和經營風險上升。尤其是2017年應收款項的大幅上升與業績放緩、經營性現金流為負有著很大的關聯。

此外,新諾威或存在美化利潤的嫌疑。

根據招股書,新諾威的應收款項按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1年內(包含1年)的計提比例為0%,1年以上為100%。

對此,新諾威稱是因公司應收款項為長期合作的客戶信用程度高,因此1年內不設置提比例是合理的。

而《壹財信》對比同行業上市公司年報發現,同行業的上市公司均設置了1年內的計提比例。

其中,湯臣倍健、金達威、華北製藥1年內應收款項計提比例分別為5%、2%、5%。此外還有包括新華製藥(5.370, -0.06, -1.10%)股份有限公司、浙江醫藥(8.390, -0.07, -0.83%)股份有限公司、康芝藥業(6.280, -0.08, -1.26%)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內的八家同行企業或業務相近的上市公司,均未發現1年內0計提的情況。

 

五大供應商四家“踩雷”環保問題

新諾威被河北藥監局要求整改

不僅賒銷現象加劇,涉嫌美化利潤的嫌疑,新諾威選擇合作的供應商也在環保問題上頻頻“踩雷”。

據招股書披露,新諾威產品的主要原材料是氰乙酸、醋酐以及一甲胺,公司對上述原材料的採購歷來佔採購總額的大頭,而上述原材料是製作新諾威主營產品咖啡因和維生素C含片的主要成分。

食品安全一直是多方關注的焦點,與之相關的環境保護問題更是重中之重。

而《壹財信》發現,新諾威的前五大供應商中,有四家涉及環保問題。

第一大供應商河北誠信九天醫藥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誠信九天”)是氰乙酸的供給方,氰乙酸是新諾威的第一大原材料,系製作咖啡因的重要中間材料,起粘合作用。

據冀環罰【2018】629號文件,2018年5月10日,河北省環境保護廳對誠信九天做出處罰,針對輸煤進口工段、煤倉入口、焦粒生產線生焦提升工段、砂石攪拌均未設置粉塵集中收集處理設施問題,處以200,000元罰款並責令整改。

作為第二大供應商的山東華魯恆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魯恆生”)為新諾威提供醋酐和一甲胺,醋酐和一甲胺是新諾威的第二和第三大製作原材料。

據2014年9月30日齊魯晚報報導,在大氣污染物超標排放的企業名單中,華魯恆生就赫然在列。

而2015年11月4日,環境保護部對大氣污染情況進行督查,山東的企業華魯恆生化未編制相應的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被通報批評。

其實早在2005年,華魯恆生就曾因法治觀淡薄,違法超標排放污水,因污染環境被山東省政府通報批評。

而新諾威的第三大供應商濰坊柏立化學有限公司曾經因異味擾民遭到舉報,在2015年9月被濰坊市環境保護局責令整改。

不同於前三大供應商,新諾威的第五大供應商石家莊市泰和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和化工”)涉及的環保問題卻較為“隱蔽”。

據2018年05月10日發布的冀環辦字函【2018】342號文件,河北省環保廳對2017年度公佈的實施強制性清潔生產的企業進行了審核和評估驗收。文件顯示,泰和化工因企業停產,不具備評估驗收條件。

奇怪的是,自2016年以來,泰和化工就作為新諾威的主要供應商,一直向新諾威提供製作咖啡因的重要原材料甲酸。 2016-2017年,新諾威向其採購金額分別是72.53萬元、2,068.79萬元,同期佔原材料採購比例為0.23%、5.3%。 2018年上半年,新諾威仍存在對泰和化工的採購現象,金額達1,729.67萬元,佔當期採購額的比例為7.13%。

《壹財信》致電了泰和化工,負責原材料供應的專員表示,泰和化工並沒有停產,目前泰和化工甲酸的產能為1,000噸/月,年產在1萬噸以上。甲酸的庫存充足且有著極好的銷量,包含出口和內銷在內,甲酸的月銷售量在3,000噸以上。

據國家清潔生產審核暫行辦法顯示,使用有毒有害原料進行生產或者在生產中排放有毒有害物質的需要進行強制性實施企業清潔生產審核。而製作咖啡因的甲酸就是一種有毒性的原材料。

企業清潔生產審核的步驟通常是自行開展清潔審核並提交審核報告、主管部門對審核效果進行評估、對企業生產審核的效果進行驗收等,而被列入強制性實施企業清潔生產審核的泰和化工,在未停產還有著較高的產能和庫存的情況下,為何會以停產為由無法完成評估和驗收?

甲酸在市面上的獲取方式不少,但是與新諾威合作的供應商中,甲酸僅有這一家。

而《壹財信》注意到,除了供應商以外,新諾威自身也曾存在問題。

在2017年河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生產監管處發布的日常監管情況統計表,披露了28家企業的飛檢缺陷情況,其中新諾威被要求嚴格按照特藥管理要求整改。

環保問題都不過關的企業,所生產的產品質量又有幾分保障,更何況是民生關注的醫藥食品行業,而新諾威對供應商的“默許”還是管理上的嚴重疏漏,公司曾被河北藥監局要求整改,便不意外了。

對新諾威而言,上述問題僅是冰山一角,《壹財信》後續將繼續深度價值分析。

轉載來源:新浪財經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