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軍公教反撲 消費熄火
※來源:遠見雜誌

文╱彭杏珠

年金改革正式上路,但風暴才正要開始!超過百萬人的軍公教大軍,悄悄推動「不消費、不合作」的寧靜革命。學者估計年改導致消費力鈍化,每年約 800 多億元經濟效益因此消失,所帶來的後遺症不可小覬。

歷經多時的軍公教年金改革終於在 7 月 1 日上路。看似塵埃落定,卻是另一紛亂的開啟。

6 月下旬,當退休軍公教收到「重新審定退休給與」處分書的那一刻,多數人都感到震驚:怎麼落差那麼大?

錯綜複雜的退撫計算新制,連當事人都霧裡看花。大家互通訊息後,得知有人僅刪減幾千元、有人一砍就是 2、3 萬,不免怒氣衝天。最後,總計有 20 幾萬人提出訴願或複審,維護既有權益。

台北市退休教職人數居全台之冠,共寄發 2 萬 3000 件處分書,就有近一半提出訴願,堆滿教育局辦公室,得動用人事室共 28 位同仁分兩階段加班處理,累計時數超過 4000 小時,平均每人加班 140 多小時,個個忙得人仰馬翻。

其他縣市的教育局同樣面對堆積如山的訴願書,必須日夜趕工處理。

除檯面上的集體訴願,私底下,各個退休軍公教群組,則發起「不消費、不合作」運動。

一個個貼圖寫著「賭氣」字眼:「當軍人的奉行三不一沒有:不教、不管、不操,沒有目標」「公務員奉行三不一沒有:不加班、不多做、不選邊,沒有理想」「當老師的也奉行三走一沒有:下課就走、放學就走、時間到就走,沒有熱情」……。

在各個群組裡也出現「7 月 1 日起,全體軍公教警消響應新生活運動:不聚餐、不送禮、不購屋、不坐遠程計程車、不旅遊、不唱卡拉 OK……,因為一切都變得不 OK 了」的自製貼圖。每逢重要節日也會互相一再提醒。

消費力鈍化 旅遊業首當其衝

目前全國退休軍公教約 51 萬人,加計在職近 64 萬人,合計約 115 萬人,如以一戶 3 口計算,至少有 345 萬人,軍公教家庭約占總人口 14.64%。

這群超過百萬的軍公教大軍,一直被喻為「社會的穩定力量」,工作、退休有保障,也是主要的消費來源。

但自從兩年前年改議題開始發燒後,穩定的消費力開始鈍化。最早發現的是以軍公教為主力的旅行社。一家大型旅行社董事長說,年改啟動討論時,不少退休軍公教就因預期心理,將每年一長一短的國外旅遊,減為僅剩一趟的海外行程。

等到今年 6 月政府寄出處分書時,年改的大悶鍋一下子被掀開了。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每天接訴苦電話,接到手軟。

有一位 61 歲的曾老師從小家境清寒,成績名列前茅,想攻讀大學的她被家人強迫念師專,畢業後當小學老師,沒想到她後來還要照顧臥病在床的 88 歲母親。

原本她與弟弟共同負擔「護理之家」5 萬多元以及每月不等的住院醫療費用。但年改後,她第一年退休金每月縮水 1 萬多元,到第十年預計要被砍 2 萬多元(年改採十年逐步遞減),原本也幫助兒子成家養小孩的她,頓時感到龐大壓力。

現在她連幾塊錢銅板都變得很重要,為控制每天去看顧媽媽的交通費,還購買台北捷運的「1280 吃到飽方案」。

類似曾老師的故事不勝枚舉。退伍軍人權益保障協會副理事長潘智勇看到一對 70 多歲退伍軍人夫妻,悲從中來。他說,兩人被病魔纏身多年,幾年前貸款換了電梯房,經常進出醫院還要繳房貸,退休金合計被砍到僅剩 5 萬,只好請求協會幫助。

年改甚至打亂不少人的家庭計畫。一位住在台北的劉太太,先生原是地方政府的局長,以前有公家宿舍及配車,沒想過置產買車,直到三年前退休,才貸款買車買房。劉太太說,年金一砍就快 3 萬元,還有兩個兒子在讀大學,「就算手頭變很緊,我也不忍心讓 64 歲的先生去當大樓管理員,這樣太難堪了」。

雖然根據政府精算報告,年改後,未來 50 年國庫可少發 1 兆 4243 億元,亦即每年可省 284.86 億元。「但不要忘了,這筆錢原先都在消費,現在政府是一口氣全拿走,」一位業者說,副作用絕對比省下的錢還要大。

政大經濟系教授林祖嘉比喻,大家每天去買麵包,烘焙店賺到錢就會採購麵粉、糖等原物料,這筆錢會一直滾動下去,發揮二至三倍的效益,就是經濟學的乘數效果。當退休軍公教原本該消費的 285 億瞬間不見時,實際影響可能是 855 億。

林祖嘉分析,尤其悲觀的心理因素會影響實際行為,大家會謹慎用錢,對消費市場更不利。

首當其衝的就是食衣住行育樂等產業。退休軍公教節衣縮食後,不旅遊也少上餐廳,還揪團網購,「產地直接團購力量更大,小錢也要省,」退伍軍人潘智勇說,中間商、零售商也賺不到錢了。

自身難保 也無力幫下一代

影響所及不僅是這一代的退休軍公教,還延伸至下一代。

其實,不少退休軍公教也會協助孩子「養兒育女」。一位退休的 64 歲王老師,兒子月薪 3 萬多元,媳婦在家從事網購生意,夫妻倆月入 5 萬元,幾年前貸款買了小套房,後來又生了小孩,根本無法負荷。過去幾年都是王老師幫忙負擔費用。

如今退休金被砍 2 萬元,「我已無力幫兒子,建議他們去賣房子!」這位老師無奈地說。

年改影響消費市場,連社福捐獻也縮水了。

近年來,社福團體深受景氣以及一例一休影響,捐款達成率不斷下滑。年改才剛上路,台灣世界展望會台南辦公室 7 月就收到三位退休教師來電表明因年金減少,只好終止資助;展望會東區辦事處也指出,花東地區捐款人大部分為退休軍公教,捐獻人、金額已明顯減少。

而雲林家扶中心已失去一次捐 10 萬元的大戶,郵政劃撥捐款也從 5000 元減為 1000 元,連續三個月捐款都比往年少二成。

宜蘭家扶中心的社工員說,有些退休公教認養人從 7 月起停止每月 1000 元的定期小額捐款,平常家扶中心每天有三至五位民眾捐 100、200 元,現在幾天都看不到一個人影。

捐款明顯減少 當志工意興闌珊

家扶基金會社會資源處處長林秀鳳表示,軍公教是社會最有能力幫助弱勢的中堅分子,很多人都會每月或不定期捐助,年改確實衝擊到捐款。

例如今年 64 歲的退休校長吳金魁就不再捐款了。他的生涯非常特殊,當過軍人、公務員跟老師。家境清寒的他,母親雙目失明、父親是來台的單眼盲榮民,小學三年級就要幫忙照顧弟妹。「我深知只有靠自己,才有機會翻身,」他退伍後報考師專,一路當到國中校長退休。

出生貧苦的他深知底層弱勢的無助,退休後常偕妻到處當志工,獲知有需要幫助的人都會捐獻。

吳金魁很慶幸兒女都有好出路,月俸雖少 2 萬元,生活不太受影響。但想到南北當志工,交通食宿費、捐錢捐米,一趟下來也要不少錢時,他坦承,「我沒有多餘的可以再回饋社會了。」

跟他一起當志工的伙伴,也開始意興闌珊,過去這群退休阿公阿嬤願意花錢臨託孫子,捐款做善事,現在寧可在家顧孫子,都不太想出門了。

沒想到,今年底九合一選務工作也受波及。各縣市均出現選務人員荒的窘境,有縣市要招募 3500 多人,僅來 1000 多人報名;有的需要 1 萬 4000 多人,還差五成。很多基層公教直言,年改讓他們心灰意冷,參與意願很低。

連好不容易拿到台灣燈會主辦權的屏東縣政府,明年的志工招募也遇到瓶頸。有退休教師表示,6 月中收到縣府寄的處分書,同時也接到志工意願調查表。她問了周邊退休老師,多數不想加入志工行列。

年改是歷史共業,改革是必然,但沒有完整的配套,單單只砍退休金,卻不檢討基金投資績效,以及不同職務的需求等作法,也讓許多退休軍公教很不服氣。

一旦這股百萬大軍的穩定力量趨於崩壞,受傷的何止是軍公教而已,還有政府與全民。

 

來源:《遠見雜誌》 2018 年 9 月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遠見雜誌》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