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炒私有化〉馬斯克6大潛在錢庫 軟銀破局沒關係 還有其他5處可挖錢

圖:AFP
圖:AFP

馬斯克想買下特斯拉 (TSLA-US),錢到底從哪來?馬斯克再不說清楚講明白,恐怕會惹禍上身,《金融時報》列舉了幾個可能的融資來源:

1. 日本軟銀 (SoftBank)

優點:大膽的技術投資歷史

缺點:認為特斯拉遭高估;監管障礙

因其近 1000 億美元的遠景基金 (Vision Fund),孫正義的軟銀一直與多數科技交易有關,例如軟銀一直積極耕耘汽車共乘業務,擁有 Uber、中國滴滴出行、巴西的 99、印度 Ola 和東南亞集團 Grab 等企業股權。今年 5 月,軟銀還公布計畫將投資 22.5 億美元到通用汽車的自動駕駛汽車單位。

然而,知情人士透露,軟銀認為特斯拉價值遭高估,也沒有意願投資,就算有意願,也得經過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 (CFIUS) 審查,因為軟銀與中國關係密切,且先前有其他交易擱置的紀錄。

《彭博》報導,知情人士透露,馬斯克和軟銀孫正義去年就談過私有化特斯拉的交易,但因為「對所有權的分歧」致使協議失敗,現在已經沒有積極洽談。

2. 中國騰訊

優點:熱衷大型交易

缺點:會受到 CFIUS 的高度監管審查

騰訊是微信通訊服務背後的巨型互聯網集團,一直遭受美官方對中資入美企業的打擊。 去年,騰訊收購了特斯拉 5%的股份,支付了約 17 億美元。 其他備受矚目的投資包括美國社交媒體公司 Snap,以及瑞典 Spotify。

由於頻繁交易削弱了騰訊的財力,3 月時自淨現金轉為淨債務人民幣 145 億元,今年騰訊股價也遭虧損,但市值仍維持在 4400 億美元以上。然而,目前不確定騰訊如果增加特斯拉持股,是否還要經過 CFIUS 審查以及是否會遭反對。

3. 主權財富基金

優點:所向無敵的戰力、熱衷科技投資

缺點:CFIUS 隱憂和其他監管限制

《金融時報》本週報導,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財富基金近幾個月已悄悄持有特斯拉股權近 5%,沙國王儲 Mohammed bin Salman 旗下的「公共投資基金 (Public Investment Fund)」是合邏輯的投資者。該基金管理 2500 億美元資產,目標在 2020 年之前達到 4000 億美元

在次級市場購入特斯拉股票之前,該基金已表達有意願購買特斯拉主要股票,因此有可能會願意擴大持股,但同樣就會有 CFIUS 的審查問題出現。

與 Mohammed 王儲和 PIF 基金密切相關的是阿布扎比 (Abu Dhabi) 主權財富基金穆巴達拉 (Mubadala),因為這兩者在地緣政治上立場一致,且統治者間關係密切,兩者聯盟在軟銀近 1000 億美元的遠景基金中佔有 600 億美元款項。

穆巴達拉也曾做過科技投資,且擁有晶片製造商 Global Foundries,該公司是穆巴達拉在 2012 年通過 CFIUS 審查而收購的企業。

由於卡達與沙國向來不睦,卡達主權財富基金 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 應該不太可能參與。中國主權財富基金基本上都會遭 CFIUS 否決。

擁有資產 2250 億美元的新加坡國家基金淡馬錫 (Temasek),以及擁有 4000 億美元資產的 GIC 在科技和金融投資中也相當活躍,且以投資美國企業為主,他們也極有可能參與。

挪威 1 兆美元的石油基金也有可能參與,但規定禁止該基金持有一家公司 10% 以上的股權,迄今也不曾做過任何形式的收購交易。

4. 銀行

優點:有槓桿收購的長期追蹤紀錄

缺點:不傾向高度槓桿化的公司

1980 年代,如果你要買下一間你負擔不起的公司,那只有求助垃圾債券,特斯拉在這市場已經很有名了,因為他們的資產負債表上已經背負 100 億美元以上的債務。

在傳統槓桿收購中,私募股權基金會吐出一些股權來收購一家公司,並用債務為剩餘金額融資,但特斯拉現金流恐怕很難辦到。穆迪分析師今年 3 月估計,未來 12 至 18 個月,特斯拉債務負擔恐怕是獲利的 8 倍高。

這遠高於監管機構允許銀行放貸給企業的門檻,其限制大概為 EBITDA 獲利的 6 倍,但這不是硬性規定,只要銀行能顯示該企業的現金流夠高,能清償一定金額的債務,銀行通常還是能提供融資。

但問題就是,特斯拉現金流是負值,已有幾位銀行家表示,他們沒意願聯手提供巨額融資。

想要讓公司私有化並讓一些大眾股東一起參與,馬斯克不是頭一個有這想法的人,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前,私募股權集團 KKR 和高盛私募股權部門就曾用過這方法,他們試圖用 78 億美元買下哈曼國際 (Harman International)。

這兩大集團為當時的股東預留了高達 10 億美元的哈曼國際股權,就是所謂的存根股票 (stub equity),但最終交易失敗。

5. 機構投資者

優點:長期、規模較大的股東

缺點:風險規避、監管限制

馬斯克曾建議擁有 9% 股權的富達投資 (Fidelity Investments)、擁有 8% 股權的 T. Rowe Price Group 能轉換其股權為投資,這樣就可以大大降低私有化特斯拉所需的資金。

但機構投資者表示,他們還需要看到私有化提案的實質內容。

總部位於愛丁堡的基金管理人 Baillie Gifford 是特斯拉的第三大機構投資者,擁有 7.8%的股份,他表示,「作為長期股東,我們需要一些時間思考這個發展。」

Baillie Gifford 旗艦 FTSE100 投資信託公司 Scottish Mortgage 持股 5.7%,如果私有化後,該公司非上市投資將上升至 18.5%,但還不到非上市證券比例上限 25%。

但其他基金的非上市證券比例上限低很多,也因此不見得能參與。

特斯拉前 50 大投資者 Janus Henderson 支持特斯拉私有化交易,其管理人 Hamish Chamberlayne 表示,「我們還想保有股東身份。」

6. 矽谷朋友

優點:舒適的聯繫、科技專長

缺點:規模不大、財力不夠強

馬斯克在科技業的好朋友包括:臉書早期投資者 Peter Thiel、 LinkedIn 創辦人 Reid Hoffman。這幾位億萬富翁也曾有獨力投資的經驗,對矽谷初創公司涉獵廣泛,包括馬斯克將跑車送上太空的 SpaceX 公司,Thiel 和前 PayPal 董事 Scott Bannister 就是投資者。

但透過創投公司砸錢到一家新創公司是一回事,參與一宗超大規模企業私有化交易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創投公司不太可能願意或有財力參與這種規模的交易。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