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人民幣升收6.68關口 中間價報6.6727貶值1個點

中間價報6.6727貶值1個點(圖:AFP)
中間價報6.6727貶值1個點(圖:AFP)

    人民幣中間價報 6.6727 ,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 6.6726,上一交易日在岸人民幣收報 6.6679。 


  人民幣匯率仍隨美元雙向波動

  自 4 月中旬人民幣匯率啟動這一輪貶值進程,尤其是 6 月中旬出現加速貶值以來,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原因有諸多猜測,但不少機構認為,從市場的運行規律來看,人民幣匯率隨美元雙向波動的格局並未改變,導致近期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原因仍是美元升值。

  “6 月份美元指數小幅上行,但人民幣美元卻出現加速貶值,引發市場擔憂。其實,截至 7 月 8 日,今年以來美元指數上漲 1.8% 左右,人民幣美元貶值幅度也在 1.8% 左右,可見人民幣美元貶值主因仍是美元走強,中國自身經濟基本面仍較為穩健。此外,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仍在合理區間。” 申万宏源宏觀分析師邱滌凡日前表示。

  對於 6 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加速貶值,有不少機構認為這是 “補跌”,或者說 “對前期匯率超升的糾偏”。莫尼塔認為,近期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主要是對前期美元反彈的 “補跌”。

  “我們發現,中美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利差變動一般領先於遠期匯率變動 2-4 個月左右見頂 / 底,2018 年以來中美利差持續擴大是本輪人民幣快貶的直接基本面原因,應當說本次回調是對前期匯率超升的糾偏。” 國信證券策略團隊表示。

  國信證券指出,2017 年四季度開始,在中美利差已觸底反彈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遠期相對即期匯率升水的情況卻一直持續,拐點遲遲未現。6 月初以來人民幣匯率見頂後出現較快下跌,匯率變動的拐點相比於利差的拐點整整延後了 7 個月,此輪人民幣的下跌相較於中美利差變動十分遲鈍,而人民幣此次的回調其實是前期匯率超升的糾偏。

  匯率預期保持穩定 雙向波動的運行格局將延

  機構普遍認為,判斷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主要看美元指數能否繼續走強。短期而言,美國基本面向好令市場對美聯儲年內再加息兩次的預期升溫,美元可能繼續偏強震盪,令人民幣承壓,但國內政策預期和市場預期雙雙穩定,加之其它經濟體復甦也將限制美元上行空間,總的來看,人民幣整體企穩、雙向波動的運行格局將延續。

  6 月中下旬人民幣匯率加速貶值後,央行、外管局等多方發聲 “力挺” 人民幣匯率:“我們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我們將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為什麼央行沒有積極干預匯市?

  摩根士丹利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邢自強:6 月後半月,雖然央行設定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一直強於我們的模型估算值,但我們並未看到央行大規模干預匯市的跡象。從年初至今的總體趨勢來看,既然 2 月到 6 月中旬人民幣顯著走強時央行的干預力度有限,那麼近期人民幣適度調整期間似乎也沒有立即進行大規模干預的必要性,因為這只是前幾個月偏離趨勢後的回歸。再則,貶值期間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每日最大跌幅只有 0.5%,仍然在可控的漸進範圍內,並未顯示大力干預匯市的緊迫性。

  人民幣匯率走勢如何?

  摩根士丹利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邢自強:我們預測的基準情形為,2018 年 3 季度末人民幣美元匯率為 6.65。然而,市場的貨幣政策預期(儘管不見得準確)和增長擔憂,可能導致人民幣出現短期超跌。假如人民幣對一籃子匯率指數完全吐出 2 月至 6 月中旬的升值,那麼人民幣美元可能會觸及 6.8-6.9。

  但我們認為,央行不大可能鼓勵人民幣大幅貶值。兩種情況可能促使決策層加強管理:其一,人民幣貿易加權匯率完全逆轉 2 至 6 月間的升值;其二,人民幣出現無序貶值。6 月 15 日至 7 月 2 日,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的單日貶值幅度大多在 0.4%-0.5% 之間,最多不超過 0.5%。但假如單日跌幅超過 0.6%-0.7%,可能會增加干預的必要性。

  如果出現上述情況之一,那麼監管層可採取如下措施以穩定人民幣勢頭:首先,決策層加大與市場交流,引導市場預期。其次,加強逆週期因子,支持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第三,減緩對資本外流的放鬆措施。第四,代理行在外匯市場干預。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