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危機下如何交易?全球對沖基金幾乎一面倒看多油價
※來源:華爾街見聞

全球對沖基金幾乎一面倒看多油價。(圖:AFP)
全球對沖基金幾乎一面倒看多油價。(圖:AFP)

摘要:洲際交易所 ICE 數據顯示,截至 4 月 10 日(上周二)的一周內,對布蘭特原油的投機性凈多頭部位漲至 63.2454 萬手合約,創 2011 年 1 月以來最高。油市交易波動性顯著回歸,創 2 月以來最高。有分析指出,若想對沖投資組合中的中東地緣政治風險,優先的布局類別就是原油。

內有基本面上的全球需求預期強勁,外遇中東地緣政治衝突升溫,全球對沖基金近來幾乎一邊倒地看多油價,特別是對國際布蘭特原油飽含熱情。

周一油價下跌,布蘭特原油期貨在美股午盤前跌 85 美分或 1.2%,跌破 72 美元 / 桶,上周曾觸及 73.09 美元 / 桶的 2014 年 11 月以來最高。美油 WTI 期貨跌 75 美分或 1.1%,跌破 67 美元 / 桶,上周五曾觸及 67.76 美元 / 桶的 2014 年 12 月以來最高。

但洲際交易所 ICE 數據顯示,截至 4 月 10 日(上周二)的一周內,對布蘭特原油的投機性凈多頭部位漲至 63.2454 萬手合約,創 2011 年 1 月以來最高;其中,多頭部位增加 3.5% 至 66.5130 萬手合約,空頭部位也漲 5.9% 至 3.2676 萬手合約。油市交易波動性也顯著回歸,創 2 月以來最高。

在過去 10 個月裡,全球的對沖基金經理有 9 個月都在增持原油多頭部位,令其總量接近 6.4 億桶原油。財經媒體 CNBC 解釋稱,這是由於油價於去年底進入現貨升水局面,即月期貨價格持續高於遠月期貨價格,令持有期貨或期權的看漲部位更為有利可圖。

法國巴黎銀行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 Harry Tchilinguirian 表示,周一油價下跌存在獲利了結的因素,在外交和實際軍事行動層面,敘利亞局勢都暫時沒有升級,令市場鬆了一口氣。但在宏觀資產配置時,若想對沖投資組合中的中東地緣政治風險,優先的布局資產類別就是原油。

Stratas Advisors 首席石油分析師 Ashley Petersen 也認為,波動性上升會令原油板塊的投資者更願意接納風險。一方面,人們相信 OPEC 和俄羅斯一年多的減產行動,已經令原油市場供給面趨緊;另一方面,中東地緣衝突的風險溢價回歸原油定價中,令這個板塊更有吸引力。

巴克萊能源商品研究主管 Michael Cohen 上周表示,敘利亞局勢升級也提高了其他地區的風險發酵可能,包括葉門、沙烏地阿拉伯、伊朗或伊拉克等原油主產區。外加美國或在 5 月退出伊朗限核協議,以及委內瑞拉油產繼續減少,油價年內甚至有重返 100 美元的可能。

光大宏觀張文朗團隊也認為,除了地緣政治風險,金融屬性發作是影響油價的另一隻黑天鵝。判斷原油炒作因素的一個微觀指標,就是油價的現貨與遠期的差價。現貨價格既包含了基本面,也可能包含了其他因素的影響。現貨價格相對於遠期越高,說明市場受非基本面需求影響越多。

有趣的是,相比於對沖基金大規模押注做多布蘭特原油,美油 WTI 的投機性多頭部位漲勢一般。CFTC 數據顯示,截至 4 月 10 日的一周內,WTI 凈多頭部位下跌 1.6%,至 41.7650 萬手合約,其中多頭和空頭部位都有所下滑,對美國汽油和柴油基準合約的凈多頭部位也出現下跌。

對此,Confluence Investment Management 首席市場策略師 Bill O』Grady 的解釋是,美油與布油麵臨的地緣政治風險外部因素不盡相同。與布油相比,美油 WTI 不會直接反映中東戰爭的風險,更多受到國內供求基本面的影響。貝克休斯上周五數據顯示,美國石油企業增加了 7 個原油鑽機,令總數漲至 815 個,創 2015 年 3 月以來最高,也較一年前大漲近 20%。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