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白領的慘澹世界 慘淪隨時可拋的免洗餐具

越來越多白領失業後,發現以往生活早已回不去了(圖:AFP)
越來越多白領失業後,發現以往生活早已回不去了(圖:AFP)

有什麼事情比失業更慘?就是當找工作逐漸變成你的「正職」,你的「求職」成了另一群人的商機。一群所謂的「顧問」蜂擁而上,提供各式求職服務,當你花了大筆時間與金錢後,卻發現從前的白領生活早已回不去了,甚至只能端端盤子、打打零工,靠微薄收入與先前存款勉強支撐生活,甚至一家生計。

美國知名作家芭芭拉.艾倫瑞克為了體驗白領失業要重新就業是否真的難如登天,刻意改了名字、捏造履歷,偽裝成高年級求職者,花了 11 個月親身走了一遭。原本他預期,白領工作不會如藍領的職場生活一樣苛刻。結果,卻是大錯特錯。

失業老鳥欺菜鳥 慘淪待宰肥羊

他將自己偽裝成處於「過渡時期」的中年婦女,甚至聘請了幾位「職涯教練」協助自己找工作。沒想到,這些教練其實也是待業許久的求職者,有的連自己的面試自我介紹都沒準備好,有的刻意拉長諮詢與修改履歷的時間,只為在一來一往的過程多賺點服務費用。

經過職涯教練「指導美化」過的履歷投遞出去後,卻總是石沉大海、音訊全無。接著,他又聽取建議進行形象改造,卻得到讓自己看起來像患有結核病的妝容,還得再花一筆錢購買顧問推銷的化妝品。

儘管如此,芭芭拉依舊不屈不撓,一路奮發積極求職,每天花大量時間坐在電腦前投遞履歷,參加經理人訓練班、求職見面會等,卻發現各種看似有所幫助的求職課程與交流,只是讓人耗費更多心神、金錢與時間。忙了近一年下來,四處奔波、積極求職的芭芭拉,最終還是沒找到工作。

噢,不!其實有人要雇用他,但這名雇主聲稱的「工作」,是個連健保、底薪都沒有,以直銷方式拉下線、賣保險的組織。另外,還有化妝品公司邀他當銷售顧問,但前提是得花一千九百美元,先買下一堆未必能順利賣出的化妝品。

員工淪為企業隨時可拋棄的免洗餐具

你以為,這場看似荒謬的求職之旅,或許是芭芭拉個人條件的問題。其實不然,他在這場失業白領求職之旅的遭遇,並非特例。芭芭拉在求職過程中,認識許多待業白領比他更年輕,在企業界經歷顯赫,管理過不少職員、處理過龐大財務、完整執行過重要專案,甚至在大受表揚後,無預警被要求捲鋪蓋走路。

這些失業者大多是被裁員或被開除,而非自願落到這種境地。這群人歷經和他一樣的求職過程,努力投遞履歷、花錢上各種求職課程,但過了幾個月、甚至一兩年後,卻連一份工作的邊都還沾不上。

更令人怵目驚心的是,這些失業者正是以往穩定支撐美國經濟與社會運作的中產階級。他們曾對人生懷抱期望而成長,以為努力工作會獲得安逸的物質生活作為報償。到頭來,他們曾引以為傲的專業與職涯,卻被部分企業視為隨時可拋的免洗餐具。

當然,並非每位失業的專業人士都必須考慮找個謀生工作,至少不是馬上就這麼做。芭芭拉觀察,許多求職時遇到的人,都已從職業生涯中累積了足夠的資產,可以讓他們輕鬆撐個一、兩年,即使同時還掏錢出來給職涯教練和職業仲介公司也沒問題。其他人則利用各種不同的策略來維持中產階級地位:他們把持家無業的配偶送出去加入低薪的勞力市場、放棄了只和奢侈沾上一點點邊的享受,例如外食和其他的娛樂活動、在自家前院變賣珍愛的家當,或在網路上拍賣、搬到比較小的房子。

52 歲的約翰.皮爾仁是被裁員的資訊科技業人士,有兩名年幼子女,他這樣形容他的家庭努力苦撐下去的情形:

我們限制多久出去一次,而且停用信用卡。很幸運地,我們的房貸還滿低的(一個月大約 650 美元)。問題比較大的是水電瓦斯費,費率一漲再漲。我們把窗戶打開,減少使用冷氣。我們為了孩子保留有線電視,還有方便求職的高速網路。

皮爾仁 5 歲大的孩子必須上托兒所,一個月要花 125 美元。他太太有一份「裝填信封」的臨時工作,夫妻倆現在和許多上班族夫婦一樣,分配時間來照顧小孩:「我顧白天,她顧晚上。」

除了縮減支出,政府提供的失業保險金是失業者可以先依靠的救濟,但這保險只提供原來薪水的 60%,而且 26 週後就中止。2004 年,360 萬失業的美國人在尚未找到工作前,失業救濟金就用完了,而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即使是中年人也都轉向父母求救。

45 歲、從事通訊業的希拉蕊.麥斯特,一場大病使她暫時不能找工作,因而搬回父母所住的城鎮。「如果沒有我的家人,」她說:「我一定早就流落街頭了。」以前做行銷的史提夫,考慮要學些有關酒的知識,以取得在一家高級餐廳當服務生的資格,他打算放棄目前月租 845 美元的公寓,改租一間附有廚房設備的房間。「我只需要一個可以讓電腦充電的地方就可以了。」他也坦承:「我的家人都還在幫我。否則我幾乎就要流落街頭了…… 但他們一直在問:『你到底怎麼了?就去找個工作,任何工作都好。』」

再會了白領生活!如今只剩 8 美元時薪

經過一段時日後,這些背負著家庭生計、求職費用等龐大壓力的前白領勞工,最終只得打零工、從事勞動工作。例如,上述放棄月租 845 美元公寓的史提夫試過大賣場沃爾瑪,但發現「對一名專業人士來說,這是很艱苦的工作。他們找的是薪水很低的人,例如一個小時 8 塊錢。」

只是,失業的時間愈久,找到適當工作的機會就愈小,而且像「業務助理」、「接駁巴士司機」或「服務生」這樣的工作,對履歷中愈來愈大的空窗期來說,也不是什麼吸引人的紀錄。同時,失業者的年紀必然已經過了職業吸引力的高峰,現在這高峰大概在 30 多歲左右。

更糟的是,這些人一旦找到了服務生或業務「助理」的工作後,在聯邦政府的眼裡就不再是「失業」的一員了。就整個大社會而言,案件結束,問題解決了。

至於那群前白領員工,一旦掉進低薪、謀生工作的陷阱裡,留在那裡的機會就很大,曾經努力爬上去的社經地位不斷下墜,永遠無法翻身回到原來的世界。

歡迎來到白領階級的慘澹世界。

《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專欄作家化身高年級求職生的臥底觀察》
時報出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0751
 

知識即戰力 | 【鉅亨選書】

鉅亨網從包羅萬象資訊中,淬取有價值的知識,為您選書、讀書、解構內容。只要短短10分鐘,就能洞察最新趨勢,快速拓展視野,輕鬆打造知識即戰力。

留言載入中...P